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46章 花容失色

    且说陈友谅看着卫若兰的惨状只觉得不寒而栗,丐帮素来消息灵通,他身为丐帮高层,自然听过生死符的名头,知道那是西域缥缈峰灵鹫宫天山童姥控制手下的一种酷刑。

    不过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是另外一回事,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种暗器的恐怖之处。卫若兰的武功他之前是见过的,也清楚他骨子里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可是中了这暗器,在地上滚来滚去简直比狗还狼狈。

    “若是他用这东西控制我……”想到生死符最大的作用,陈友谅不禁有些不寒而栗,现在想起来,还是吃三尸脑神丹或者豹胎易经丸好多了,毕竟毒发之前不用忍受这样的痛苦。

    正好这个时候有丐帮弟子来敲门,他还沉浸在恐惧中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下意识回到道:“什么黄帮主?”

    “黄蓉黄帮主啊?”那手下也有些莫名其妙,心想在丐帮中黄帮主还能有谁?

    “这么快?”陈友谅这才回过神来,微微有些色变,毕竟刚得到他们到临安的消息,结果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来的有几个人。”

    “除了黄帮主之外,随行的还有郭大侠。”那弟子答道,语气中不禁有一股崇敬之情,毕竟郭靖黄蓉夫妇在丐帮弟子心中,都是威望极高的存在。

    “公子,你看这……”陈友谅一脸为难地望向宋青书。

    宋青书挥了挥手:“你先去接待他们吧,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过来。”

    “那好。”陈友谅大致也能猜到黄蓉此行的目的,正愁着不知道如何应付,如今有了宋青书的支持,自然有底气得多。

    看着陈友谅离去的身影,宋青书显得有些失神,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一别数月,如今再见也不知道是怎样一副光景。”

    不过卫若兰的惨叫很快就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想试图从怀中拿出了生死符的缓解之药,这种药丸虽然不能根除生死符,却能缓解生死符的症状一年,三十六岛七十二洞那些岛主洞主每年卖命干活,就是为了得到这种一年一度的解药。

    宋青书冷冷地看着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卫若兰手忙脚乱地将解药塞到了嘴里,露出了一丝庆幸的微笑,不过他的笑容很快便僵硬在了脸上,因为他身上的痛痒一点缓解的迹象都没有。

    “怎么可能!”卫若兰又倒了几颗到嘴里,可惜依然没有丝毫用处。

    “我劝你别白费心思了。”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们的生死符被我改良过,你们那些解药自然没用了。”

    原来生死符的本质就是利用人的阴阳二气,而宋青书又是这方面的大行家,因此在生死符里夹杂了他的欢喜真气,可以说是生死符2.0版,卫若兰用原版的生死符解药当然解不了。

    生死符2.0版虽然更厉害,但也有个明显缺点,那就是没有初版那种解药,每次只能通过他亲自出手替对方压制,因此注定了只能用在少数关键人物身上。

    卫若兰急忙挣扎着爬到宋青书腿边,扯着他的裤脚说道:“求求你,替我解了生死符吧。”

    宋青书轻笑一声:“现在愿意认我当主人了吗?”

    “愿意,愿意……”卫若兰涕泪横流,平日里骄傲的头颅此刻像捣蒜一般点着。

    宋青书这才快速点了他几处穴道,紧接着卫若兰觉得体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渐渐褪去,他还来不及高兴,便听到对方说道:“我只是暂时压制住了你体内的生死符,半年后若没有我继续压制又会复发,所以你应该知道这期间该怎么做。”

    尽管卫若兰也知道生死符的解法,但是宋青书并不担心,毕竟要解生死符,必须要清楚打入每个穴道的生死符用了几分阴劲,几分阳劲,而这些只有施术人自己知晓,因此卫若兰就算知道解法,也没法解除。

    “知道了。”卫若兰苦涩地说道。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丧气,”宋青书答道,“想必你自己也清楚,要实现你们家族的愿望是多么渺茫,不过如今有了我的帮助,你们的事情迟早能实现,具体的细节你自己回去问你姐姐。”

    正所谓恩威并施,他清楚一味的高压并不能让双方关系长久,也得给对方一点甜头才行。

    “真的么?”卫若兰一怔,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便是反宋复周,心想若是真的能完成家族的使命,自己受这些苦也算值得了。

    “你怀疑我?”宋青书声音瞬间转冷。

    “属下不敢!”卫若兰一惊,急忙低头行了一礼,他如今已对眼前这人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很好,你先回去吧,失踪了这么久了知道该怎么和周围人说么?”宋青书冷冷看着他。

