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49章 又惊又喜

    尽管宋青书对府上的仆人不是很满意,但他们准备酒菜倒是挺快,没过多久便摆上了一桌,宋青书邀请郭靖黄蓉夫妇俩入席,陈圆圆本来准备回屋,也被他拉着坐在了身边。

    要吃饭了陈圆圆总不方便一直带着面纱,幸好宋青书将仆人们赶得远远的,倒是不虞被其他人看去。

    待陈圆圆解下面纱,整个屋子似乎都变得明媚了三分,连郭靖这样正直的人都看得呆了呆,黄蓉则是感叹道:“本来以为姐姐肯定是天人之姿,可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姐姐的美貌。”

    陈圆圆面露微赧之色,抿嘴回道:“我虽然不是武林中人,可是也知道黄帮主有武林第一美人之称。”

    听到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吹捧,宋青书明智地没有去插话,而是敬了郭靖一杯,顺便问道:“郭兄这次来临安是公事呢还是出来散散心?”

    “兼而有之吧,”郭靖笑道,“前不久朝廷和蒙古停战,襄阳那边没了战事,我和蓉儿终于有了休息时间,正寻思着找地方散散心,弥补一下这些年对蓉儿的亏欠,贾枢密传信给我们让我们来临安,于是我们就顺便过来了。”

    一旁的黄蓉一头黑线,心想靖哥哥怎么把夫妻俩的事情说得那么详细,还把贾似道请他们进京的事说了?不过她素来知道丈夫心怀坦荡,事无不可对人言,也只好由着他了。

    “郭兄和嫂夫人这些年为国为民,实在是太辛苦了,的确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整一下。”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贾似道召唤他们进京肯定不是为了公费旅游的,也不知道所为何事。

    郭靖端起酒杯:“上次在金国时间仓促,一直找不到机会谢谢宋兄弟的救命之恩,蓉儿,我们一起敬宋兄弟一杯。”

    黄蓉腹诽不已,心想我已经还了他的救命之恩了,还敬什么敬。当然这个中缘由无法明说,无奈之下只好站了起来:“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以茶代酒了,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宋青书一怔:“嫂夫人身体不适?要不要我找大夫来看一看。”

    郭靖在一旁憨厚地笑着:“没事,你嫂夫人她只是有……”

    黄蓉急忙掐了丈夫一把,打断了他的话,自己则云淡风轻地说道:“可能是舟车劳顿吧,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郭靖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尽管他性子比较憨厚,却并不意味着他傻,妻子阻止他自然有她的道理,他也不会傻到非要说出来。

    见黄蓉如此反应,宋青书自然也不好刨根问底,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郭兄客气了,你们坚守襄阳城付出多少血汗,可谓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任何一个中华儿女,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出手相救的。”

    郭靖感叹道:“上次真是九死一生,我事后听蓉儿说起当时情形,明白当时宋兄弟你也是冒了生命危险出手的,我又怎能不感激。”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一眼,没想到黄蓉居然会在丈夫面前说自己好话:“比起贤伉俪在襄阳城遇到危险,我那又算得了什么。”

    郭靖哈哈笑了起来:“看来宋兄弟也有一颗救万千黎民于水火的赤子之心,如今有了山东金蛇营这支义军牵制,实乃大宋百姓的幸运。”

    看着郭靖豪爽的笑容,宋青书暗叫惭愧,对方人格越伟岸,他就越为当初做下的事情感到歉疚,为了掩饰自己神情的异常,他直接拿来一大碗:“杯子喝着未免太文绉绉的,换成碗吧。”

    “我正有此意!”郭靖笑道,他从小在蒙古长大,酒量惊人,一直不太习惯用杯子喝。

    黄蓉急忙扯了扯丈夫的衣袖:“靖哥哥,少喝点。”

    “今天碰到宋兄弟心中高兴,蓉儿你就不要劝了。”郭靖哈哈笑道。

    宋青书拿着酒碗遥遥敬了黄蓉一下:“嫂夫人请随意,我和郭兄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黄蓉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公子真的把他当兄弟么?”

