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94章 闻香识女人

    两女梳洗完毕过后,见宋青书还在睡,李青萝便说道:“我带表妹在去以前岳家旧宅转一转。”

    “去吧去吧~”宋青书随意地挥了挥手。

    “懒得像猪一样。”李青萝没好气地哼一声,拉着小龙女便往外走去,小龙女虽然不想和宋青书分开,但是也想去看看父母当年住过的地方,犹豫了一下便跟着她走了。

    又约莫睡了一个时辰,宋青书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抓起被子来闻了闻,那淡淡的幽香让他顿时神情一振。

    “天天在绳子上睡不是个事,若是能够和她们一起在这床上睡,啧啧啧~”想到激动处,宋青书忍不住傻笑起来……

    离开府邸,宋青书并没有去找李青萝小龙女她们,而是往兼山书院而去。

    他知道正事要紧,昨晚李青萝已经将形势分析得很清楚了,韩侂胄那边自然不必去,不管是双方交情还是为了他的北伐大计,他都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落井下石的好机会,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先去兼山书院将舆论热炒起来。

    到了兼山书院,宋青书道明来意,听到他要见圣女,书院中那些书生个个眼神不善地打量着他。

    两世为人,宋青书又岂不知道这些人的眼神中包含着什么,不禁哑然失笑,心想黄衫女的人气还挺高的嘛。

    “去去去,圣女潜心修行,岂是你相见就能见的?”几个书生直接挥手道。

    宋青书淡淡笑道:“我是你们圣女的朋友,只要你们通传一声,她肯定会见我的。”昨晚虽然闹得大,但在场的不是王公贵族就是四品以上的官,书院这些书生并没有认出他的身份,宋青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刻意没说。

    “每天像你这样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麻烦你换个借口好不好。”那些书生冷笑连连,因为黄衫女长得太漂亮,身份又尊贵,这京城中王孙公子个个趋之若鹜,经常变着花样来接近她,弄得黄衫女不胜其烦,书院里的书生个个把她当成梦中情人,看到那些贵族公子来献殷勤自然很是不爽,因此大家默契地联合起来将那些苍蝇挡在门外。

    他们见宋青书生得玉树临风,衣着又很讲究,以为他也是哪家的公子跑来骚扰黄衫女,自然将他拦了下来。

    宋青书眉头微皱,他不知其缘故,只能感叹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可此行前来又是需要兼山书院的帮助,他倒也不好为难这些人。

    “既然你们不去通传,那我只好自己喊她了。”宋青书话音刚落,便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山门的方向喊了起来:

    “璎珞~”

    “璎珞?”

    ……

    声音虽然不似狮子吼那般恢弘,平淡中却清晰地传遍整座书院每一处角落。

    一众书生尽皆骇然,他们虽然不懂武功,可平日里看得并不少,兼山书院分为内外两院,外院弟子就是熟读圣贤书走科举路线,内院弟子则是勤练武功,是殿前司军官的储备力量。和内院那些弟子接触下来,这些书生眼力倒是锻炼得很好,自然清楚眼前这人修为极高,不是他们可以拦得下来的。

    宋青书的声音弄得整个书院都骚乱起来了,很快一群人往这边飞跃过来:“什么人在这里高声喧哗!”

    宋青书看得暗暗点头,这些人武功底子都很扎实,看来兼山书院果然藏龙卧虎。

    那群内门弟子很快将注意力放到了宋青书身上,隐隐将他围在了中间,为首一人怒喝道:“兼山书院何等神圣的地方,太宗皇帝亲笔御批:文官落轿、武官下马,你竟然敢冲撞山门,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啊,将这狂徒给我抓起来,重打三十大板再交给临安府处置!”

    “哼!”宋青书哼了一声,一群人顿时浑身一震,只觉得气血翻腾,哪还迈得出半步。

    “赵璎珞,你要是再不出来,可别怪我无情。”宋青书一向都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可随着修为、地位越来越高,自然而然有一股上位者的傲气,之前被那些书生诸多刁难,如今又跑来一群人凶神恶煞要动手,他难免有些动怒。

    “大胆,圣女的名讳岂容你随便玷污?”尽管慑于他的武功,但这里毕竟是自己大本营,书院里不知道还有多少高手,再加上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岂会弱了气势。

    “够了!”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只见黄衣飘飘,一个窈窕动人的倩影站在不远处,不是他们的圣女又是谁?

