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36章 女人心,海底针

    “猜的?” 宋青书不禁为之绝倒,没想到水笙这丫头居然也有搞笑的天赋。

    李青萝面沉如水,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是宋青书的朋友,以她平日里的性子说不定直接把她拿去作花肥了。

    “你为什么会这样猜?”担心李青萝爆发,宋青书急忙出来打圆场。

    见他们这么大反应,水笙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声音不由自主低了下来:“我刘伯伯那位族人叫刘允升……”

    “刘允升?”宋青书一头雾水,这人自己怎么听都没听过。

    谁知道李青萝却是神情激动,一把抓住了水笙的手:“那个人真的叫刘允升?”

    “嗯~”水笙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个刘允升究竟是谁,把你激动成这样?”宋青书忍不住问道,旁边的小龙女也好奇地望着她。

    李青萝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开始述说一段当年的往事:“当年小姨父被秦桧陷害,万俟卨被派来主审这一案,当时的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都认为小姨父没罪,与万俟卨竭力争议,均遭罢官处分。除了朝廷中人替岳飞喊冤之外,平民百姓也纷纷炸开了锅,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布衣刘允升,上书为小姨父申冤,结果当时大理寺已在万俟卨那狗贼的控制中,被他下令处死。”

    宋青书悚然动容,忍不住称赞起来:“好一个义薄云天之士!”连一向三无少女的小龙女也听得脸色数变。

    水笙这才说道:“刘允升当年上书之前,就料到自己难逃一死,所以提前找到族人中在江湖中颇有侠名的‘柔云剑’刘乘风,也就是我爹的结义兄弟,委托他到九江去做一件事情。”

    李青萝惊呼一声:“小姨父他们来临安之前,就住在九江庐山边上!”

    小龙女也忍不住开口问道:“水姑娘,后来呢?”

    饶是同为女人,水笙依然被她惊艳了一把:“因为三伯担心中途出什么变故,一人独木难支,所以特意找到大伯‘仁义陆大刀’陆天抒、二伯‘中平无敌’花铁干,还有我爹一同前往。”

    水笙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爹的手札上也没有写究竟是去干什么,只写下了什么拯救了忠良之后,他们几兄弟都很高兴什么的。”

    宋青书听完过后不禁感慨不已,“落花流水”之所以出名,恐怕还是四个对一个同级别高手最后却被血刀老祖反杀,成就了对方实战逆天的威名,他们的外号“落花流水”也成了大家的笑柄,特别是奴颜婢膝卖友求荣的花铁干,更是让人所不齿。

    之前在金蛇营那次,宋青书阻止了水笙杀花铁干,主要原因便是他们四人一生行侠仗义,总不能因为一次行差踏错就否定了他的全部,如今看来,幸亏当时没有出手,这四人救了岳飞的遗孤,是何等的义举,若是杀了他,此时宋青书肯定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当然,他并不知道后来花铁干已经因为作死死于了阿青之手。

    李青萝越想越是激动,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这样就完全合得上了,刘允升上书之时,小姨父还没有遇难,因此刘乘风他们提前去九江救走了我那几个表兄弟,让后来秦桧万俟卨派的杀手扑了个空想必那些杀手是因为惧怕上司责备,所以纷纷统一口径已经完成了任务,连秦桧和万俟卨也被瞒了过去。难怪不管我当年如何折磨那些经手人,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原来他们也被那些杀手骗了。”

    小龙女眼眸中也绽放出一丝光芒:“表姐,你是说我那几个哥哥还有可能在人世?”

    “嗯,”李青萝兴奋地点了点头,一脸殷勤地看着水笙,“水姑娘,你爹的笔记上有没有记载他们把那些人救到哪里去了?”

    “没有明说,”水笙迟疑地说道,“不过笔记上倒是提到了几个地方……”

    “什么地方?”李青萝急忙追问道。

    水笙摇了摇头:“我当时只是随便翻看了一下,并没有太注意那几个地名,现在已经记不住了。”

    “你将你爹的笔记带来了么?”李青萝不死心地问道。

    水笙依然摇了摇头,一脸歉意:“没有,在金陵老家之中。”

    小龙女一脸失望,李青萝犹豫了一下,看着水笙说道:“水姑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一趟你的老家。”

    “可以啊。”水笙倒是没有拒绝。

    “要不我们马上出发吧?”李青萝兴奋地说道。

    “啊?”水笙吃惊地看着她。

    宋青书眉头一皱:“人家风尘仆仆才来,你就要人家陪你去赶路,的确是个不情之请。”

    李青萝幽幽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强人所难,不过我追查这件事追查了二十年,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不想夜长梦多。”

    “有什么夜长梦多的?”宋青书奇道,“反正如今朝廷已经昭告天下,几位岳公子听到消息自然会上京来,你又何必这么着急?”

