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33章 夫差,尔忘越王之杀而父乎?

    “哎,你要干嘛?”李青萝又羞又怒,哪料到他一言不发,一来就牵住自己的手,同时又担心惊醒了里面的小龙女,只能压低声音喝问道。

    “你。”宋青书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之前在丐帮被史湘云弄得不上不下,好不容易以大毅力当了一次柳下惠,谁知道回来后又被唐赛儿勾起了火焰,现在他脑中都还不停浮现对方身体那惊人的弹性。如今见到李青萝一副妖娆的姿态出现在面前,他哪还忍得住。

    李青萝先是一怔,只觉得对方答非所问,不过她本就是极为聪明之人,很快反应过来对方回答的意思,一瞬间便霞飞双颊,红唇张了张,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这次过来原本是兴师问罪的,毕竟上次宋青书对做了那样的事情,总得找他好好算一下账。只可惜先是带小龙女去参观她父母的旧居,现在好不容易空闲了下来,正寻思着如何向宋青书发难的时候,哪知道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弄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理智告诉李青萝这时要断然甩开对方的手,甚至还可以赏他一耳光,只不过手腕传来对方手心滚烫的热意,她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也被他点燃了火苗。

    心跳得越来越快,哪怕没有用手摸,也能感觉到脸颊越来越烫,眼见对方领着自己进了屋,李青萝暗暗心惊,告诫自己:“这样不行,我要和他说清楚。”

    红唇刚要张开,宋青书干燥炙热的嘴唇却仿佛一团火焰一般堵了过来,将她一肚子的话尽数堵了回去。

    李青萝毕竟是个身体成熟的女人,多了一丝少妇的妩媚,少了少女的青涩,事到如今她也就放弃了说话,两条玉臂下意识搂住了身前的男人。

    接下来两人没谁开口说一句话,只有粗重的呼吸,恨不得将对方揉到自己身体的紧紧拥抱,最炽烈的热吻,还有最原始的探索。

    “别……别把我衣裳扯坏了……我自己来……”最终李青萝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毕竟这不是她的家,她出来又没有带换洗的衣裳,若是衣裙被扯得破破烂烂,难道去找表妹小龙女借衣裳来穿么?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看着李青萝解开衣裳的风情,宋青书不得不赞叹成熟女人果然不同于青涩的小女生,她们能正视自己身体的**,能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热情。

    不过之前被史湘云和唐赛儿弄出的一肚子邪火让宋青书依然不满意李青萝的速度,索性一把将她抱起来来到桌子上,另一只手则粗暴地将桌上的东西扫到了地上。

    碗和碟子落在地上摔破的脆响很快惊动了府上的丫鬟,惊呼着往这边赶了过来:“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们刚踏进门口,愕然发现一个女子正像弱的读书人,在这方面从来不敢逾矩,两人一直是相敬如宾,因此宋青书这样的要求让她紧张之余心底又升起一股强烈的刺激感。

    咬了咬嘴唇,李青萝凤目之中露出一丝媚意,打消了拒绝的心思,放开身心迎接身上的男人。

    ……

    第二日一起用早膳的时候,小龙女奇怪地看了李青萝一眼:“表姐,你今天的脸色似乎比昨天红润了许多?”

    “是么?”李青萝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心虚地往宋青书那边瞄了一眼。

    宋青书对她微微一笑,弄得她极为不自然地赶紧转过脸去。

    其实不管是宋青书还是李青萝,两人都非常清楚,他们之间并没有爱,有的只是一些身体本能的吸引而已。

    对于李青萝来说,她丈夫早亡,而且夫妻间很难说有什么感情,这些年为小姨小姨夫报仇,她一直背负着巨大的责任以及压力,当着被南宋朝廷通缉的白莲教圣母,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处于极大的紧张之中,她需要适当地放松来释放这些压抑的负面情绪,再加上她原本也是一个成熟到极点的女人,这个年龄也极度渴望男人的爱抚。

