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76章 任何条件

    宋青书摇头苦笑,他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表面上黄裳是看到自己欺负徒弟而生气,实际上他是对自己身份起了怀疑,想出手试探自己的武功路数,幸好自己所学颇杂,不知道有没有将他瞒过去。

    “数月不见,公子的武功更上一层楼了,”黄衫女忽然惊叹起来,“这些年来师父他老人家很少出手了,放眼江湖没几个人是他一合之敌,没想到你居然硬生生接了几十招不露败象,也不知道你年纪轻轻,这身武功是怎么练的。”

    “想学啊,我可以教你啊。”宋青书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你教我?”黄衫女不禁有些砰然心动,她也是武林中人,虽然不像周伯通那般武痴,可是对武功的追求之心也很强烈。

    “密宗有一门《欢喜禅.法》,依靠双修增加功力,武功提高得既快,过程又美妙,你如果想学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当你的双修伴侣。”宋青书一脸狭促地笑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黄衫女啐了一口,转身便走。

    “哎,别走啊,还没谢谢你刚才出面救我呢。”宋青书急忙追了上去。

    “哼,早知道该让师父打死你,这世上也少一个祸害。”黄衫女面带寒霜,不过唇角却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宋青书笑道:“我如果死了,你那两个妹妹要成寡妇了,你真舍得?”

    “什么叫我舍不得,还请公子自重。”黄衫女冷冷留下一句话,便再也不理他,冷着一张脸就走了。

    宋青书顿时愕然,心想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好像真的生气了,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提到了她妹妹么?

    他愣神这会儿功夫,黄衫女已经消失在了远处,宋青书苦笑一声,得,这次需要问路才知道宴会所在大殿在哪儿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白天闹了刺客的缘故,以至于皇宫中设了宵禁还是刚才黄衫女故意带了一条偏僻的路,这一路上人少得可怜,他想找一个太监宫女都找不到。

    走了不知道多久,宋青书都在怀疑自己是否迷路了,正犹豫着要不要用轻功飞到高处去打量一下地形,忽然不远处湖边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

    “呜呜呜~”

    如今天已经黑了,在皇宫中忽然传来女人哭还是有点瘆人的,宋青书前世听过太多皇宫中有多少冤魂、一到晚上就会出来游荡之类的传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忽然他反应过来,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真的是鬼又有什么可怕的?这样一想宋青书便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心想还可以趁机问问路。

    转过假山,发现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抱膝坐在湖边,正在那里嘤嘤哭泣,因为背对着自己的缘故,看不到容貌,不过看背影倒是挺苗条纤秀的。

    “呃,姑娘,打扰一下……”宋青书也有些犹豫,心想人家哭得这么伤心,自己跑过去问路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滚!”谁知道那宫女更不客气。

    宋青书顿时傻眼了,不过他如今地位已高,到不至于为一个小宫女而生气,苦笑道:“你是被哪个娘娘给责罚了还是被太监给欺负了,我就问个路,姑娘你至于这样嘛。”

    “你才被太监给欺负了!”那宫女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一边回过头来一边怒道,“你是哪个宫里的太……太监。”

    那宫女看清宋青书的模样,顿时惊得嘴巴大张,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不由怒道:“是你!”

    “呃~”宋青书也很无语,眼前这国色天香的小宫女不是别人,赫然便是阿珂!

    “听说你被封为贵妃了,怎么一副宫女打扮?”宋青书疑惑道。

    “要你管!”阿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抹了抹脸颊上的眼泪,“还不是你害的!”

    “我害得?”宋青书心中一凛,难道她知道之前那一切都是我做的了。

    “要不是你把我从家里骗到京城不管不问,我至于被软禁起来么?后来也不会被南宋这边的人救出来,我爹就不会顺水推舟将我嫁给一个太……那什么皇帝,我还好端端的在山海关当着郡主逍遥自在!”阿珂历数着宋青书的罪状,越说越伤心,“本来还有我娘陪着我,如今我娘也被坏蛋抓走了, 又被宫里的高手打成重伤,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去求皇上惩治那个老头,结果皇上也不答应我……呜呜,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宫中孤苦无依……”

    “所以你就穿了一身宫女的衣裳偷偷出来哭?”宋青书心中充满歉意,说起来阿珂的命运的确是因为自己而改变了,今天的事自己也是罪魁祸首。

    “嗯,我知道宫里很多人都想看我的笑话,等着落井下石,我哪敢当着其他人的面哭,只好偷偷换了一件衣裳跑出来……”阿珂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干嘛要向他解释这么多,瞬间就闭上了嘴。

    看着她纤弱的身子在夜风下微微发抖,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皇宫里太大了,你一个人跑出来万一碰到什么歹人要害你,到时候出事了都没人知道。”

    阿珂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你口中的歹人是在说自己么?”

    “呃~”宋青书一阵无语,没想到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已经这么恶劣了。

    阿珂手指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套,忽然开口说道:“听说你这次是来提亲的?”

    宋青书苦笑着点了点头。

    阿珂脸色一寒:“那两个公主我见过,的确我见犹怜,但论容貌我在她们之上,论身份我也是个郡主,当初康熙赐婚你为什么拒绝我?”

    宋青书一时语塞,心想总不好说是因为你爹名声太臭的缘故吧,只好答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提这些还有意义么?”

    想到自己如今已经身为大宋皇妃,阿珂脸色一黯:“不错,已经没意义了。”

    “我想求你帮我做一件事。”阿珂忽然抬头说道,“事成之后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

    再次感谢全体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