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00章 带刺的玫瑰

    “不过人海茫茫,她走失的时候还那么小,现在是否还在人世都不知道。”李守中很快从激动的心情中清醒过来,宋青书本事的确很大,可毕竟时间过了这么久了,要找到大女儿的难度恐怕比登天求雨还要难上几分。

    “令千金当然在人世,”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不仅还在人世,而且还过得很好。”

    “真的?”李守中顿时激动无比,一直以来他心中都很矛盾,情感上很想找到女儿,可是理智又告诉他,就算女儿还活着,恐怕早就被卖入了青楼,若是找回来一个风尘女子,只是给李家的门楣蒙羞而已,如今听闻女儿过得很好,他怎能不又惊又喜。

    李纨同时也是惊喜莫名,从小到大,她经常看见母亲拿着大姐小时候的襁褓发呆,一坐就是半天,还经常抹着眼泪,若是真的找回了大姐,母亲泉下有知,恐怕也能含笑九泉了。

    “公子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由不得李纨不怀疑,因为之前自己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忽然这么说,难免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为了让李家帮忙才故意信口开河的。

    “因为我认识你姐姐。”宋青书脑海中浮现了一道美丽的倩影,一朵带刺的玫瑰。

    “你真的认识她?”李守中激动地走了过去抓住了宋青书的胳膊,难掩震惊之前,不过他毕竟身为国子监祭酒,可谓是见多识广,很快便回过神来,一脸狐疑地问道,“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儿?”

    这也不怪他怀疑,要知道大女儿走失是在几岁大的时候,距离现在都多少年了,正所谓女大十八变,如今就算女儿站在自己面前,他恐怕也认不出来,为何对方就能这么笃定?

    “这还要多亏了二小姐。”宋青书笑着看向了一旁的李纨。

    “我?”李纨只觉得宋青书的笑容有些发烫,脸颊顿时浮起两坨红晕。

    “不错,第一次见夫人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眼熟,可一时间没想起来,直到刚才看到夫人发怒的样子,和我一个朋友简直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我才反应了过来。”宋青书微微一笑,“联系你们之前提到的走失的大女儿,算算年纪正好和我那位朋友相符。”

    听他提起自己刚才发怒的场景,李纨害羞地低下了头。

    “不知你那位朋友如今在哪里,可否带来让我们看看。”李守中急忙问道。

    宋青书并不回答,只是那样笑眯眯地回望着他。

    在朝廷混迹多年,李守中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显然是用这个来当筹码换取自己的帮助。

    李守中不禁迟疑起来,他之所以不愿意帮忙的原因其实刚才已经说了,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真的值得冒这么大险么?

    不过一想到妻子那些年以泪洗面,还有临终的托付,李守中咬了咬牙:“好,只要你帮我找到女儿,我便答应帮你!”

    他已经将其中的厉害关系想得清清楚楚,当年岳飞一案虽然是皇上授意,但明面上罪魁祸首是秦桧、万俟卨、张俊,只要注意好到时候不要把舆论往皇帝身上引,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贾家这边,李守中看了看身边的女儿,暗暗叹了一口气,若是贾珠并没有英年早逝,女儿不是在守寡,自己也绝不会掺和这档子事,白白便宜了贾家政敌韩侂胄。

    宋青书微微一笑:“没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大女儿的下落,不过得等到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

    李守中眉头紧锁:“不行,要是到时候你不认账怎么办,你先告诉我。”

    宋青书摇摇头:“若是先告诉你,你毁约的话我也对你没有办法,谁让我和你的大女儿是朋友,我也不好为难你。所以需要你先做事情,以我如今的名声地位,绝不会做那种言而无信之事。”

    李守中脸色阴晴变化,仔细盯着他的眼睛,仿佛在判断对方究竟是真的知道什么还是虚言诓骗自己,良久过后方才说道:“好,我先完成你刚才所说的事情,若是事后知道你骗我,我就是拼着这把老骨头不要,也要和你把账算清楚!”

    宋青书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放心吧,就算是为了我那位朋友认祖归宗,我也不会食言的。”见此间事了,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办,便向父女两告辞离去。

    待宋青书走后,李守中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喃喃问道:“你觉得他真的知道你大姐的下落还是骗我们的?”

    “他……应该知道吧。”李纨此时也是心中没底,不过潜意识不愿意相信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是那种卑劣的骗子。

    “希望如此。”想到昨夜对方惊世骇俗的神迹,李守中心中顿时多了几分信心,然后一脸歉意地对李纨说道,“你难得回家一趟,爹爹却没时间陪你,要先去兼山书院活动一下。”

    李纨懂事地点了点头:“爹爹快去吧,姐姐的事情更重要。”

    “哎,要是老三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看着女儿年纪不大,却处处为他人着想,李守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家里这个三女儿真是让自己操碎了心,从小对女红诗书什么的完全没兴趣,反倒对江湖草莽充满了向往,稍微大点后就跑去浪迹天涯,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面。

    李守中自诩书香门第,生了这样一个女儿差点没被气死,若不是因为大女儿走丢,二女儿命苦,他心中歉疚,说不定早就把这个小女儿逐出家门了。

    “三妹有她的想法和追求,其实有时候我还挺羡慕她的。”李纨眉宇间露出一丝淡淡的忧愁。

    李守中神情一黯:“是爹爹对不起你……”

    李纨露出一丝笑容:“这又怎么能怪爹爹呢,当年临安城中也不知多少女子想嫁入贾家,爹爹给我订下的这门亲事也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要怪只能怪我命苦罢了。”

    李守中鼻头一酸,被她这几句话弄得差点掉下泪来,为了避免在女儿面前出丑,急忙说道:“好了好了,爹爹先去书院了。”

    “要对付万俟卨也不是那么容易,”李纨忽然开口道,“等女儿回贾府过后,会去和婆婆吹吹风,看能不能说动贾家也帮忙,毕竟万俟卨也是公公的政敌。”

    听到女儿的话,李守中身形一颤,自己这个女儿知书达理,又善解人意,说起来是最符合她心意的女儿了,可惜就是命不好,过门没多久丈夫就死了……

    李守中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你现在加贾府中处境有些尴尬,恐怕……”

    “放心吧爹爹,”李纨答道,“这些年婆婆她们其实也觉得亏欠于我,所以这点小忙她们应该不介意帮的,有贾家帮忙,宋青书的计划就能更快成功,我们也能尽快见到姐姐了。”

    “那你自己见机行事吧,千万不要强求。”女儿越是懂事,李守中心中越是堵得慌,匆匆留下一句话便出府往书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