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69章 金手指

    李沅芷原本打算在一旁看好戏,不过听到陈圆圆辱骂自己的情郎顿时就不干了,上前怒叱道:“你说谁无耻呢?”

    陈圆圆冷冷道:“你自己问你的男人,他心里清楚对我做了什么。”

    李沅芷哼了一声:“不用问他,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不生气?”陈圆圆一怔,见她满不在乎的模样只觉得不可思议,哪有女人知道自己男人做了那种龌龊的事情后还不生气的?

    一想到那晚的事情,陈圆圆便隐隐觉得嘴里仿佛又有了那种腌臜的味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李沅芷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也别错怪我家宋哥哥,那晚欺负你们的人是我。”

    “是你?”陈圆圆只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可能,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怎么有那种脏东西。”说着一层红晕便从雪白修长的脖子上浮现出来。

    “哪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用嘴不就行了……”李沅芷哼了一声,比划着将当时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陈圆圆听得又羞又怒:“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恶毒!”

    “我恶毒?你说我恶毒?”李沅芷气急反笑,“我是怎么失去清白,怎么被打入冷宫的,你应该最清楚不过吧。”

    陈圆圆脸色一变:“你……你都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沅芷冷冷地盯着她,“没想到你美艳绝伦的皮囊之下是这般蛇蝎心肠。”

    “那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陈圆圆一脸歉意,“不过我们也只不过是听命行事。”

    “听谁的命?”宋青书插嘴问道。

    陈圆圆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却并不答话,幽幽叹了一口气:“不管是听谁的命,都不重要了,反正我马上就要死了,就以死亡来弥补李姑娘吧。”

    “想得倒美,刚才在吴妃宫中你本就已经死了,是宋大哥拼着自己受伤才将你救了回来,冒了这么大风险结果你一死了之,我们岂不是亏大了。”李沅芷气呼呼说道,也不知道是在生陈圆圆的气还是在生宋青书的气。

    “咳咳……”陈圆圆一阵咳嗽,“那你想怎么样?”

    “等你伤好后再说。”陈圆圆语气虚弱无力,配合她苍白却绝色的脸蛋儿,连李沅芷都有些心软起来。

    “哼,果然是个狐狸精。”李沅芷腹诽不已。

    “我这伤恐怕是好不了了。”陈圆圆苦涩一笑,却依然风情万种。

    李沅芷哼了一声:“有宋大哥在,你就算死了也能把你给医活。”

    看到少女脸上弥漫的骄傲之情,陈圆圆摇了摇头,心想陷入爱情的少女,果然对情郎有一种盲目的崇拜。

    陈圆圆虽然不懂医术,但对自己身体的情况再清楚不过,她感觉只要一闭上眼随时都会醒不过来,明显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

    刚才她全凭着一个执念支撑着,如今知道了宋青书的身份,执念瞬消,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惆怅,再加上对李沅芷的内疚,她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

    察觉到陈圆圆气息越来越弱,宋青书急忙说道:“沅芷妹妹,你到门口替我护法,注意外面的动静,我现在要马上替她疗伤。”

    李沅芷却有些迟疑:“宋大哥,你好像也受伤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碍事,我自有分寸。”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陈圆圆耳中,她鼓起力气一把推开宋青书的手:“我不要你救!”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就算不为了自己,也替阿珂想一想,你如果死了,她一个人怎么办?”

    “阿珂……”想到女儿,陈圆圆下意识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摇了摇头,“她已经长大了,我也不可能永远陪着她。”

    见她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宋青书顿时怒了:“你不让我救也行,到时候你死了我就扒光你的衣服,到时候把你挂在皇宫正门口,让全天下的男人欣赏你的身体。”

    “你无耻!”陈圆圆气得浑身发抖,从她记事时开始,所有的男人在她面前都会将最完美的一面展现给她,哪有像宋青书这样的。

    “随便你怎么说。”宋青书凶神恶煞地瞪了她一眼,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好哇好哇,到时候那场面一定很有趣。”一旁的李沅芷唯恐天下不乱地拍手称快,差点没把陈圆圆气晕过去。

    “想好没有,究竟要我救还是不救?”宋青书冷冷说道。

    “救~”陈圆圆咬着嘴唇,极为不甘心地说道。

    “切,早这样不行了,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沅芷不屑地撇撇嘴,然后跑到门口替两人望起风来。

    宋青书扶着陈圆圆坐了起来,轻声说道:“接下来我会用一阳指打通你的奇经八脉,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期间你全身放松,切不可有半分抗拒之心。”

    “谢谢~”陈圆圆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她本就是一个极为聪慧的女人,这会儿功夫已经明白对方刚才故意表现得那么凶恶主要还是为了替自己治疗。

    有了上次替小龙女疗伤以及给陆无双治腿的经验,宋青书如今用一阳指轻车熟路,至于一阳指疗伤会真气大损的弊端也已经被他解决。

    当年一灯大师用一阳指替人疗伤过后,会功力大损,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练回来,其实说到底是他修为不够而已。

    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一个年轻人说五绝之一的南帝修为不够,肯定会嗤之以鼻,宋青书一开始连也不相信,直到他亲自用一阳指救人过后,发现损失远不如传言中的那么恐怖,同时联想到原著中一灯大师得到《九阴真经》总纲过后,原本需要的五年时间瞬间缩短为不到三个月,宋青书终于明白了其中关窍。

    他不仅练过《九阴真经》,还练过《神照经》、《欢喜禅法》、《太玄经》等等,每一种都不在《九阴真经》之下,一身武功早已远远超过了当年的一灯,是以他用一阳指救人过后,功力基本没什么损失,顶多只是身体上的疲累,好好休息一下就能恢复过来。

    收起纷乱的思绪,宋青书左掌抚胸,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向陈圆圆头顶百会穴上点去,一指点过,立即缩回,身子未动,第二指已向她百会穴后一寸五分处的后穴,接着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一路点将下来,想到这具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娇躯就这样任自己随意戳碰着,宋青书不禁心中一荡。

    其实又岂止宋青书一个人有这种感觉,陈圆圆此时也感觉到一阵阵来自灵魂的颤栗,身体也不由自主轻颤起来。

    ---

    第五更,各位绅士月票越多,说不定陈圆圆就颤抖得越厉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