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27章 夸张的魅力

    听到他的话,史湘云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瞬间急红了脸:“你这人怎么这么卑鄙!”

    “我卑鄙?”宋青书轻轻一笑,“比起你的情郎那样害我,我用这点小手段来报复,可明显厚道多了。”

    史湘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反驳他的话。

    宋青书这才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必如此在意,若是卫若兰真的爱你,这点小手段根本影响不到他,若是他因此而误会你,证明你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多牢靠,就算这次没有试出来,迟早有一天也会出问题的,与其将来后悔莫及,还不如早点止损,这样说起来还得感谢我才是。”

    史湘云被他绕得晕头转向,喃喃自语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算了……”说完秀眉微蹙,心事重重地离去。

    看着她远去的倩影,宋青书微微一笑,史湘云虽然出生豪门,眼界超出一般女子,不过她家里总不见得会教她男女方面的事情,在这方面她和其他少女没什么不同,不知道这世上最经不住试的就是感情。

    “公子手段果然高明,略施小计就让一对情比金坚的情侣劳燕分飞。”陈友谅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阴影处冒了出来。

    “现在说劳燕分飞还为时过早。”宋青书对陈友谅看破其中的关窍并不意外,这个搞阴谋的行家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才真是意外了。

    陈友谅笑道:“这位骄傲的史大小姐逃不出公子的手心的。”

    宋青书不置可否,并没有解释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史湘云,反而转移了话题:“给岳飞翻案制造舆论的事情安排地怎么样了。”

    “公子大可放心,丐帮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人多,保证要不了半个月,整个临安城都会传遍这件事情。”陈友谅谄笑道。

    “那就好。”宋青书点了点头,“另外我那里不方便,先让卫若兰留在这里,严加看管,若是人没了,我拿你是问。”他如今的宅子是南宋官方给他提供的居所,而卫若兰再怎么说也是朝廷的状元郎,府上人多嘴杂,若是被人看到自己囚禁了他,少不了一番麻烦。

    “卫若兰丢不了,这里是丐帮总舵,虽然算不上龙潭虎穴,可放眼天下也就公子这样的人才能全身而退了。”陈友谅不轻不淡地拍了一记马屁。

    “希望如你所言,”宋青书一挥衣袖,“我先走了,有事随时记得通知我。”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整个人已经消失得无隐无踪。

    陈友谅收起心中的震惊之情,眼神莫名地阴沉起来,良久过后方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屋里。

    当宋青书回到那座郡王府,愕然发现小龙女她们居然还没回来,下意识抬头望了天上的月亮一眼,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李青萝不会把小龙女拐走了吧?”

    难道是为了陷害自己?毕竟他答应了南宋朝廷确保小龙女一直留在城中。

    不过宋青书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李青萝虽然恨自己,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这样只能对自己造成一点麻烦而已,以他的武功和势力,根本就不怕南宋朝廷,更何况他相信小龙女不会害自己……

    最后宋青书索性不再废神思考这些,吩咐府上下人准备了几样酒菜,待酒菜端了上来,他驱散了丫鬟和小厮,在窗边对月独酌起来。

    也不知喝了多久,他忽然端起酒杯挡在喉咙前面,紧接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剑恰好刺在了上面。

    酒杯原本是易碎之物,莫说被一把锋利的剑刺中,就是一把普通的铁尺,都能轻易将其打碎。可宋青书手中的酒杯却仿佛磐石一般,对方那柄利剑在上面甚至连一丝白印都没有留下。

    宋青书一只手拿着酒杯挡下了对方凌厉的一剑,另一只手轻轻一拂,桌上的几粒花生米仿佛子弹一般激射而出,紧接着房中响起了一身闷哼,那名刺客被打中了身上的穴道,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听到对方声音中的柔媚之意,宋青书眉毛一扬,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每次来刺杀我的全都是女刺客呢?看来上天待我还是不薄的。只是希望长得不要太丑,免得浪费了我刚才的手下留情。”

    那女刺客身法有些诡异,再加上宋青书并没有用全力,因此刚才关键时刻扭动身体避开了要穴被点,经历了一开始的酥麻过后,她有些缓了过来,正要挣扎着站起来,听到他的话不由身子一软,差点又栽倒在了地上。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耻!”

    宋青书咦了一声:“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能让我留下印象的肯定没有丑八怪。”一边说着一边一伸手,那女子试图往后闪躲,可是脸上的面纱还是被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妩媚多情的俏脸。

    “原来是白莲教的圣女唐赛儿啊,不对,应该称呼你为符敏仪才对,”宋青书好整以暇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话说你半夜夜闯我的香闺,不会是觊觎本公子的男色吧?”

    唐赛儿尽管平日里在白莲教就是一股媚视烟行的模样,可依然被宋青书给打败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还香闺……呕……”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应该对自己的主人客气一点。”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唐赛儿粉脸一沉:“什么主人?”

    “看来女人果然是善忘的动物,”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你不会连自己中了我的三尸脑神丹和豹胎易经丸都记不得了吧。”说到这里他都开始鄙视自己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了,居然对这样一个娇媚的美人下如此阴狠的毒药,一下还同时下了两种。

    想到当初金国一行铩羽而归,唐赛儿脸上便闪过一丝不忿,不过很快克制了下去,深呼一口气说道:“我没有忘。”

    “没忘还敢来刺杀我?”宋青书声音转冷,“虽然离药性发作的时间还早,不过你想死的话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唐赛儿咬了咬嘴唇,声音中不带一丝生气:“若是救不回卫若兰,我苟活在这世上也没意思。”

    “卫若兰?”宋青书不知不觉坐直了身体,“不得不说你这个答案让我非常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