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20章 自己的选择

    宋青书并没有施展移魂大.法之类的,纯粹是他自身强大的气势让人有一种臣服的念头,对强大男人的崇拜是女人的天性,因此她不知不觉服从了命令。

    待靠近宋青书后,迎面而来的男人阳刚气息才让她有些清醒过来,整个人又羞又惊,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慌张着想往后退,却被眼前男人牵住手顺势一拉跌到在了对方怀中。

    “快放开我~”史湘云挣扎了一下,发现完全徒劳无功,而且随着自己的挣扎,她敏锐地察觉到男人的身体越来越炙热。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宋青书眼神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他甚至敏锐察觉到自己如今的情绪出了问题。

    “难道欢喜禅的心魔又出现了?”宋青书心中一惊,不过他很快鄙视了一下自己,每次都拿心魔当借口,虚不虚伪啊?

    就算是心魔,也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何必要压抑?

    “不……”感受到后颈窝传来的热气,史湘云有些莫名的慌乱,“我反悔了。”

    “你已经与我达成了交易,反不反悔你说了不算。”宋青书并没有放开她,鼻尖轻轻凑到了她衣领之中。

    “不要~”史湘云惊呼一声,身形情不自禁一颤。

    宋青书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而是停下来淡淡地说道:“大小姐,这个时候装出一副三贞九烈的模样是为了安慰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么?”

    史湘云脸色一白,怒道:“你混蛋!为什么这样说我!”

    宋青书抬起她的下巴,一脸讥讽地说道:“是你自己提出的交易,如今又来这一套,不是当了婊子又立牌坊是什么?”

    “你!”史湘云气得浑身发抖,一时间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好吧,我大发慈悲最后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宋青书目光落到一旁的卫若兰身上,“你到底要不要我救他?你可以选择不救,我也不会勉强你。”

    史湘云神情复杂地看了情郎一眼,心中忽然有些动摇了。

    “其实你不过是贪念这红尘俗世罢了,你若真的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大可以与他一起共赴黄泉,他想必也能含笑九泉,你又何必在这里纠结?”宋青书语气嘲讽不已。

    史湘云凄然一笑:“你不懂的,他若是死了,绝不会含笑九泉。”

    “若是未婚妻为了救他而牺牲了清白,我相信他更不会含笑的。”宋青书冷冷说道。

    史湘云幽幽叹了一口气:“他有更重要的大事要做,区区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那是他的使命……”

    “顶天了一个状元而已,能有什么大事要做?”宋青书不理解她话中的意思,忍不住哼了一声。

    史湘云摇了摇头,并不解释,只是说道:“我想清楚了,你救他吧。”

    “真的想清楚了?”宋青书再次问道。

    “嗯~”史湘云两颊仿佛火烧云一般,将头垂了下去。

    宋青书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那就自然点,别弄得我在强迫你似的。”

    史湘云心中气急,心想你这趁人之危和强迫又有什么区别?

    “你觉得我在趁人之危?”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史湘云悚然一惊:“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猜的。”宋青书淡淡一笑,他并没有说谎话,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早已修炼了一双足以洞察人心的睿智眼睛,也许猜不透一些老狐狸的心思,但对付史湘云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完全没有问题。

    他越是这样说史湘云反而越是不信,联想到之前那些关于宋青书的传闻,特别是那晚皇宫中登天求雨,她眼神越来越异样,眼前这个男人不会真的是天上的仙人吧。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冒出便被她否定了,开什么玩笑,天上的仙人哪会有这么无耻的!

    “脱吧。”宋青书忽然开口道。

    “什么?”史湘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宋青书耸耸肩:“我让你自己脱,让你记住这一切都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免得将来你总觉得是我逼迫你什么的。”

    史湘云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男人,良久过后她才平复下了激荡的心情,毕竟她已经想清楚了,一切为了救情郎。

    “走吧~”史湘云起身,面无表情地说道。

    “去哪儿?”宋青书奇道。

    史湘云先是一怔,继而又羞又怒:“难道你想在这里?”

    宋青书微微一笑:“不在这里在哪里?”

    看了一眼不远处草席上的情郎,史湘云紧咬嘴唇:“不行!”

    “我不得不再次说一次,我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你虽然漂亮,可是论姿色,在我所有女人当中连前十都排不进,你觉得我会被你的美色所吸引么?”宋青书冷笑一声,“我之所以同意,是你那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还有什么能比报复在仇人的女人身上更念头通达呢。”

    史湘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我是说过类似的话,可是并没有说要当着他的面!”

    “那岂不是索然无味?”见对方一副要发作的样子,宋青书接着说道,“放心吧,他此时陷入了深度昏迷,五感已经自动关闭,哪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不……这太荒唐了!”史湘云拼命摇头,可是语气间已有松动。

    “我还是那句话,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反正我是哪里也不会去的。”

    “对了,不得不提醒一下,一个时辰的药效已经过了一会儿了,若是到时候耽误了时间导致什么意外发生,可别赖在我头上。”

    史湘云浑身颤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那客栈遇到你。”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对,你最应该后悔的事应该是之后那样害我,说起来这只不过是你们俩的报应。比起我原本遭受的悲惨结局,你这点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够了!”史湘云直接走到他身前,直接跨坐到了他双腿之上,“我补偿你便是!”

    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你现在才像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种感觉,犹如火焰一般热情奔放,爽朗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