    李青萝摇了摇头:“不行,万俟卨、张俊当了这么多年的宰相,早已形成了一个无比庞大的集团,如今两人虽然死了,他们依然还剩很多余党,比如大别山一带名为忠义军实为土匪的张柔,要是他们为了主人报仇,我那几个表兄弟处境就危险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以万俟卨、张俊集团与岳飞的恩怨,难保不会报复到他子嗣上面去。

    “宋大哥,你不用替我担心了,我带这两位姐姐回金陵好了。”水笙忽然开口了。

    “可是你这一路风尘仆仆,再怎么也要好好休整几天啊。”宋青书心疼地说道。

    水笙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救几位岳公子是我爹平生最自豪的事情,若是最终出了什么意外导致功亏一篑,他老人家若是泉下有知也不会瞑目的,我又岂能因为一点辛苦而当一个不孝女呢?”

    “这……”对方提到了她父亲,宋青书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

    “更何况……”水笙脸色微红,看了一眼旁边的李青萝和小龙女,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表妹,我们先去收拾一下行李吧。”李青萝识趣地拉着小龙女走了出去。

    见她们离开了,水笙方才说道:“宋大哥,我爹尸骨未寒,按我们那里的规矩是要守孝三年的,这次是听到你出事我才特意跑出来的,既然如今见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听着她一腔情丝,宋青书心中泛起柔情,轻轻将她拥入了怀中,水笙脸色微红,却并没有拒绝。

    “宋大哥,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不过我的确该回去为我爹守孝的……”水笙脸蛋儿靠在他胸膛上,感受着他的气息,顿时觉得这段时间连日来的舟车劳顿不翼而飞。

    “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你了,等我忙完手里的事情,就来金陵找你。”宋青书柔声说道。

    水笙的眼眸之中顿时流光溢彩:“你一定要来哦,我等你。”

    看到她雀跃的样子,宋青书忽然升起了逗她的念头:“如果我不小心忘了怎么办?”

    水笙哼了一声:“你要是敢忘了,等我守孝三年期瞒,我就跑来找你算账,对天下人说你始乱终弃。”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这个词语不要乱用好不好,我哪里乱过你了。”

    水笙脸上也闪过一丝羞赧之色,咬着嘴唇小声说道:“你乱了我的心。”

    宋青书听得心头一热,低头便向她的唇间吻了过去。

    嘤咛一声,水笙急忙推开了她,脸蛋儿比胭脂还要红,整个人又羞又气:“人家现在还在为父亲守孝呢~”

    宋青书这才意识到自己孟浪了,急忙搂住她哄了起来,好不容易才让她转嗔为喜。

    没过多久李青萝和小龙女收拾好了行礼,尽管心中有些舍不得,宋青书还是送三人上了马车。

    “好好照顾她们。”临行前宋青书嘱托李青萝道。

    李青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想我多照顾表妹啊还是那位水姑娘呢?”

    “当然是水姑娘了。”宋青书看穿了她的心思,没好气瞪了她一眼,反正小龙女是她疼爱的表妹,不说也会好好照顾的。

    “你倒是聪明。”李青萝一笑过后,声音转为严肃,“我们去金陵查到信息过后,应该会马上动身前往九江了,临安城风波诡谲,你自己小心一点,别等我们下次回来你却死了。”

    宋青书嘴唇抽动了一下:“你这是在关心我啊还是在咒我啊?”

    “你觉得呢?”李青萝转身登上马车,留下了一串娇媚的笑声,“对了,不许趁我不在欺负我那位女徒弟。”

    宋青书直接无视了她的话,直接看向了小龙女,只可惜不知道是有其他人在场还是什么缘故,小龙女并没有与他告别的意思,早早便登上了马车。

    从窗口处注意到他的视线,小龙女只是微微向他点了点头,目光又转向远方,弄得宋青书郁闷不已:前一段时间双方关系明明多亲密的,如今怎么忽然生分了起来,难道是李青萝这妖妇这段时间在她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么?

    只可惜直到马车的轮廓消失在视线中,他也没想出答案,第一次感叹道:“女人心,海底针。”

    回到屋中,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宋青书一下子有些伤感起来,之前还热热闹闹的,一会儿功夫就人去楼空。

    百无聊赖之下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发呆,他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一拍脑袋惊呼起来:“哎呀,这段时间忙着岳飞的案子,居然把皇宫里那两人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