    “他是我的朋友,你们下去吧。”黄衫女淡淡地说道。

    “呃~”一群人郁闷无比,只好悻悻然离去,不少人走的时候还恶狠狠地回头瞪了宋青书一眼。

    “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我今天真是躺着也中枪。”见那些人走了,宋青书郁闷道。

    “谁让你大清早地就来书院门口鬼哭狼嚎啊,”一想到整个书院的人都听到了,再加上自己刚才维护他,到时候书院里肯定少不得各种流言蜚语,她便脸色微红,心中颇有些恼怒,“找我有什么事?”

    “你这样说就伤感情了,我们是朋友好不好,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宋青书夸张地说道。

    “之前你来临安那么久,也没见你来找过我。”黄衫女淡淡地回了一句,“不说的话我就回去了。”说完转身便往书院里走去,一想到昨晚自己鬼使神差的行为,她便心乱如麻,如今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哎~”宋青书顿时急了,一把将她拉住,“还真走啊。”

    黄衫女心虚地往远处望了一眼,见书院中不少人的眼神有意无意都在往这边瞟,不禁急了:“你快放手呀。”

    宋青书只是微笑着看着她,见她真有些恼了,方才松开了手。

    黄衫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说完转身便走。

    宋青书跟在她后面,一边挑衅似得望着书院里那些人,看着那些人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简直乐开了花:“这场景好像前世跑到人家学校去将他们的校花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啊~”

    见两人离去时的方向,书院里那些人顿时炸开了锅:“圣女不会是把那男人往自己屋里带吧?”

    “怎么可能,这么多年圣女的屋子从来不允许男人踏进一步的。”

    “不信你自己看!”

    “对了,刚才那男人好像直呼圣女闺名,喊得还挺亲切的样子。”

    “完了,我的圣女啊!”

    ……

    听着风中隐隐约约传来的各种哀嚎,宋青书只觉得神清气爽念头通达。

    “你在笑什么?”黄衫女忽然问道。

    “和你这样清丽脱俗的仙子在一起,不笑难道该哭么?”宋青书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这些话还是留着骗那位龙姑娘吧。”黄衫女哼了一声,嘴角却微微上扬。

    黄衫女不再说话,没过多久两人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面前,门口守着几位侍女,见到她身后跟着一位男人,不由吃惊地道:“小姐?”

    “这位公子是我朋友,把小屋里那罐茶叶泡了送过来,然后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黄衫女很自然地吩咐下去。

    那几位侍女纷纷面面相觑,要知道她们的小姐从来不带男人过来的,还有她刚才提到的那罐茶叶是真正的雨前龙井,而且是采摘自龙井边上十八颗御茶树,每年分量有限,皇上、太后那里一分,就没剩下多少了,整个京城的王公贵族多少人眼热那些茶叶,黄衫女好不容易弄来了一点,一直没舍得喝,这次居然拿来招待这个男人。

    一群侍女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纷纷猜测宋青书的身份起来。

    刚进屋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宋青书神情古怪,前世中好像有相关机构做过研究,女人对香水味道的偏好往往能看出她对性.事的热衷程度,喜欢淡雅香味的女人往往性子冷淡,喜欢浓郁甜香的么,往往……

    宋青书忍不住望了黄衫女一眼,没想到她冷若冰霜的外表下掩藏着一座炽热火山啊。不过仔细想来也能理解,她每次出场一堆侍女又是吹笙又是奏乐,还动不动就弄点花瓣雨出来,骨子里肯定是个闷骚的人啊。

    “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黄衫女回过头来,刚好碰到了他的眼神,忍不住奇道。

    “没什么,”宋青书知道要是实话实说,对方恼羞成怒可不是闹着玩的,下意识打量了一下整间屋子,只见布置极为雅致,忍不住笑道,“我不会是第一个进入你闺房的男人吧。”

    “当然不是,”黄衫女白了他一眼,“我师父来过。”

    她显然不欲就这个纠缠,急忙扯开话题:“好了,现在没有其他人打扰,你可以说这次过来的目的了。”

    宋青书与她面对面坐下,这才说道:“此行的确是想请你帮个忙……”接着将昨晚李青萝的话说了一遍,当然没有提不该提的东西。

    听完过后,黄衫女不置可否,只是静静望着他。

    宋青书不禁郁闷道:“行不行你还是说句话啊,这是几个意思?”

    黄衫女哼了一声:“你上次欠我的东西都还没还,又想让我替你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