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63章 东方不败重现江湖

    “啊~”陈圆圆惊呼一声,一旁的阿珂脸色也不太好看,“他们这般为非作歹,难道就没有人惩罚他们么?”

    “自然是有很多人想替天行道的,”母女俩刚松了一口气,李沅芷接下来一句话又让她们的心提了起来,“不过这些人轻功高强,每次都来无影去无踪,就算偶尔一次被发现了,他们也能凭借顶尖的轻功逃之夭夭,是以这么多年了他们依然逍遥法外。”

    阿珂一张俏脸苍白无比,声音颤抖着问道:“如果守卫森严,那些淫……贼也进得去么?”

    “当然进得去啦,”感受到她内心的恐惧,李沅芷愈发眉飞色舞,“不然为什么所有淫贼的轻功都很好呢。”

    看着陈圆圆和阿珂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横梁上的宋青书苦笑不已,这丫头还真是鬼点子多得很,恐怕她们母女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了。

    阿珂正提醒吊胆,看到李沅芷笑语嫣然的样子,心中一阵烦躁,冷哼一声:“你看到我们状态不好,很高兴么?”

    笑容僵硬在了脸上,李沅芷急忙辩解道:“没有啊。”

    阿珂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在幸灾乐祸,之前说要掌你嘴呢,当时耽搁了,你现在送上门来正好,来人啊。”

    看着傻眼了的李沅芷,宋青书摇头苦笑,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可怕,阿珂明明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感觉让她下意识找对了罪魁祸首。

    一边感叹一边拿出一张白银面具带在脸上,宋青书总不能见着李沅芷被人欺负。

    就在这时一只骨瘦如柴的手仿佛幽灵一般凭空出现在了他背后,尽管这只手瘦得皮包骨头,仿佛风大一点都会吹断,可五根手指泛着森然幽光,没人会怀疑其中蕴含的毁天灭地能量。

    宋青书忽然心血来潮,迅速回身一拳击了过去,拳爪相交,发出一声闷响,整间大殿都抖了一抖,横梁上的灰尘簌簌直下。

    借助反震之力宋青书激射而出,瞬间与对方拉开数丈的距离。

    屋中几女没有料到会有这翻变故,看着忽然出现的面具男人,还有横梁上一个全身隐藏在黑色斗篷里的神秘人,阿珂惊呼一声:“快来人啊,有刺客~”

    不过她一双杏眼瞬间圆了,因为周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气墙,发出的声音撞上去过后,泛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宋青书看了一眼,眼神中出现一丝凝重之色:“好厉害的气场,难怪能离我那么近都没被我发现。”

    黑色斗篷里的人发出一丝沙哑的声音:“可惜还是被你躲过了,放眼天下,能避过我刚才那一击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你到底是谁?”这神秘人自然就是之前撞见的黄裳了。

    宋青书并没有回答,反而笑道:“前辈德高望重,本乃武林中的神话,居然出手偷袭一个武林后辈,传扬出去恐怕会有损前辈名声。”

    “在江湖人心中,老夫早已是个死人,一个死人又在乎什么名声,”淡漠的声音从斗篷里传来,“更何况对付你这种采花淫.贼,又何必讲什么江湖规矩。上一次一时大意让你跑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里跑。”若是在空旷之地,他并没有把握留住对方,可如今将对付堵在了屋子里,使其一身惊世骇俗的轻功发挥不出来,黄裳就有底气说出这番话。

    这个时候屋里几女终于反应过来,李沅芷瞬间就知道了宋青书的身份,可见他带着面具,知道他不愿意身份曝光,所以只要咬牙苦忍,等在一旁伺机而动。

    “那晚的人是你?”阿珂和陈圆圆顿时又惊又怒,两队美眸仿佛欲喷火,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宋青书恐怕已经万箭穿心而亡。

    宋青书苦笑不已,不过事到如今倒也没必要否认,微微笑道:“正是在下。”

    看到他清澈如水的目光,阿珂忽然觉得他笑起来似乎有几分迷人,这些天来她一直在脑补那晚那人的形象,脑海中全是一些猥琐恶心的面孔,如今忽然得知对方是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她忽然觉得那晚似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呸呸呸,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阿珂一张俏脸瞬间红了,配上她绝色的容颜,交相辉映下分外迷人。

    正所谓母女连心,陈圆圆也有差不多的感觉,不过她毕竟经历了太多风浪,很快恢复过来,怒道:“阁下虽然戴着面具,可也看得出来你一表人才,为何要干这种下作的勾当。”

    既然要装那就装得像一点,宋青书哈哈笑了起来:“谁让你们母女都这般国色天香,正常途径没法同时得到你们二人,只好出此下策了。”说着眼神还炙热地扫视了她浑身上下一番。

    对方的目光仿佛有实质一般,陈圆圆浑身一颤,一时间羞怒交加,说不出话来。

    黄裳忽然冷哼一声:“原来那晚是你们被他占了便宜。”

    “不……”陈圆圆下意识想解释其实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不过忽然想到当时自己醒来时嘴里的东西,和真的发生什么还有什么区别么。

    不过黄裳很快就自己摇头了:“咦,不对,吴妃如今依然是少女之身,寂静散人虽然已非完璧,但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有行过男女之事,真是奇哉,奇哉~”

    黄裳身为道家大宗师级别的人物,对阴阳之道自然十分敏感,更何况他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眼力是何等高明,一眼便看出了陈圆圆母女如今的状况。

    不过陈圆圆和阿珂却是羞得浑身肌肤都红了,恨不得地上有个缝立马转进去。

    “我明白了,”黄裳抬起头来望着宋青书,“年纪轻轻有这般修为,又有一身惊世骇俗的轻功,却又不能人事,阁下原来是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

    黄裳虽老,但毕竟也是个男人,也有血气方刚的过去,他清楚没有任何采花.贼能抵挡得了陈圆圆母女的诱惑,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采花.贼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