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99章 美目流盼 桃腮带晕

    宋青书回身望去,只见一儒雅的老者正从外面笑呵呵地走进来,尽管须发不少已经白了,可依然能看出他年轻之时是多么地风流倜傥。

    “难怪能生出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宋青书暗暗感叹,李家的基因真是好啊,李秋水、李青萝、王语嫣祖孙三代都是风华绝代的美人,李沧海和小龙女更是清丽脱俗,如今连她们的族弟颜值都这么高,真不知道他们的先祖是怎样逆天的人物。

    “爹爹~”李纨见状眼前一亮,脸上比平日里多了一丝笑意。

    儒雅老者点了点头,然后就把目光放在了宋青书身上。

    “宋某见过李大人。”尽管之前没见过面,却并不妨碍宋青书猜出他的身份,这儒雅老者自然就是当今国子监祭酒李守中了。

    “宋公子客气了,请坐请坐~”李守中领着宋青书重新入座,寒暄了一会儿过后,不禁问道,“不知公子今日到蔽府所谓何事?”

    昨晚宫中事情闹得那么大,说起来当时李守中也在现场,亲眼目睹了这个男人的神迹,也是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如今对方居然亲自来拜访他,如何让他不好奇?

    “宋公子这次前来是……”一旁的李纨忽然开口了,柔柔的声音替宋青书解释了起来。

    李守中心中惊讶无比,要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自从守寡过后那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真正的心如止水,如今居然会帮一个陌生男子说话,实在是匪夷所思。

    “难道……”李守中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剑眉星目,浑身上下有一股让人心折的气质,自己是男人都觉得他光彩夺目,更何况是女人了。

    一想到这里,李守中顿时眉头一皱,他书香门第出身,自己又是国子监祭酒,最注重门楣的名声,当年贾珠死后,他也第一时间表示了女儿生是贾家的人,死是贾家的鬼,绝不会改嫁什么的。如今发现女儿大反常态,心中下意识就不喜。

    不过他却不动声色,待听完女儿所说过后,才对宋青书说道:“宋公子,皇上已经将这件案子交给了三司会审,个中是非曲直,三司定然会秉公办理,公子不必担心。”

    宋青书心中咯噔一下,他又不是那种愚昧的平头老百姓,岂会不知道三司背后都站着宰执大臣,最后的决定也只是利益博弈的结果而已,又岂会真正的秉公办理?李守中身为国子监祭酒,不会不明白其中的猫腻,却依然用这样的套话敷衍自己,显然是在委婉地拒绝。

    宋青书手指轻轻点着桌面,一脸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直到李守中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方才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岳夫人好像是李大人的族妹?”

    “不错,”李守中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让皇帝吃瘪,让左右相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的人物,若是得罪了他实在不怎么明智,犹豫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有些话我也不妨与公子直说,岳夫人虽然是我们李氏族人,不过不管当年是非曲直如何,岳将军和她都已经死了,而当年一案,是得到了……”

    李守中顿了顿,手指悄悄朝天指了指:“得到了那位的首肯,我不能为了两个已死之人将整个家族拖入风险之中,还望公子理解。”

    若非昨日亲眼见了宋青书凌空登天招雨的神迹,他绝不会将话说得这么明白,毕竟昨天给他的震撼太大,他实在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再加上自己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自然明白结下善缘是多么重要。

    “果然是识时务,”宋青书面露讥诮之色,“恐怕还有个原因李大人没说吧,你们李家如今和贾枢密走得近,若是出力扳倒了万俟卨和张俊,完全是便宜了韩节夫韩大人,自然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

    李守中顿时涨红了脸,他身为国子监祭酒,虽然官位不高,但地位超然,哪个见了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哪像宋青书这般。

    若是一般人这样讥讽自己,他早就发作了,可是眼前这人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宋青书,连万俟卨和张俊都被他弄得狼狈不堪,李守中不认为自己比那两人还厉害。

    他不敢回应,旁边的李纨却坐不住了,见宋青书这般奚落自己的父亲,她忍不住站了起来,娇叱道:“宋公子,我们以礼相待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的夫君是贾家人,父亲这般做也只不过是为了我考虑罢了,公子若是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我来就是,不要为难我父亲。”

    宋青书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不得不佩服这个蕙质兰心的女人,知道父亲不方便说什么,就把一切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同时还是个寡妇,自己再强势,也总不好对她发作。

    “大观园中的女人当真是个个有颗七窍玲珑心。”宋青书暗暗感叹,之前在他眼中,李纨只是个心如枯槁,对什么事情也不在乎的孀居少妇,如今才见识到她骨子里也是个非常有手腕的女人。

    宋青书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腰肢轻柔,怯生生站在那里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似的,尽管正在生气,可是美目流盼,桃腮带晕,反倒比平日里平淡如水的样子多了三分妩媚。

    宋青书心中一动:“我终于想起来她像谁了……”

    “宋公子,小女这次好不容易回娘家省亲,我想带她去母亲坟上祭拜一下……”李守中忽然开口了,他虽然没有明说,但逐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宋青书微微一笑:“那在下就告辞了。”

    李守中急忙行礼:“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宋青书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李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神采渐渐褪去,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种心如枯槁的模样。

    眼看着走到门口,宋青书忽然停下了脚步:“李大人,刚才听李小姐提起,她还有个大姐在很小的时候走失了?”

    “不错,”李守中叹气之余忍不住瞪了女儿一眼,心想这会儿功夫她怎么透露了这么多事情,“不知道公子为何忽然提起这件事。”

    宋青书答道:“李大人应该知道我在江湖中的地位,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是我找不到的。”

    “你是说……”李守中面露激动之色,大女儿走失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自己的妻子也是因为这件事郁结于心,又生了两个女儿过后,没多久便过世了,若是真能找到失散的女儿,他这辈子恐怕也没什么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