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47章 相邀

    且说宋青书来到议事大厅,看到黄蓉正对陈友谅步步紧逼,数月不见,她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还是犹如少女那般娇艳。

    陈圆圆久闻黄蓉的大名,这次跟着宋青书一起过来,认认真真打量了一下对方,看到一个鲜艳妩媚的少妇风姿绰约地站在那里,不需要做什么动作就已经风情万种,特别是她身上仿佛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那种气质很难形容,陈圆圆想来想去,只能理解为她智珠在握,所以永远显得那么淡定从容,不像自己那般总是要猜测身边男人的想法,才能左右逢源。

    想到这里,陈圆圆望向黄蓉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陈圆圆打量黄蓉的同时,黄蓉也在打量着她,经过一开始见到宋青书的震惊过后,她的注意力很快被他身边那个女人所吸引。毕竟身为历史上有名的红颜祸水,哪怕是蒙着面,也无法掩盖她的光彩夺目。

    “这混蛋身边永远都有美貌的女子相伴,果然是个贪花好色的无耻之徒!”黄蓉心头一阵烦躁。

    “原来是宋兄弟!”郭靖原本呆在一边看着妻子与陈友谅交谈,默默地给他压阵,如今看到宋青书,却是一脸惊喜地走过来,毕竟在他心中,宋青书对他有救命之恩。

    “郭大侠!”宋青书暗叫了一声惭愧,压下了那些古怪的情绪,同样热情地和对方招呼起来。

    看到他们二人如此亲热,黄蓉眉眼一跳,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与郭靖寒暄完了后,宋青书又来到黄蓉面前:“郭夫人,好久不见。”

    “宋公子还是风采依旧,”黄蓉脸上完全看不出什么破绽,微微笑道,“之前听闻宋公子中了金波旬花之毒,还以为公子死了呢。”

    这话落在其他人耳中还当黄蓉是在关心他,但宋青书明白对方恐怕是相反的意思:“我若是死了,这世上有些人肯定会伤心的。”

    无视了对方望着自己意味深长的眼神,黄蓉笑道:“那倒也是,若是公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公子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恐怕要伤心死了。”

    见她笑语嫣然与平日里并无二致,完全看不出任何异样的东西,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已经从那件事中恢复了过来。

    其实对这样的结局宋青书早有心里准备,当初在金国的时候黄蓉之所以显得任他摆布,主要是因为当初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尽管她平日里足智多谋,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这个世界对女人贞洁一事极为看重,若是成亲过后再出轨,无一例外不会被当成水性杨花的潘金莲之流。

    一开始糊里糊涂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黄蓉心中充满了悔恨与恐惧,导致平日里的聪明机智十成发挥不出两成,所以才被宋青书牵着鼻子走。

    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想必她的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再也不会任由他掌控了。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恐怕阎王爷也担心我去勾搭他夫人,所以也不敢收我吧。”宋青书故意在夫人两字上面稍微加重了读音,试图看看黄蓉的反应。

    “举头三尺有神明,公子还是慎言为好。”黄蓉显然不想和他在这方面扯下去,马上将话题回到正事上来,“刚才听到公子的话我有一事不解,陈友谅明明是犯上作乱谋害前任帮主,为何到公子口中反而成了为了丐帮好了?”

    陈友谅听到黄蓉公然这样评价自己,眼神闪过一丝深深的怨毒,心想若非你有郭靖撑腰,我肯定把你捉来好好炮制一番,看你还有没有这么神气。

    见黄蓉根本不接招,反而以公事公办的语气质问自己,宋青书暗暗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排除了负面情绪,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按照丐帮千百年来的制度,史红石担任新帮主其实是非常不合规矩的,黄帮主素来有女中诸葛之称,可曾想过她为何能当上这个帮主?”

    黄蓉娥眉一蹙:“当时史帮主被害,丐帮正在动荡之中,让他的女儿出来主持大局,虽然有些不符合帮主继任制度,但情理上也说得通。”

    宋青书笑道:“郭夫人无意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我忽略了什么?”黄蓉心中暗暗奇怪,当年宋青书被陈友谅害得身败名裂,按理说两人应当势成水火才是,怎么现在感觉宋青书反而在帮对方说话?

