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34章 桃花债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再加上万俟卨、张俊二人平日里多行不义,早就得罪了一大批人,如今得到机会,个个仿佛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蜂拥而至,很快便将两人辩驳的声音给淹没。

    感受到群情激奋,赵构心中悚然,担心牵扯到自己,当机立断在朝堂上就唤来侍卫将二人打入天牢。

    台谏系统、国子监的学生、民间上书纷纷列出两人的各种罪状,甚至连万俟卨买凶杀儿媳这件事都被挖出来了。

    两人的结局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唯一让人意外的就是二人在天牢之中畏罪自杀。宋青书听到消息后对此冷笑不已,明显是皇宫里那位不想他们活着,免得他们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处理完万俟卨张俊二人过后,岳飞的平反也水到渠成。朝廷很快昭告天下:“故岳飞起自行伍,不逾数年,位至将相。而能事上以忠,御众有法,不自矜夸,余烈遗风,于今不泯。去冬出戍鄂渚之众,师行不扰,动有纪律,道路之人,归功于飞。飞虽坐事以殁,而皇上念之不忘。今可仰承圣意,与追复原官,谥武穆,并追封鄂王,以礼改葬;访求其后,特予录用。”

    因为当年岳飞被害过后尸体离奇失踪,想礼葬也没办法,无奈之下朝廷下令悬赏天下,凡是有岳飞遗体线索的均赏银500贯。

    原本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岳飞受害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找回遗体的希望微乎其微,朝廷已经做好了给他修一座衣冠冢的准备。

    可没想到诏书发下去的当天,就有一个年轻人找上门来,扬言他知道岳飞的遗体在哪里。

    看他的年纪,朝廷原本以为他是来骗赏金的,结果一问之下,满朝皆惊。原来他是隗顺之子,而隗顺正好在当年关押岳飞的大理寺中担任狱卒!

    隗顺尽管身份低贱,又没什么文化,可是他为人忠义,对岳飞一向仰慕,知道岳飞是被陷害的,可惜当时连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为岳飞说话都被马上罢免陷害了,他一个小小的狱卒又有什么办法?特别是想到家中父母妻儿,他也只能力所能及地在狱中照顾岳飞,让他少受点苦。

    直到岳飞被害时,在狱中写下绝笔:“天日昭昭,天日昭昭”。隗顺看得血气上涌,便冒着生命危险将遗体连夜背出城外,偷埋在九曲丛祠旁。为了日后辩识,隗顺又把岳飞身上佩带过的玉环系在其遗体腰下,还在坟前栽了两棵桔树。

    当年岳飞尸体失踪,秦桧万俟卨雷霆大怒,下令彻查此事,但大理寺不少狱卒都胸怀忠义,虽然有些人猜到是隗顺所为,却没一人检举揭发。隗顺则一直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一直到死前,才将此事告诉其儿,并说:“岳帅精忠报国,今后必有给他昭雪冤案的一天!”

    他的儿子秉承父亲遗志,一直苦守着这个秘密,直到见秦桧倒台,万俟卨、张俊等罪魁祸首死亡,朝廷公开下令平反过后他才上报此事。

    当岳飞的遗骨从九曲丛祠迁葬到西子湖畔栖霞岭,李青萝哭成一个泪人,小龙女则是大吐一口鲜血,整个人晕死过去,若非一旁的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恐怕她清丽脱俗的脸蛋儿会和地上的沙石来个亲密接触。

    “古墓派的《玉女心.经》要求修炼者摒弃七情六欲实在是太不人道了,稍微有点情绪波动不是真气逆行便是吐血,真的不能再练了,正好之前从唐赛儿那里敲诈来的《不老长春功》非常适合她,等她醒过来后传授给她。”宋青书暗暗下了决定。

    原本想着将小龙女带回去休息,不过想到她若是清醒,恐怕绝不愿意离去,宋青书便这样一直搂着小龙女全程陪着岳飞的迁葬仪式。

    最后看着石碑上“宋岳鄂王墓”几个大字,宋青书心中波涛汹涌,暗暗对其说道:“岳王爷,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女儿,还有你那‘还我河山’的遗志,不过不是还赵宋一家一姓之河山,而是还千千万万华夏儿女的河山。”

    待回到家中,小龙女终于幽幽转醒过来,听闻宋青书搂着她“目睹”了父亲迁葬的全程,她心中一暖,柔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一旁的李青萝见她大半个身子都靠在宋青书怀中,却丝毫没有什么害羞生气的反应,似乎对于这种搂搂抱抱已经习以为常,一双娥眉微蹙,心中忍不住多了一丝担忧,她并不是出于吃醋,毕竟她和宋青书之间的关系并不涉及爱情,完全是成熟男女之间的身体需求而已,她之所以担忧,是明白宋青书这样的花花公子,实在不是表妹的良配,特别是金蛇营中那一堆莺莺燕燕,表妹若是真喜欢上了他,这一辈子恐怕都没什么幸福可言了。