    “我不会乱说的。”卫若兰咽了咽口水,再次向他告辞后方才如蒙大赦地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时狼狈的样子,陈圆圆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宋公子,你这样欺负他,是不是有些……有些过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那是因为夫人不知道他曾经怎么害我,若是我落在他手中,下场恐怕还要凄惨。”

    “原来如此。”陈圆圆拍了拍胸脯,“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

    “那夫人是喜欢我平日里的样子还是刚才的样子?”宋青书忍不住打趣道。

    “当然是平日……”刚一开口陈圆圆马上醒悟过来对方言语中的陷阱,忍不住娇嗔道,“讨厌~”不过心中也忍不住比较起来,平日里温暖阳光,还带着几丝无赖气息让人更加安全,不过刚才那邪魅的样子,似乎有另外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宋青书当然不晓得自己无意间表现出的行为符合了前世某些女频小说里描述的霸道总裁范儿,让陈圆圆这个铅华尽洗的女人心中产生了几丝异样的涟漪。

    担心陈友谅那边撑不住了,宋青书对陈圆圆说道:“夫人可愿意和我一起去见见那位黄帮主么?”

    “这些年我虽然一直在清修,但也听过那位郭夫人的事情,一直很佩服她以一个女子之身,居然能做到名满天下,让天下男人敬佩。”陈圆圆表面上虽然在笑,心中却是在顾影自怜,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名满天下呢,只不过自己被人记住的只有美貌,而黄蓉让人记住的却是她的侠名。

    听到郭夫人三个字,走在前面的宋青书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陈友谅,不要再顾左右而言其他了,史帮主到底在哪里?”议事大厅中,黄蓉正凤目生威,质问着对方。

    陈友谅脸色微变,只好解释道:“史小姐自认为能力不足以执掌本帮,所以退位让贤,如今由我暂代帮主之职。”

    “退位让贤?”黄蓉冷笑起来,“本帮帮主废立何等大事,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就退位让贤?听说这件事只有陈长老一个小圈子里的人知晓,未免也太奇怪了些。”她并不称呼陈友谅为帮主,依旧呼唤他以前的职位,显然是不承认这件事。

    见她步步紧逼,陈友谅心中暗恨,他不是没动过使用武力的念头,不过看到端坐在远处的郭靖,他只能打消这个心思。

    郭靖武功盖世,降龙十八掌名满天下,自己虽然学得《易筋经》武功大进,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若是之前他说不定还会试试,但前不久与师父成昆联手,惨败给了宋青书对他的自信心产生了极大的打击,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心气已夺,自然不敢出手。

    而且郭靖黄蓉夫妇在丐帮中威望太高,导致他也无法调用丐帮的力量对付他们。

    不过陈友谅从来不是那种依靠武力的人,他更擅长的还是谋略诡计,是以不慌不忙地答道:“敢问黄帮主,我们丐帮帮主之位什么时候变成家族世袭的了?”

    “胡说八道,当然不是。”黄蓉已经大致猜到他的打算,不过这个问题还是得回答,“我们丐帮每一任帮主都是非常有能力又能服众之人,不过必须是上一任帮主指派才行。”

    陈友谅嘿嘿笑道:“黄帮主这样说未免有故意颠倒先后顺序之嫌,应该是由上一任帮主先指派继承人选,再由那人为本帮做成几件大事,一来证明自己能力二来才能服众。”

    “可是史小姐一没有能力,而不能服众,仅仅是因为她是前任史帮主的女儿,便成了新的帮主,这件事本来就不符合帮规!”

    黄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素来听闻此人心机深沉、能言善辩,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清楚史红石继任帮主一事本来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因此果断地不在这上面和他纠缠,而是马上将话题转移到了陈友谅身上:“陈长老,既然提到史帮主,那我们就来说说史帮主是怎么遇害的呗,当年你勾结成昆,害死史帮主,居然还敢留在帮中,真是好大的胆子!”

    陈友谅脸色大变,这的确是他的死穴,虽然这些年清除异己大力提拔心腹勉强将江南丐帮控制了下来,但帮中底层还是有相当多对他不满的弟子,如今若是有黄蓉出头,一直被压制住的那股反抗力量趁机爆发出来,局面恐怕就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黄帮主有所不知,陈长老除掉史帮主纯粹是为了丐帮着想。”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声,听到这个声音,陈友谅面露喜色,黄蓉则是花容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