    若是换了其他人,黄蓉明知道对方是替陈友谅说话,肯定会找机会打断对方,将谈话的节奏掌控在自己手中,可如今是宋青书在说,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听听他说什么。

    “夫人忽略了史红石之所以能当上帮主,最主要是借助了一个人的力量。”宋青书说完后暗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番话传到那人耳中,会不会得罪她……

    “黄衫女?”黄蓉反应也是快,马上就明白了他在说谁,不禁陷入了沉思。

    “不错,”宋青书点了点头,“这世上每个人的行为总有他的动机,夫人觉得黄衫女的动机是什么?”

    “杨姑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然是为了心中的正义……”说到后来,黄蓉自己的声音都低了下去,这些年经历了帮派的兴衰,战场残酷的厮杀,她早已不是当初一张白纸的少女,自然清楚每个人的行为都有其动机这个道理。

    这世上的确有人帮忙没什么动机,但那样往往是小事,能力范围之内顺手帮了,若是涉及到一件大事,绝对会深思熟虑过后才会行动的。而帮一个孤女登上丐帮帮主之位,怎么看也不像一件顺手就能解决的小事。

    注意到黄蓉的神情,宋青书知道她也意识到了其中有些蹊跷,不得不感叹和聪明人交流就是省事。

    “黄衫女并不是闲云野鹤,她从属于朝廷的兼山书院。”宋青书并没有急着将答案揭晓出来,而是让对方自己去思考,因为人们下意识会相信自己推理出来的东西。

    “那又如何?”黄蓉眉头一皱,“难道是朝廷想要控制丐帮么?”不过话一出口她自己就否认了这种猜测,丐帮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大帮,但在国家面前,完全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朝廷没必要这般花费精力。

    宋青书提醒道:“当初之所以请回万俟卨当宰相,就是因为前一任宰相赵汝愚被韩侂胄弄下了台,赵汝愚与兼山书院关系素来亲密,连带着兼山书院也受到了极为惨烈的打击,若不是一个人的帮助,书院研究的理学差点被官方定义为伪学。”

    “谁的帮助?”黄蓉这些年来一直在襄阳前线,对蒙古的情报倒是知之甚详,可是因为远离京城,对朝廷里的一些事却不如宋青书清楚。

    宋青书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有些答非所问地说道:“不管是史火龙还是史红石,他们都有同一个姓。”

    一直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郭靖忍不住开口了:“他们是父女啊,不一个姓难道两个姓么?”

    看到丈夫茫然的样子,黄蓉会心一笑,这么多年了靖哥哥还是和当年一样,脸上泛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靖哥哥,宋公子的意思是他们都姓史。”

    怕丈夫还听不懂,在外人面前出丑,她接着补充道:“台谏长官史弥远的史。”

    宋青书微微一笑:“夫人果然冰雪,这么快就猜出来了。”

    黄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想你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我若是还猜不出岂不成白痴了。

    宋青书却回想着刚才黄蓉看郭靖那温柔的目光,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对于她来说我果然只是一个过客。

    陈友谅也是聪明之人,得到提示这会儿功夫也反应了过来,急忙顺势说道:“前不久史弥远的女儿史湘云还跑来这里,试图将帮主之位夺回去,当时她还说史火龙史红石都是她爹派来的,这件事当时帮中很多兄弟都听见了,黄帮主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以找人来问一下。”

    见他说得斩钉截铁,黄蓉明白对方没必要在这上面撒谎,不由心惊不已:史弥远不知不觉将丐帮控制在了手中,他究竟想干什么?

    宋青书接着说道:“陈长老就是暗中查到了史家蚕食丐帮的阴谋,不想丐帮上下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所以才和史火龙摊牌,为了丐帮的名声同时又担心招来史弥远的报复,所以并没有公开事情的真相,宁愿自己背负犯上作乱的骂名,被武林同道耻笑,这其中的辛酸还望黄帮主做主。”

    陈友谅听得张大了嘴巴,他素来就是能言善辩之士,可没想到宋青书居然比他还厉害,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的污点洗成了大忠大义的行为。

    黄蓉也是狠狠地瞪了宋青书一眼,以她的智慧,又岂会看不出宋青书是在故意为陈友谅开脱。不过她也明白,陈友谅虽然无耻,但客观上的确避免了丐帮落入政客手中沦为工具。

    同时黄蓉也清楚,陈友谅此人卑鄙无耻,也决不能让丐帮落入他手中!因为之前夺权的计划被宋青书打乱,她正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宋青书却开口道:“郭大侠,黄帮主,自从上次金国一别,我们已经好久没见过了,如今你们千里迢迢来到临安,正好由我尽地主之谊,在寒舍替二位接风洗尘。”

    “不要!”黄蓉下意识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