    当然因为社会环境以及道德体系,让她一开始并没有动这些心思,继续当着那个贞洁的孀居王夫人,直到宋青书给她打开了一扇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那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让她有些食髓知味……

    对于宋青书来说,李青萝成熟美艳,是一个极有魅力的女人;再加上她特殊的身份,更是让他心中的征服欲得到了满足。特别是对方已经成熟到了极点,而且武功高强,他不必像对其他红颜知己那样顾忌着她们的身体被玩坏而束手束脚,完全可以在李青萝身上肆无忌惮释放者自己最原始的**。

    是以两人一拍即合,再加上两人都是思想成熟之人,默契地没有多加谈论双方的关系,完事过后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没有责任以及道德的束缚,让两人都相当满意以及……轻松。

    接下来几天李青萝继续带小龙女去了解她父母的点点滴滴,宋青书则时不时往丐帮跑,开始熟悉丐帮的组织架构,了解每一位中层干部的能力以及品性,哪些能为他所用,哪些将来必须换掉。

    另外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不得不承认陈友谅是个人才,而且是个经天纬地之才,唯一可惜的就是人品有问题。

    但宋青书现在并不是很担心这个,陈友谅虽然是把双刃剑,但以他如今的能力再加上提前提防,如今有绝对的信心用对方的时候不会被反噬。

    经过陈友谅这段时间的安排和运作,整个临安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当年岳飞被害的冤屈,提起害岳飞的奸臣每个人都义愤填膺。

    民间群情激奋,朝堂上关于这件事件的议论也渐渐发酵,特别是兼山书院那些学生,原本就处于青春热血的年纪,再加上李守中在暗中推波助澜,简直就像一座愤怒的火山一般。也不知道多少次自发地组织起来写请愿书上达天听,不过万俟卨、张俊当左右相这么多年,积攒的能量也十分巨大,每次总有手下出来帮他们将这些威胁化解于无形。

    不过压迫越大,反抗就越强烈,后来发生的一件事终于彻底引爆了火药桶。

    内侍右武大夫白锷馆客张伯麟在上朝的紫宸殿墙壁上题字:“夫差,尔忘越王之杀而父乎?”

    朝野上下顿时一片哗然,当时徽宗已经死在金国,所以大家都明白这话是讽刺赵构的。可以说,岳飞的死亡,让天下百姓心中的不满与抗拒已经积累到了一个危险的水平。

    赵构脸色铁青地处理了张伯麟,同时心里也明白,不为岳飞平反,就难以收拢人心,特别是如今大家不再像之前那样仅仅攻讦秦桧、万俟卨等大臣,而是渐渐将矛头转向了他!

    一个不注意就会引火烧身,说不定还会引起动乱。事到如今只能当机立断,弃车保帅了。

    反正秦桧已死,而另两个罪魁祸首万俟卨和张俊近来所作所为太让人失望……赵构望着廷下的左右二相,心中已是一片冰冷。

    史弥远的父亲史浩身为帝师,自然很快就察觉到了赵构的心理,之前不管女儿史湘云如何劝说他,他一直按兵不动,结果一动便是雷霆万钧。

    台院、殿院、察院三个系统同时发动,直接弹劾左相万俟卨、右相张俊意图谋反!

    身为政坛的老狐狸,史弥远没有一来就弹劾两人陷害忠良的罪名,毕竟当年的事情得到了皇帝的首肯,一不小心就会把赵构牵扯进来,而谋反之罪是古往今来最严重的大罪,一旦成立就是诛九族的下场,到时候再将陷害忠良之类的罪名加上去,没有人会有异议。

    而弹劾两人谋反也不是无中生有,当初万俟卨授意张俊私自调动500禁军围杀蒙古使团一事早已被史弥远查了出来,他一直捂在手里,等的就是这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

    历史上宋朝朝廷虽然软弱,但宋朝子民却从来不缺血性之人,襄阳城破前自杀式冲锋的农民张顺张贵兄弟,崖山跳海的臣民......

    还有本章提到的那位为岳飞鸣冤,公然讽刺赵构“夫差,尔忘越王之杀而父乎”的张伯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