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32章 月光爱人

    唐赛儿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什么是合法萝莉?”

    “咳咳~”被她这么纯洁无邪的眼神盯着,又听她一本正经这样问,宋青书差点没被口水呛死,“合法萝莉是一些变态很喜欢的东西。”

    唐赛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看来你就是个变态。

    “你现在多少岁?”宋青书忽然问道。

    “二十有六。”唐赛儿一脸尴尬,毕竟在这个世界这样的岁数一般女子早就嫁人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练的这个不老长春功?”宋青书不死心地问道。

    唐赛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些,想了想似乎也没啥不能说的,便答道:“我六岁开始练的。”

    “六岁啊,那还有十年。”宋青书一脸失望,原本想着弄个合法萝莉来玩玩,可惜不老长春功每三十年才散功一次,等到她最近一次返老还童,还要十年。

    “什么十年?”唐赛儿一脸茫然。

    “没什么。”宋青书意兴索然,忽然想到自己可以将不老长春功传给周围那些红颜知己嘛,选几个年龄稍微大点的,比如胡夫人、李青萝这种,那不就接近时间了么?不过他很快鄙视了一下自己的数学,不老长春功三十年的轮回是从练功开始算的,她们现在练,自己得等三十年!黄花菜都凉了。

    宋青书眼神莫名地上下扫视着眼前的唐赛儿:“看来合法萝莉的指望还是只有落在她身上,十年也不是太长……”

    “你干嘛这样子看我。”被他眼神扫过,唐赛儿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发冷,忍不住抱着双臂后退一步,戒备地看了他一眼。

    “咳咳,没什么,你把不老长春功的口诀也说给我听吧。”尽管用来制造合法萝莉不太现实,但是让身边那些红颜知己练一下来个永葆青春也是好的,这唐赛儿明明二十六了,可外表上看上去也就十六岁的样子,显然就是不老长春功的功劳。

    唐赛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

    “咚咚咚~”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小龙女怯生生地站在了门口。

    “表姐说今晚留在府上和我一起睡,有很多关于我爹娘的话要和我说,她让我过来通知身为主人的你一声。”小龙女淡淡的说着,眼神在唐赛儿身上停留了一下,很快又不露痕迹地移开。

    “好的,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去休息吧。”送走了小龙女,宋青书心中暗笑,李青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讲理了,明摆着就是派小龙女过来刺探一下军情的,幸好我没对她的徒弟做什么,不然她还不得马上提着刀杀过来?

    接下来唐赛儿将不老长春功的口诀说了一遍,心中原本还暗暗鄙夷,心想你装大不拿笔来记录下来,就算你现在过耳不忘,等到明天我不信你还记得。

    她甚至还耍了点小心眼,中途稍微篡改了一下其中几句口诀,心想反正你又不知道真假,可谁知道宋青书很快就对其中一些口诀提出了异议,问她是不是记错了,吓得她再也不敢动什么小心思了。

    “听闻武功高到一定程度,就能通过推演自动补全功法,没想到是真的。”唐赛儿暗暗咂舌,接下来便老老实实将后面的口诀和盘托出。

    当念完凌波微步的口诀过后,宋青书瞬间就化作一道青烟,在房间中腾挪起来,唐赛儿已经看得麻木了,同样是凌波微步,为什么人家使出来比自己厉害这么多。

    宋青书施展了一番,不得不佩服凌波微步的创始人之厉害,通过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基础,居然衍变出如此精妙的步法,而且随着内力越高,凌波微步也就越厉害。

    凌波微步每踏出一步,都与内力息息相关,决非单是迈步行走而已,若无内功根基之人,将凌波微步强行走将起来,会造成自绝.经脉的危境。

    “我们开始说生死符吧。”宋青书领悟了凌波微步的精妙后,心思放在了最后一门武功上。

    “要学如何炼制生死符,首先要学怎么解生死符,”唐赛儿顿了顿继续说道,“上次金国那次交锋,你已经会解生死符了,那么学起来就更事半功倍……”

    约莫三炷香的时间,宋青书睁开了眼睛,伸手往旁边酒杯里一吸,一股酒箭瞬间被吸到了他手中,阴寒真气一转,那团酒水便化成了数片薄如蝉翼的薄冰,接着随手一扬,那几片薄冰瞬间摄入了唐赛儿身上几处穴道之中。

