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22章 以直报怨

    宋青书手指滑过史湘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史湘云一张脸确实涨的通红,一双眸子水汪汪得仿佛快要渗出水来:“怎么会,为什么他仅仅只是摸了我几把,我就会这么大反应,难道我对他有感觉?”

    摇了摇头,史湘云马上把这个念头抛出脑外:“怎么可能,这人这么讨厌,我怎么会喜欢他!”

    可是尽管她在心底找了无数种解释,都无法回避自己此时身体的反应,她不禁又是羞涩又是惶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嘤咛~”

    史湘云一开始就做好了当一个木头美人的准备,也不是没预料到会遇到挑战,可是她没料到会遇到这么大的挑战。

    已经尽力压制身体的反应,可是越压抑身体深处那种感觉也就越明显,史湘云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

    她从小跟着哥哥们一起长大,是京城中出了名的假小子,虽然长得漂亮,但性格和男孩子差不多,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从来不曾料到过自己居然会发出如此甜得发腻的声音。

    这种声音是她一直认为是那些那些娇滴滴的姑娘矫揉造作发出来的,心中鄙夷得很,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发出如此羞人的声音。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随着声音从喉间婉转而出,她觉得身体那种难受的感觉居然减轻了几分。

    “难道要一直发出这种让人羞耻的声音么?”史湘云一阵惶恐,羞窘到了极点。

    尽管理智告诉她不要,可是身体里的反应却抑制不住,很快第二声嘤咛又从嘴里冒了出来。

    史湘云此时脸蛋儿红得快滴出血来,汗水如潮涌,衣裳早已紧紧贴在身上,略带红潮的肌肤若隐若现分外诱人。

    她身子也情不自禁扭动起来,仿佛这样能让自己好受一些,两条长腿无意识地夹紧,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宋青书耸耸肩:“我什么也没做,只是你自己天性那啥,我稍微碰你一下你就比青楼那些姑娘还要风.骚了。”

    “不,不是的!”史湘云下意识反驳,可是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一想到自己居然这般不堪,素来高傲的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嘤嘤地哭了起来。

    “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史湘云原本对除了情郎之外的男人不敢任何兴趣,之前也没觉得宋青书的声音有什么,可如今听起来却觉得极富磁性,让她有一种芳心荡漾的感觉。

    “嗯~”明明不想理他,嘴却忍不住张开了,史湘云愈发恨自己没用了。

    “你可以求我,我有办法让你解脱。”宋青书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诱惑力。

    “你做梦!”史湘云别过脸去,随着饱满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勾勒出一幅颤抖的美景。

    “你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其实你非常喜欢被我摸的感觉,”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在她腰间摸了一把,“你看,这种感觉是不是很舒服?”

    “呀~”史湘云觉得对方的手仿佛骄阳一般,哪怕自己是一座冰山,被他手一触碰瞬间就化作了水,整个身子比棉花还要柔软。

    “怎么会这样?”史湘云迷离的眼眸之中透露着一丝丝茫然,她不明白自己明明讨厌这个男人,为何身体却一点也不抗拒他,甚至……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不,我一点也不舒服,我讨厌你!”史湘云咬着嘴唇大叫着,仿佛这样能掩饰她如今的虚弱。

    宋青书在她腿间抹了一把,举起手在她面前扬了扬:“嘴上说不舒服,身体还是蛮诚实的嘛。”

    这一刻史湘云终于崩溃了:“你不要这么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呜呜~”

    宋青书收起笑容:“求我。”

    史湘云的心防终于全线失守,此时身体和心理双重的刺激让她将平日里的骄傲抛诸脑后:“我……我求你。”

    “求我什么?”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求你……要我。”史湘云情不自禁坐了起来,往宋青书身边靠近着。

    “大点声,我听不见。”宋青书依旧无动于衷。

    史湘云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分外可恶,可是自从刚才一开口,她仿佛抛弃了平日里所有的枷锁,那种游走在道德与**边缘的挣扎,还有服软后那种堕落的刺激感,让她完全抛弃了平日里的矜持,直接凑过去开始脱对方的衣服,腻声嗲气地说道:“求你要我!”

    宋青书捏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审视着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比秦淮河那些姑娘还要风骚?”

