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77章 两件难如登天之事

    一个国色天香的少女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你,说她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想入非非。

    “你确定是任何条件?”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阿珂脸色微红,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了数下,方才平复心情答道:“不错!”身为陈圆圆之女,她又岂会不知道自己的话容易让人误解?

    其实如果赵构是一个正常的丈夫,她也不会对别的男人说这种充满暧昧意味的话,可谁叫他们只是政治联姻,没有丝毫感情倒也罢了,反正这个世界都是这样先成亲,再慢慢培养感情。可偏偏赵构不是个男人,他们之间完全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再加上她之前求赵构惩处黄裳被他冷酷拒绝,阿珂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彻底死了心。

    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如果不是宋青书,自己还会不会说出这么大胆的话,也不愿意去细想这个问题。

    见到阿珂的反应,宋青书明白她并不是一时口误,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一想到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变成这样,他心中不禁有些黯然。

    “如果是这样的条件呢?”宋青书猿臂一舒,抱住她的纤腰一把将其搂入怀中,他决定好好吓一吓她让她知难而退,毕竟这是一条不归路,她长得这般漂亮,若是动了利用美色的心思,接下来将是一条不归路。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少女的身子既娇且柔,两人小腹紧紧贴在一起,薄薄的衣裳完全无法阻挡少女身子的诱惑,特别是下午的时候被陈圆圆弄得不上不下,宋青书心中本就憋了一团邪火,被这一刺激,身体顿时有了反应。

    嘤咛一声,阿珂身子有些发软,她虽然还是不经人事的少女,可毕竟在皇宫中呆了这么久,或多或少也了解了一些东西,感觉到宋青书并非对她无意,她心中又是骄傲又是羞涩。

    看着少女一脸娇羞,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宋青书心中一动,忍不住俯下身去稳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

    嘴唇碰在了一起,终究还是少女的矜持占了上风,阿珂仿佛受惊一般急忙推开他,红着脸说道:“你还没听是什么事呢。”

    宋青书此时口干舌燥,下意识答道:“这世上我办不到的事情恐怕还真没几件,你尽管说吧。”

    “替我杀了黄裳!”阿珂的声音犹如一盆泪水瞬间浇灭了宋青书心中的火焰。

    “杀黄裳,为什么?”宋青书惊呼起来,开什么玩笑,且不说黄裳武功高深莫测,他本身就是德高望重的存在,一部《九阴真经》不知道让江湖中多少高手受过他的恩惠,更何况他还是黄衫女的师父,要是动了他,黄衫女还不跟我拼命啊!

    “他堂堂的绝顶高手,居然对我娘这样一个不会丝毫武功的弱女子出手,理由竟然是什么红颜祸水!那些男人自己无能,为什么要我娘来背锅?尽管我不觉得娘有任何责任,可是我娘这些年来依然青灯古佛,一直潜心修行,试图化解前半生的罪孽,就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他都下得去手!”阿珂越说越气,浑身都发抖起来,“我娘没学过武功,哪里经得住他全力一击,现在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说道后来忍不住扑到宋青书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宋青书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此时心中再也没有半分**,取而代之的是无限怜惜:“你放心吧,你娘集天地钟灵毓秀于一生,绝非短命之相,这次肯定能逢凶化吉的。”他总不能实话实说告诉她是自己劫走了陈圆圆,还救了她吧,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安慰她。

    “真的么?”阿珂抬起头来一脸期冀地看着他,她如今就像一个身处绝望之中的人,任意一点希望哪怕再经不起推敲也能让她牢牢抓住。

    “相信我,你娘肯定没事。”宋青书点点头。

    也许是眼神中的笃定让阿珂感受到了,她终于平静了下来,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我之前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黄裳是江湖中最厉害的人物,让你去杀他实在太冒险了。”

    宋青书长吁一口气,心想姑奶奶你知道就最好了。

    不过他还没高兴多久,阿珂接下来一句话就让他哭笑不得:“这样吧,你也可以选择去杀了今天闯进皇宫的那个刺客,那混蛋欺负了……”

    阿珂忽然脸色一红,不愿将这件事说给宋青书听,急忙移开话题:“这两件事不管你完成了哪一件,我都算你履行了我的嘱托,然后……然后你就可以来找我我提条件了……”说完便一把推开他,红着脸小跑着离开了。

    只留下了宋青书一个人在原地风中凌乱,这都是什么事啊,两件事,要么是杀黄裳,要么是杀自己,没一件是可以办到的。

    “等等,我路还没问呢!”只可惜这会儿功夫阿珂已经走远了,宋青书只能运起轻功爬到一棵大树顶部鸟瞰了一下整个皇宫,最后直奔最灯火辉煌的地方而去。

    宴会是在集英殿举行,集英殿本来是进士们殿试的地方,同样有时候也用来举行宫廷宴会。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可来了。”刚到集英殿,鸿胪寺那官员一直等在门口望眼欲穿,“皇上都快到了,你要是再不来我这颗脑袋可就没了。”

    刚才他看到只有黄衫女一个人回来,身旁却无宋青书的身影顿时傻眼了,跑过去询问却碰了个软钉子,黄衫女毕竟身份特殊,他也不敢造次,只能苦苦守在门口,求爹爹告奶奶,终于将宋青书给等来了。

    宋青书随意安慰他两句便入席了, 路过黄衫女身边的时候发现她看都不看自己一下,不由苦笑不已,正想找个由头去和她说说话,谁知道周围官员看到他出现纷纷围过来和他套近乎,他也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皇上驾到!”过了约莫小半个使臣,赵构终于来了,一群人纷纷起身行礼,宋青书身份特殊,只是站起来已示尊敬,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下跪行礼。

    他忽然一愣,原来赵构身旁还跟着一妃嫔,白玉镶珠不足比其容色、玫瑰初露不能方其清丽,赫然便是刚才分开不久的阿珂。

    比起刚才一身侍女服的娇俏可人,如今一席盛大宫装衬托得更加高贵美艳,容光照人。

    阿珂显然也看到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刚才湖边的场景,白玉般的绝色脸颊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红晕,在周围烛光照耀下更显得娇艳欲滴。

    ---

    第三更 感谢Bingo大冰果、肉鸽之王、切断丨懈怠等热心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