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64章 道法自然

    听到黄裳说宋青书不能人事,一旁的李沅芷有些忍俊不禁,心想你这糟老头子哪里知道我家宋哥哥那方面有多厉害,脑海中浮现出一些两人亲热时的画面,一时间不禁有些痴了。

    被他当成一个太监,宋青书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本就希望隐藏身份,便顺势承认道:“前辈果然目光如炬。”

    听他承认,陈圆圆和阿珂庆幸之余居然有一丝失望,庆幸的是这人果然不能行人事,失望的……她们也说不清楚心中为何会失望,也许是想到这么丰神俊朗的一个人物居然不是个真正的男人,有些遗憾罢了。

    “老夫当年也听说过《葵花宝典》的一些事情,‘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老夫本来觉得这种练法有伤天和,实在是逆天而行,注定成就有限,没想到东方教主凭借此功,年纪轻轻居然练到这等修为,实在是让老夫意外啊。”黄裳感慨不已,仿佛对《葵花宝典》充满了好奇。

    宋青书听得暗自咂舌,《葵花宝典》这种顶尖绝学,也就黄裳这种修为才有资格瞧不上了。

    黄裳转向宋青书,黑漆漆的斗篷让他的面目也有些模糊:“老夫虽然不常在江湖中走动,可也知道东方教主前些年威震武林,被很多人誉为天下第一高手,这样的身份,为何会跑来这皇宫中偷香窃玉?”

    宋青书微微一笑:“前辈所著一部《九阴真经》让天下高手哄抢不已,前辈不依然委身在皇宫之中替人看家护院么?”东方不败的身份是一个非常好的掩护,他也不想在于宋和谈的关头暴露身份,不然会横生一大堆变数,反正东方暮雪是自己人,借用一下她的身份,想必她也不会介意的。

    “伶牙俐齿,倒也有几分少年人的朝气。”黄裳也不动怒,反而颇为欣赏。

    “前辈过奖了。”宋青书态度极为谦逊,毕竟自己也学过《九阴真经》,说起来对方还算他半个师父。

    黄裳叹了一口气:“当年我的父母妻儿皆为明教所杀,后来潜心研究武功复仇,等武功大成之日,才发现昔日的仇人死的死老的老,找那些人报仇已经没了意义。日月神教与明教关系千丝万缕,东方教主既然身为日月神教教主,又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就替前辈们还掉这桩恩怨吧。”

    宋青书一头黑线,心想我这真是躺着也中枪啊,以后要冒充也不能冒充东方暮雪这种仇家满天下的人了。

    “免得你又抱怨我以大欺小,这次就你先出手吧。”黄裳淡淡地说道。

    宋青书一怔:“不该是你让我三招么?”

    黄裳沉默,良久过后方才说道:“你武功太高,我让你三招没有必胜的把握,还是不让了。”

    宋青书气急反笑:“这样未免有失前辈风范。”

    黄裳淡淡答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些虚名老夫早已看淡了。”

    “我见过不少无耻之徒,但像前辈这么理直气壮倒也少见。”宋青书哑然失笑。

    黄裳丝毫不动怒:“你武功如此之高,又年轻力壮,而我年老体衰,说起来该你让我三招以示尊老爱幼才对。”

    宋青书一阵错愕,旋即展颜笑道:“若是老顽童碰到前辈,肯定会引为知己的。”

    黄裳摇了摇头:“周伯通此人我也略知一二,名义上是王重阳的师弟,实质上却是他的半个徒弟,原本的武功只能说马马虎虎,练了我的《九阴真经》再配合他自创的左右互搏之术,才有几分看头。他这人说好听点是不谙世事,说难听点存粹是缺心眼,而我已达到太上忘情、道法自然的境界,虽然表面上看似差不多,实际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他当不了我的知己。”

    宋青书一怔,旋即若有所悟:“是晚辈愚钝了,前辈请!”

    黄裳也不推辞,身形一晃犹如大鹏展翅一般往他扑了过去,一只手往他脸上扣去,另一只手则笼罩着他胸口大穴。

    宋青书暗暗发笑,心想黄裳修为虽高,可要以这样的速度攻击到自己,实在差得有些远。

    黄裳毕竟是成名数十年的绝世高手,宋青书也不敢托大硬接,打算先避其锋芒,在伺机反击,谁知道脚尖一点,整个人却并没有像预料的那般飘到远处,反而依旧停留在原地。

    “小心!”一旁观战的李沅芷看到黄裳已经攻到了宋青书面前,十指森然仿佛马上便要刺穿情郎身体一般,情郎却依旧在发呆,吓得她下意识想尖叫提醒,可惜对方速度太快,而且周围空气仿佛忽然变得极为粘稠,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因此嘴巴张得老大,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一旁的陈圆圆和阿珂则要心情复杂许多,按理说她们应该非常厌恶宋青书,巴不得他战败才对,可眼看着他陷入险境,不知道为什么,母女俩却高兴不起来,难道是黄裳整个人躲在斗篷里像幽灵一般诡谲,不如宋青书外表这么讨喜么?

    三女紧张的心很快放了下来,原来宋青书在千钧一发之际扭动身体躲开了对方致命一击。

    “五指发劲,无坚不破,摧敌首脑,如穿腐土……”宋青书脑海中浮现出《九阴真经》这段经文,心中暗暗感叹,若是芷若看到了对方是怎样施展九阴白骨爪的,恐怕要羞愧得不敢承认自己也会九阴白骨爪吧。

    不过让他最感慨的却并非黄裳的九阴白骨爪,而是对方攻击时周围的空气仿佛犹如实质一般,变得粘稠无比,化作一道道无形的枷锁,让他动弹不得,若非他功力够高,千钧一发之际勉强避开,如今恐怕不仅分出了胜负,还分出了生死。

    低头看了一眼胸前,只见胸口衣服破破烂烂,胸膛上也有几根血痕,宋青书奇道:“前辈这是什么功夫,领域么?”前世看了那么多影视小说之类的作品,领域二字脱口而出。

    “领域?这名字倒也贴切,”黄裳一怔,停下了攻击,“这是老夫近些年领悟的一些天地规则,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周围的环境,小子可要小心了。”

    宋青书点点头,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轻浮之色,一脸凝重地说道:“晚辈这里也有一招,望前辈赐教。”

    说完往前跨了一步,殿中所有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宋青书已经瞬间出现在了黄裳面前,一拳打在了他右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