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79章 胸中热血

    此时宋青书也明白了阿珂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风险偷偷给自己报信了,原来她是担心等会儿碍于赵构的命令要刻意刁难他,担心自己会误会是她的意思。

    “这小妮子的命还真不好……”宋青书暗暗感叹,阿珂虽然是不折不扣的绝色美人,可她却并不像黄蓉那般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身边又全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比如吴三桂、比如康熙、比如赵构,又比如自己……

    “若是阿珂知道了陈圆圆在我手里……”宋青书打了个寒噤,决定还是暂时不要让她们母女俩碰头了。

    宴会很快就开始,开场是一些乏味之极的歌功颂词,听得宋青书直打哈欠,接下来终于说到了金国宋青书救公主的事情。

    宋青书微微一笑,心想宋朝自诩礼仪之邦,总得表示表示吧。

    谁知道议题还没转到封赏上面,赵构就悄悄对一旁的阿珂使了个眼色,阿珂无奈之下只能轻咳一声,清声说道:“将本朝诸位公主从金国救回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难如登天之事,可偏偏对于宋公子来说,却不是他最值得炫耀的事迹。”

    这几句话清脆娇媚,轻柔欲融,一群男人只听得魂飞魄散,心跳加速,纷纷闭上了嘴吧,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个个都想再听她多说上几句话。

    “来了!”宋青书神情一凛,无暇欣赏这悦耳动听的声音。尽管现如今阿珂的话听起来是在称赞他,但他素来知道捧得越高摔得也越狠,更何况刚才还得到了阿珂的提前示警。

    “哦,吴妃为什么这样说?”赵构明知故问道。

    阿珂抿嘴一笑,接着说道:“臣妾哪怕在深宫之中也听到过不少关于宋公子的事迹,人人都夸宋公子智勇双全,武功盖世,其中让臣妾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当初宋公子呼风唤雨,以一己之力打败清廷十万大军……”

    宋青书眉毛一扬,大致也猜到了赵构打算如何为难自己了。

    “……我心中实在好奇得很,宋公子你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呼风唤雨的本事呢?”阿珂忽然回过身来,一双妙目静静地望着宋青书。

    宋青书微微一笑:“回贵妃娘娘的话,这都是江湖上的人以讹传讹,夸大其词而已。”

    不远处的万俟卨仿佛逮到了机会,嘿嘿冷笑了起来:“娘娘,你不知道人世险恶,这世上多是欺世盗名之辈,呼风唤雨这种神话传说里才有的事情,区区一个凡人又怎么会?”

    宋青书还没什么反应,阿珂却不干了,尽管她刚才是在赵构授意下才那样说的,可是听到万俟卨这般诋毁宋青书,她心里一阵不舒服。

    “狐狸坡一役,宋公子率领金蛇营大破清廷北地骑兵,这件事总做不得假的吧,以北地骑兵的骁勇彪悍,若非被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袭击,又岂会全军覆没?”当时阿珂还被软禁在燕京城,当朝廷十万大军战败的消息传回京城,可谓是朝野震动,那种整座城都人心惶惶,生怕宋青书忽然带兵兵临城下的紧张氛围没有亲身体验过,是绝对无法理解的。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阿珂对宋青书的感情悄悄发生了变化,若说之前是存粹的恨,从那以后则是夹着着崇拜倾慕的复杂感情。

    要知道她少女时期幻想的如意郎君就是那种文能安邦治国、武能征战沙场的盖世英雄,原本福康安有点接近,可是得知他居然对建宁公主做出那样的事,所有的好印象顿时烟消云散。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找不到理想中那么完美的男人,可是宋青书各种事迹一件一件传来,阿珂愕然发现宋青书的影子和她心中如意郎君的形象渐渐重合在一起。

    之前赵构为了让她演得更像,特意拿了一大堆资料让她背住,可那些关于宋青书的事迹,她早已耳熟能详,哪用特意去背呢。

    赵构不知其中的底细,见她短时间就将所有资料背完,还当她是女诸葛转世呢。

    “狐狸坡的狂风暴雨不过是碰巧罢了,也就是姓宋的那次走了狗屎运而已。事后金蛇营为了增加神秘色彩,让其他势力怕他们,才故意营造出这个弥天大谎而已。”万俟卨身为南宋宰相,自然研究过当时那一战的资料,对呼风唤雨的说法嗤之以鼻,别说是他,东西二府的宰执大臣大多数都不信这件事。

    “可是……可是……”阿珂终究还是个少女,本身又不能言善辩,哪是万俟卨这种老狐狸的对手,一时间急得说不出话来。

    听到万俟卨的话,大殿中群臣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宋青书修为高深,所有人的对话都没有瞒过他的耳朵——话说有些人貌似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仿佛故意说给他听一般: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打个胜仗就把所有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把其他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置于何地?”

    “就是就是,也不怕手下寒心。”

    “年轻人爱出风头,你我都是这样过来的。”

    “我可没他那么不要脸,贪天之功,也不怕哪天天上打雷劈死他。”

    “年轻人嘛,行差踏错在所难免,迷途知返就还有得救。”

    ……

    其中声音最大的就数右相张俊那一圈人了,南宋中兴四大将,刘光世被夺去兵权,岳飞被冤杀,韩世忠明哲保身,只剩下一个张俊靠着无耻巴结秦桧、万俟卨陷害岳飞飞黄腾达,如今坐上了右相的宝座,大肆提拔了不少亲信安插在军中要害部门,尽管如今理论上贾似道才是军方第一人,但架不住张俊资历老、军中门生众多,所以军方谁说了算,还真不一定。

    张俊一向与万俟卨沆瀣一气,自然抓住机会就落井下石,明明用心歹毒得很,嘴里却个个都是老成持重,悲天悯人的语调。

    “安静安静,”赵构忽然开口了,“宋公子远来是客,各位切莫失了礼数。”他表面上是在责备众人,可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谁不知道他的真正意思。

    万俟卨嘿嘿一笑:“请皇上恕罪,微臣就是这样一个正直的人,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最见不得人这般装神弄鬼,愚弄天下人。”

    “正直?愚弄天下人?”

    原本宋青书一直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看他们怎么表演,不过看到万俟卨振振有词自称正直的无耻模样,他不禁想到含冤而死的岳飞,胸腔中顿时激荡出一股热血,冷声说道:“要是我真的会呼风唤雨又怎么说?”

    ---

    非常感谢高飞远翔宇、魏默等热心书友的打赏、捧场!

    这几天正因为各位书友的鼎力支持,本书月票榜居然破天荒的到了19名!谢谢各位!

    纵横中文网双倍月票到明天中午12点截止,到时候月票榜估计又是一阵剧烈变动。

    哈哈,忽然意识到每个月都为一个前20吊车尾的位置争得要死要活,和尚还真有点小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