    “我和她们不一样!”听到对方将自己和青楼的妓.女相提并论,史湘云下意识反驳起来,呼吸着身边男人的阳刚气息,她心中一荡,鬼使神差地说道,“我只对你一个人这样。”

    一边说着一边牵着他的手放入了自己衣襟之中,喉咙间发出一声甜得发腻的轻喘,仿佛这样让她好受了些。

    “只对我一个人这样?”宋青书指了指一旁草席上的卫若兰,“那他呢?”

    看到情郎的声影,史湘云芳心一颤,强烈的羞耻心与愧疚感驱使她急忙将脸转到另一边,她不愿意自己如今的模样落入他眼中,哪怕对方昏迷着也不行。

    “我……我现在不想提到他。”史湘云声音都有些发抖,不过身体里澎湃而来的躁动很快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整个人不停在男人怀中扭动着,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觉也被她脱下来扔到一边。

    搂着她滚烫的身体,宋青书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反而望向躺在一旁的卫若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在其他男人怀中婉转求欢,你此时心中是怎样一种感觉。”

    听到他的话,史湘云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去望着草席上的情郎。

    卫若兰依旧一动不动,她刚舒了口气,宋青书下一句话便吓得她魂飞魄散:“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卫若兰呼吸瞬间急促起来,终于艰难地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艰涩:“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金蛇王居然是如此卑鄙无耻之人。”

    宋青书微微一笑,毫不动怒:“彼此彼此而已,你以卑鄙对我,我便以无耻回你,不过真说起来我可比你厚道得多,至少从头到尾我可没强迫你的未婚妻,是她自己主动的,你应该听得清清楚楚。”

    卫若兰胸膛起伏得更快了,显然他心中已是愤怒到了极点,可此时他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宋青书微微一笑:“人家主动送上门我要是拒绝未免也太伤人家姑娘的心了,好了,**一刻值千金,我就不再这里和你浪费时间了,湘云,我们走。”给怀中女人披上衣裳后,便伸手去牵她。

    尽管理智告诉她要拒绝要拒绝,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人家手伸到面前,史湘云还是鬼使神差地握住了他的手,就这样跟在他身后走出了房间。

    卫若兰此时躺在草席上,他睁开眼睛只能看到天花板,可是通过耳朵依然不难判断未婚妻一点都没有拒绝宋青书,心中又愤又怒,努力想翻过身看她是不是真的这般绝情,可惜因为中了幻阴指的缘故,他如今全身僵直,费尽力气只能稍微转了一下脖子,以此时的角度看不到未婚妻此时的表情,只有她两条光洁如玉的小腿印入眼帘。

    要知道这个社会不比后世那个社会,各种穿短裙穿比基尼,生怕漏的少了,这个年代的女子浑身基本上都是被衣裙遮挡着,肌肤只能在洞房花烛夜给丈夫看的,如今居然露出了两条小腿,完全可以想象她衣衫不整成了什么样子!

    平日里史湘云虽然和卫若兰情投意合,但在这方面无比矜持,他顶多能牵牵小手就不错了,哪里看过她的小腿什么的。

    一想到自己都没机会染指的东西如今居然被未婚妻毫无保留展现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卫若兰便气得快要吐血了。

    史湘云自然不知道情郎如今的心思,或者说此时她已经潜意识逃避了去思考这个问题,跟着宋青书来到另一间屋子,她只觉得双腿发软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仿佛融化了一般倒在宋青书怀里,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我很难受,快要我。”

    谁知道宋青书却收起了脸上之前的轻佻,淡淡地看着她:“我之前只是说过让你哭着求我上你,可没说过你求了我就要答应。”

    史湘云残存的理智让她羞愤欲绝,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千金大小姐,如今自荐枕席人家却不要,那种屈辱感让她恨不得有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不过理智虽然能控制身体,但身体反应同样能反过来摧毁理智,史湘云此时就处于这种情况,尽管心中有个声音大声斥责着她,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你要怎样才能答应我?”

    “我从来不否认我很好色,可是却没有精.虫上脑到什么女人都往家里收,”宋青书将她放到了床上,自己却坐在了远处的椅子上,“更何况比起你的身体,摧毁卫若兰的骄傲与自尊反而更让我感兴趣,今天这一切就算对你们俩之前害我的行为作出付出的惩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