    宋青书安慰了小龙女几句过后,忽然想到了之前的念头,马上开口道:“你以后不要再练那什么《玉女心.经》了,我另外教你一门武功,不管是威力还是精妙程度,都在《玉女心.经》之上。”

    “可这门武功是祖师婆婆的心血,当年师父连师姐都没有教而是传给了我,我又怎么能辜负她老人家的期望呢。”小龙女其实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她潜意识不想抛弃这门与过儿合练的武功,这门武功承载着太多关于两人的记忆。

    其实按照她一惯的性子来说,心里想什么就会说什么,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宋青书关切的眼神,她下意识不想当着他的面提起另一个男人。

    “这难道就是当年郭伯母说过的为人处世么?”小龙女心中一时间有些恍惚。

    “可是《玉女心.经》缺陷实在太大,只要一动感情就会出事,这些年来你已经多少次遇险了?刚才若非我一直暗中替你疏导真气,你恐怕又走火入魔了,若是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我可不想你一个人在外面走火入魔又碰到个公孙止,被他救了就嫁给他来报答。”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他提起这件事,小龙女脸色微红,喃喃地说道:“那件事不是为了报答他……”

    “好了这个问题不再争论了,”宋青书语气有些不容置疑,“从今天开始你就练《不老长春功》,另外我将《九阴真经》的易经锻骨篇传授给你,你修炼起内力来会事半功倍。”

    “嗯~”小龙女螓首微点,应了一声。

    宋青书的大方让一旁的李青萝看得都有些嫉妒起来,小龙女不谙世事不清楚这两门武功的厉害也就罢了,她身为白莲教母,自然知道这两门神功的厉害,一门让中原五绝打成一团,一门则是杀人不用第二招的天山童姥的压箱绝学,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了一个与他非亲非故的女子。

    “这混蛋泡妞还真下血本。”李青萝暗暗啐了一口。

    实在不想看到表妹继续躺在宋青书怀里,李青萝咳嗽一声,趁机将她拉了过来说道:“现在朝廷在寻访小姨夫的后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你的几位哥哥。”

    迁葬一事完成过后,最重要的就是诏书中提到的访求其后——寻访岳飞的后人了,小龙女自然不用访,她长得和她母亲当年几乎一模一样,谁都看得出来她是岳飞的女儿,不过她是女儿身,诏书中提到的特予录用对她不适用。

    “我的哥哥?”小龙女眨巴着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果然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

    “之前怕你伤心所以没有提起这事……”李青萝叹了一口气,开始解释起来,“你爹有五子二女,长子岳云,次子岳雷、三子岳霖,四子岳震、五子岳霆、还有长女岳安娘是你爹前妻所生,你这个小女儿则是我小姨所生。”

    宋青书一脸古怪,岳飞遇难时也才三十几岁,居然生了这么多孩子,这个时代的人在这方面效率当真是高。看来我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生孩子的问题了,不然身边这么多女人一个孩子都没有,不仅那些红颜知己也会胡思乱想,部下也会觉得不安心。

    李青萝不知道他已经神游物外这么远,继续解释起来:“岳云以及部将张宪,当年和你爹一起被打入大理寺大牢遇难,岳雷被流放岭南,岳安娘因为嫁人了则不被追究,而岳霖、岳震、岳霆当时还小,养在九江的老家之中并没有跟随父母在临安,那一晚逃过一劫。”

    “不过考虑到岳雷在流放地被刺客所杀,另外三人想必也凶多吉少,我这些年一直明察暗访,一点他们的消息都查不到!”李青萝咬着嘴唇,眼神之中透出刻骨仇恨,“万俟卨、张俊这两个狗贼死得实在是太便宜了!”

    宋青书正想安慰两女几句,忽然一个丫鬟跑来禀报:“公子,外面有一位姑娘要见您。”

    小龙女耳朵微微一动,不过依然面无表情。

    “可是史家小姐?”宋青书问道,既然史弥远已经发动了台谏,算起来史湘云也该来找他要人了。

    “不是史小姐。”那丫鬟摇头道,史湘云在临安城中这些小姐中名声大得很,这丫鬟曾经见过她。

    “那是谁?”宋青书不由一怔。

    李青萝心情正是不爽,听到此时更是火上浇油,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客气:“想必又是你在哪儿沾花惹草招来的桃花债。”

    -----

    历史上岳霖、岳震、岳霆都是岳飞后妻李娃所生,这里总觉得李沧海生太多有损神仙姐姐的形象,所以改了一下设定。

    另外历史上岳飞的前期不孝顺公婆,战乱中自行改嫁给其他男人,最后一任丈夫是韩世忠的一个部下,所以后来岳飞才娶了李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