    宋青书一怔,知道她暗暗在刺自己,不禁苦笑道:“自然是当的,以前年少轻狂做了不少错事,如今悔不当初,所以才格外想从郭兄身上学会正直。”

    听他语气诚恳,黄蓉不禁一怔,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两人对话没头没尾,郭靖听得一头雾水,陈圆圆则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二人。

    感受到他们异样的目光,黄蓉旋即嫣然一笑,巧妙地将话圆了回来:“既然是兄弟,那等会儿可别一直劝他酒喝,伤了身子对谁都不好。”

    宋青书也顺势接话道:“嫂夫人请放心,以郭大侠的酒量,只有我被他喝趴下的。”的确,从表面上来看,宋青书像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郭靖则是浓眉大眼的蒙古大汉,怎么看两人的酒量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接下来宋青书和郭靖一碗接一碗喝酒,陈圆圆则和黄蓉笑语嫣然地交谈着,气氛越来越热烈。

    “郭兄,听你们之前所言也是今日刚到临安,恐怕连落脚地都还没找好,不如就在我这里住下好了。”宋青书一次碰碗的时候趁机说道。

    黄蓉虽然和陈圆圆交谈着,但一直竖着耳朵留心他们这边的状况,担心丈夫喝高了一口答应下来,急忙说道:“多谢宋兄弟好意,不过我们此行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实在不方便在这里打扰。”

    郭靖一怔,他听到宋青书的邀请还挺意动的,原本还打算趁这段时间好好和宋青书交流一下,毕竟对方不管是行兵打仗还是武功都是行家,若是能一起住一段时间天天讨论,肯定能获益良多。不过妻子既然已经开口婉拒,他自然也不方便说什么。

    “这样啊……”宋青书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他很清楚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黄蓉能答应才有鬼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了,来,郭兄喝酒。”

    又过了一会儿,黄蓉突然娥眉蹙起,快速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一下。”说完便捂着嘴小跑了出去。

    “嫂夫人这没问题么?”宋青书担忧地望向一旁的郭靖。

    谁知道一向疼爱妻子的郭靖居然笑呵呵地摆了摆手:“没什么问题,不必担心她。”

    听他都这样说,宋青书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

    且说黄蓉跑到外面花园里,倚着栏杆干呕了一阵,方才一脸疲惫地擦拭了一下嘴角,正要转身回去,谁知道站在身后,吓得急忙后退几步。

    “我真的有这么可怕么?”宋青书苦笑道。

    黄蓉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皱眉道:“宋兄弟怎么也出来了?”

    听她依然以那种客气却带着疏离的语气,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现在这里没外人,我们用得着这样说话么?”

    “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黄蓉神色一冷,直接往屋那边走去。

    宋青书下意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等一下。”

    黄蓉勃然色变:“你若再不放手,我就喊靖哥哥了。”

    “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说完了便放,”宋青书依旧抓着她的手臂,“我之所以跟出来,是因为有些话席间不方便说,你又不同意住在这里,恐怕以后也找不到什么机会对你说了。”

    黄蓉扯了几下,发现纹丝不动,脸色微红低声说道:“你直接说就是,先放手,要是被他们看到了算什么事!”

    宋青书也清楚若是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被人看到肯定会引起一大片风波,急忙松开了手:“我这次是真诚地为之前金国的事情道歉。”

    之前在金国的时候宋青书就仿佛一个恶魔一般,浑身都散发着那种邪魅的气息,黄蓉没料到他忽然变得如此和善,而且感觉得出他语气极为诚恳。

    不过黄蓉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怎么可能这样就原谅他,冷冷地答道:“金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记得了。”

    “也对,若是道歉有用的话,这世上还要捕快干什么。”宋青书苦笑道,“我知道你心里还恨着我,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我这次过来也不想奢求你的原谅,只是想告诉你,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们夫妻的生活,请你放心。那件事我也永远会当成一个秘密烂在心底,不会让第三人知道。”说完叹了一口气便转身要离去。

    听到他的话,黄蓉眼神变得复杂无比,忽然胸腹间传来一种烦厌的感觉,忍不住又趴在栏杆那边呕吐起来。

    听到动静宋青书急忙回过头来,看到她痛苦的模样吓了一大跳,急忙扶住了她:“你怎么了?”

    黄蓉一把将他推开:“我没事,不用你管。”

    “怎么会没事呢,从刚才到现在你都吐了多少次了,”宋青书急道,“不行,我马上喊个大夫过来帮你看看。”

    “我说没事就没事!”黄蓉不禁有些恼怒道,也许是激动的缘故,脸颊微微有些泛红,说完便推开他打算回去。

    宋青书目光忽然注意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脑中灵光一闪:“你怀孕了?”因为她一直穿着宽大的衣服,再加上她小腹隆起幅度也不是很夸张,所以宋青书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这点。

    黄蓉脖颈间闪过一丝红晕:“那又如何?”

    宋青书顿时又惊又喜:“孩子是谁的?”

    黄蓉瞬间怒了:“反正不会是你的!”说完头也不回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