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8章 下跪?

    望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头颅,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太高估自己的地位了。”

    之前之所以不杀万圭,一来是直接杀了未免太便宜他了,还不如让他多受点惩罚;二来是时机不成熟,宋青书不想与李可秀决战的关键时候给南宋一个出兵的借口。

    如今大局已定,自然不必顾虑那么多了, 万圭再受万俟卨宠爱,也不过是个庶出的身份,又岂能影响到朝廷政治的决策?而且就算是嫡出也没关系,反正万俟卨已经自身难保了。

    原本宋青书听他之前说得那么恶毒,再想到狄云的仇,还打算将万圭卖到兔儿馆去伺候黑叔叔,他细皮嫩肉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想必能成为红牌。

    不过那画面想着太恶心,宋青书又想到留下这么一个满腔怨毒擅长阴谋诡计的敌人,鬼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奇遇回来复仇,以宋青书的修为当然不怕他,可是身边还有那么多红颜,不能拿她们冒险。

    也许是前世看了太多影视剧,知道反派往往死于话多玩脱,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

    “狄兄弟,我替你报仇了。”想到憨厚的狄云,宋青书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放心,万俟卨很快也会来地底下向你赔罪。”

    发出信号,换来了金蛇营潜伏在临安城中的手下,宋青书吩咐道:“将这人的尸骨送到湘西麻溪铺,交给一个叫戚芳的女人,让她把尸骨葬在狄云坟前赎罪。”

    “顺便把其他这些人都收拾干净了。”

    几名金蛇营的密探行礼道:“是,主公!”这些人都是精明干练之辈,很快这些人就被收拾一空,连血迹什么的都被擦拭干净了。

    经过这番风波,特别是想到床上曾经有个人被戳地血肉模糊,宋青书哪还睡得下去,索性在一旁凳子上打坐运功起来。

    约莫到了寅时,鸿胪寺的官员跑来通知他准备早朝入宫觐见,宋青书注意到其中一个人看到自己安然无恙,眼神显得极为惊讶,还时不时四处打量着什么。

    知道他就是万圭安排的内应,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由着他看好了,现场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他要是真能看出什么才有鬼了。

    比起这个,宋青书更头疼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望着窗外黑乎乎的夜色,他不禁腹诽不已:如今这点换成前世的时间也就凌晨3点左右吧,正是人睡得正香的时候,古代这早朝制度还真不人道。

    (注:这是明朝早朝制度,宋并非这样,甚至连着几天都不会有朝会,不过为了方便,就统一用明的制度。)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皇帝?”宋青书问道。

    其中一个鸿胪寺官员急忙答道:“我们先到皇宫外面等候,大概卯时的时候宫门便会打开,到时候会有人安排公子到一处偏殿等候,等皇上召见你的时候,会有太监领着公子去金銮殿。”

    “卯时?”宋青书气急反笑,那岂不是凌晨5点?还要等两个小时才能进宫,进宫过后等候皇帝召见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他当然不干。

    鸿胪寺的那些官员顿时急了,各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宋青书依然不为所动,弄得那群人最后求爹爹告奶奶,宋青书终于不忍心了:“算了,也不为难你们这些当差的,我提前去就是了。不过我可等不了那么久,保证在宫门开之前到就是了。”

    鸿胪寺的那些人无奈之下,只能妥协,接下来宋青书又休息了一个时辰,方才慢条斯理往皇宫那边走去。

    到了宫门前,发现文武百官都已经等在那里了,为首第一人正是万俟卨,不过他此时仿佛有些心不在焉,甚至都没发现宋青书的到来。

    旁边一人方目阔鼻,一双手插在袖笼里,整个人塌肩驼背,整体形象分外猥琐,宋青书虽然没见过他,但从他站位来看,猜到他就是右相张俊。

    “哼,上次扬州的事情他也有份,还有他的弟弟张柔……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岳王爷好好算算这笔账。”宋青书面色冷峻,脑中忽然浮现出一张清丽无双的脸颊,也不知道小龙女如今身在何处。之前万俟卨知道了她是岳飞的遗孤,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他正在失神之际,韩侂胄对他招手道:“宋公子,快到这边来,我给你介绍几个人。”金蛇王毕竟是一群江湖人喊出来的,不是真的王爵,平日里私底下韩侂胄倒不介意喊几声金蛇王以示尊敬,不过如今众目睽睽,又是在皇宫重地,他自然不好落人口实。

    宋青书倒也不在意这些,笑着走了过去:“韩相早。”