    “啊!”唐赛儿一声惊呼,还来不及表达愤怒,一股奇痒便成那几处穴道传遍全身,整个人痛苦地蜷缩起来,试图用手抓身上的痒处,不过手腕一紧,早已被宋青书给握住。

    唐赛儿自己觉得痒得都快崩溃了,手又被对方抓住不能挠,忍不住骂了起来:“宋青书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若是放开你挠,轻则弄得衣衫不整春光乍泄,重则把身上肌肤抓烂,你确定要我放开么?”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

    “快放开我!”唐赛儿此时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整个人拼命在他怀里蹭了起来,试图利用身体的一些摩擦来化解她的痒意。

    宋青书倒是没料到她一个姑娘家居然会这般动作,感受到她发烫颤抖的身体在自己怀里扭动,小腹一股热意瞬间升起。

    “别动了,我替你解开。”宋青书急忙压下绮念,迅速点了她身上几个穴道,接着手掌贴在她身上游走,用真气替她化解起生死符来。

    症状得到换件,唐赛儿渐渐平静了下来,经过刚才那会儿折腾,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襟,如今薄薄的衣裳完全无法阻挡什么,她能清清楚楚感受到对方手心的温度,想必对方也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娇嫩。

    意识到自己此时情绪有些不对,唐赛儿急忙收敛心神,转移话题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谁让你一开始用假口诀骗我呢,内功我可以推演一下,但生死符这东西还是要亲自试了才知道真假。”宋青书答道。

    唐赛儿一时语塞,原来他早已看破了自己的心思。

    “我对你还不错吧,马上就替你解生死符了。”宋青书也觉得折腾得她够呛,心中有些歉意。

    感受到那在自己身上四处游走的手,唐赛儿咬了咬嘴唇,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趁机摸我。”

    宋青书差点没有一头栽倒,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我想摸你会光明正大地摸,哪用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唐赛儿吐了吐舌头,其实她也明白对方不是那种人,毕竟刚才自己主动脱衣服都被他拒绝了,不过刚才生死符的痛苦实在太触目惊心,她心里憋着一股邪火,忍不住想发泄出来,所以才那样刺了对方一句。

    “你体内的生死符我已经化解了。”宋青书微微吐了一口气收功,然后将她扶了起来。

    “谢谢,”唐赛儿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明明就是他给自己种的生死符,谢他干什么啊,一边整理衣裳一边转移话题化解自己的尴尬,“我已经做到了我的承诺,现在该你放了我弟弟了吧。”

    “放心,我会放你弟弟的,不过他中了幻阴指,还需要时间替他疗伤,等他伤一好,你就能见到他了。”宋青书答道。

    唐赛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和我们约定的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弟弟不会有什么事情。”

    “好,如果到时候我发现你骗我,我这辈子会不择手段找你报仇。”唐赛儿临走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宋青书耸了耸肩,就算没有这个交易自己也要保住卫若兰的性命,毕竟他的身份太有发挥空间了。

    当然,有交易就更好了,他哪知道唐赛儿这么傻,明明史湘云已经和自己做了一次交易,她居然又跑来白送一次,也不知道卫若兰还有没有什么红颜知己或者姐妹什么的,自己可都来者不拒。

    “也不知道她俩睡着没有。”宋青书看了看天色,发现如今已是深夜了。

    “还是去看看吧。”宋青书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悸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往小龙女她们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

    这三更半夜到女子闺房总不是那么光彩,因此宋青书过去的时候刻意隐藏了形迹,以他如今的修为,也不虞被她们发现。

    “要是她们睡了我就回来,若是没有睡么,就进去说说话。”宋青书不停自言自语,仿佛是在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咦,灯都熄了。”来到窗户前,宋青书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要不要看一眼呢?”这个念头一生起来,就变得无法抑制,宋青书搓了搓手,一脸挣扎犹豫之色。

    忽然他若有所感,转头望向了另一边,只见李青萝似笑非笑地从墙角转出来:“堂堂的金蛇王,却半夜三更来偷窥女人的卧室,也不怕传扬出去名声扫地。”

    如水的月光静谧的铺了下来,李青萝身上散发着一股神秘的吸引力,看着眼前少妇鲜艳妩媚的脸蛋儿,丰满匀称的身材,特别是那弧度夸张的腰.臀曲线,宋青书也不说话,径直走过去一把拉住她就往自己房间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