    韩侂胄点点头,先向众人介绍了宋青书的身份,再一一介绍周围的官员给宋青书认识。

    万俟卨这会儿功夫终于回过神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看来韩相与金蛇王关系很好啊。”

    韩侂胄微微笑道:“若不是左相大人在扬州的时候横插一脚,我与宋公子关系会更好。”他早就料到万俟卨会从这方面入手,索性直接摊开来说,毕竟之前扬州自己与宋青书达成协议是众所周知之事,直接承认反而显得正大光明问心无愧,将对方一系列后招给堵了回去。

    万俟卨呼吸一窒,显然有些始料未及,冷哼一声便转向了宋青书:“老夫的孙子昨天听闻公子到了临安,特意携礼物前来贵处拜访,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回府,不知道公子能不能告诉我他到哪儿去了?”

    宋青书暗骂一声无耻,带着剧毒和一群杀手前来刺杀都能被描述成携礼物拜访,既然如此那就以无耻对无耻呗:“真的么?我怎么没有见到令公子呢,难道你们这临安城治安已经差到了这个程度,大活人都能走丢?”虽然让他知道真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宋青书向来是个怕麻烦的人,能偷懒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

    “你!”万俟卨明知道万圭多半折在了他手里,可对方一口咬定没见过,他手里没证据,想发作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了好了,宫门已经开了,各位请吧。”一旁的贾似道开口了,这段时间他正为了查贾宝玉的下落焦头烂额,查到万俟卨曾今调了军队去过现场,贾宝玉的失踪恐怕与他脱不了干系,如今见到万圭不见,他可是幸灾乐祸得很。

    “宋某见过贾枢密。”宋青书一边与他寒暄,一边头疼不已,贾宝玉的事情,得找个妥善的善后之法,不然贾似道迟早怀疑到我身上。

    “幸会幸会。”贾似道仔细审视了他一番,发现看不清他的深浅,一时间心惊不已。

    一群人就这样各怀鬼胎地进了宫,文武百官先进了金銮殿,宋青书则被太监领着到一处偏殿等候。

    在偏殿中等得百无聊赖,宋青书甚至动了去找李沅芷的心思,不过看到寸步不离的太监还有门外的侍卫,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光天化日之下,危险系数实在太高了。

    幸好没过多久朝会那边就传来消息宣他觐见,宋青书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悠然自得地往金銮殿方向赶过去了。

    以他这些年的经历,龙椅都坐过,见一个南宋皇帝实在提不起他的紧张感。

    “金蛇王宋青书,见过皇上。” 进了大殿之后,宋青书开始打量这个后世非议颇多的皇帝,只见其白白胖胖,看着居然颇有几分可爱的感觉。

    宋青书面露古怪之色,心想他整天吃好喝好,养尊处优,胖点也正常,电视里那些太监,不都是长得胖胖的么。不过说来也奇怪,赵构的胡子却长得相当茂盛,下颔那一缕胡须恐怕有一尺来长。

    “他不是已经成了废人了么,怎么还有这么旺盛的雄性激素?这胡子不会是故意贴上去的吧。”宋青书正腹诽不已的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厉喝:

    “大胆,见了皇上还不下跪,该当何罪!”

    宋青书回头望去,只见万俟卨正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站在那里怒视着自己,旁边的张俊则随声附和,阴阳怪气地说道:“也不知道鸿胪寺那些人是怎么教的,区区一个草民也该自称王?要知道这可是谋反大罪。”

    贾似道本来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戏,不过见张俊将话题引到鸿胪寺上,他顿时不干了:“右相此言差矣,宋青书并非我大宋子民,同时又身为一方首领,他称王也好,称孤也罢,自然不必受我大宋礼节管束。”如今鸿胪寺那些官员都隶属枢密院管,若是由着张俊把这罪名坐实,他也难免惹得一身腥臊,是以方才替宋青书说话。

    万俟卨冷笑道:“贾大人此言差矣,宋青书生于我大宋境内荆州一带,父亲乃武当派宋远桥,正所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他爹宋远桥都是我大宋子民,他又如何不是?”

    贾似道不禁一时语塞,冷哼一声不再回答,既然已将话题焦点从鸿胪寺上面移开,他自然也懒得替宋青书挡箭。

    韩侂胄急忙暗中对宋青书示意,让他先跪拜呼喊一下万岁万万岁,给赵构一个台阶下,自己才好借机圆场。

    谁知道宋青书理都不理他一眼,依旧直挺挺地站在大殿中央,弄得赵构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