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0章 你是例外

    宋青书也不清楚别人的妻子怀孕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一路惊喜地小跑跟在她身后。

    “宝宝几个月大了?”

    “你害喜严不严重?”

    “你喜欢吃辣的还是酸的?人家常说酸儿辣女……”

    黄蓉听得一头黑线,一直没有搭理他,不过听到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你有完没完?”

    宋青书有些手足无措:“谁让你一直不回答我?”

    黄蓉冷冷答道:“我和靖哥哥的孩子,为什么要回答你?”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掉了。

    “呃~”宋青书顿时被她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待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消失了对方的身影。

    虽然明知道黄蓉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他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要知道两世为人,他从来没有过当父亲的经历,如今陡然得知自己有可能有了孩子,他又怎能不激动,怎能不失态?

    担心马上回去会被其他人看出什么端倪,宋青书继续站在原地,做了几次深呼吸方才勉强平静下来,这时候他的大脑也能冷静地思考,从概率上来说,自己的猜测真的没什么道理,完全就是心血来潮而已,再怎么看黄蓉怀孕了也是他们夫妻双方的事,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这样一想他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不过脸上却难免有着一丝淡淡的失望之情。

    回到席上,发现郭靖正小心翼翼地扶着黄蓉往外走,宋青书不由大惊:“郭兄,嫂夫人,你们这是?”

    郭靖一脸歉意:“宋兄弟,蓉儿她身体有些不舒服,我要送她回去休息了。”

    宋青书急忙道:“既然嫂夫人身体不适,那么就在这里休息啊,来人啊,快去准备一间上房!”同时暗暗苦笑,自己有这么可怕么,黄蓉居然找这种理由避开自己。

    “不必了,”黄蓉急忙开口,“多谢宋兄弟好意,不过我们明天一早还有事情,就不在这里打扰了,靖哥哥我们走吧。”

    感受到她语气里的坚定之意,宋青书知道留不住她,只好拱了拱手:“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嫂夫人身体不适,我安排一辆马车送你们。”

    “多谢宋兄弟!”郭靖感激地说道。

    夫妻俩乘上了马车,谢绝了宋青书的相送,待走远过后,郭靖忍不住问道:“蓉儿,你干嘛不再宋兄弟府上休息?”

    黄蓉暗暗苦笑,心想真实的原因我哪里说得出口,只好另外找了一个理由:“靖哥哥你难道忘了我们的身份么?”

    “我们的身份?”郭靖一头雾水。

    黄蓉只好解释道:“我们这些年坚守襄阳,与吕文德合作无间,而吕文德又是贾似道的心腹爱将,在世人眼中我们身上早已打下贾似道的烙印;而宋青书与韩侂胄走得相当近,听说那宅子都是韩侂胄送的,若是我们住在他那里,到时候贾似道会怎么看我们?”

    郭靖听得眉头大皱:“郭某行的端坐得正,自问无愧于天地,哪管他怎么看我。”

    黄蓉摇了摇头:“正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宋青书是君……”她本想说宋青书是君子,可是一想到金国发生的事情,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改口道:“宋青书是我们的朋友,就算得罪了他也不会往心里去,可是贾似道这人心思深沉,阴险毒辣,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他,恐怕会招来大难。”

    郭靖猛地一拍马车壁,怒道:“我守襄阳是为汉人百姓守的,可不是为他贾似道守的,我怎么就成了他派系中的人了!”

    黄蓉急忙劝道:“靖哥哥,岳将军前车之鉴不远,难道你也想重蹈覆辙么?”

    见丈夫沉默不语,黄蓉继续补充道:“靖哥哥,朝堂本来就是这样,就算你自己不认为你是贾似道派系的人,可是贾似道那些政敌同样也会视你为眼中钉,与其两面受敌还不如庇护在贾似道的羽翼下,要知道他毕竟是本朝的枢密使,有他在上面关照,不管是武器、军饷或者兵员都可以及时下拨,我们守襄阳也要便利得多。”

    郭靖这才叹了一口气:“蓉儿你说得对,为了襄阳城的百姓,郭某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黄蓉这才展颜笑道:“那明天去贾府你可得忍一下自己的犟脾气,到时候可别顶撞了贾似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郭靖望着妻子娇美的脸庞,忍不住感叹道,“这些年幸好有蓉儿时刻提点我,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靖哥哥,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的。”摸了摸隆起的小腹,黄蓉忍不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神情莫名复杂起来。

    郭靖却没察觉到妻子语气的异样:“在我心中蓉儿就是天底下最好的!”

    ……

    且说宋青书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远处,直到马车消失在街头他依然没有移开眼睛,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陈圆圆古怪的声音:“人家已经走远了。”

    宋青书这才回过神来,不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怎么,舍不得人家?”陈圆圆俏生生地立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别胡说。”宋青书老脸一红,他和黄蓉之间的关系触犯了禁忌,若是曝光出来,不管是黄蓉也好,还是他自己也罢,都会身败名裂,被千夫所指,因此他极为慎重,不敢有一丝大意。

    陈圆圆摇了摇头:“公子又何必自欺欺人,刚才席间你和黄帮主偶尔间看对方的眼神,瞒得过粗枝大叶的郭大侠,却瞒不过同为女人的我。”

    宋青书心中一惊,不过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也许表现得有些异常,但黄蓉这样精明的女人又岂会在陈圆圆面前留下把柄,肯定是她在诈自己。

    这样一想,宋青书马上放松下来:“如果我们真有关系那就好了,黄帮主美艳动人,我哪有那样好的艳福。”

    听他语气自然,反而轮到陈圆圆惊疑不定了,她的确只是在试探,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再加上双方身份的禁忌性更是让她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其实她也清楚这种事情捅破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本来已经将询问的冲动强忍了下去,可是待看到一向潇洒自如的宋青书呆呆地站在门口像个望妻石一般,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宋青书明白久守必失的道理,知道任由她继续问下去,难保不会露出什么马脚,于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府里走去:“走,陪我喝酒。”

    “哎,快放手,你这人……”感受到男人手心的温度,陈圆圆不禁大窘,不停拍着对方试图将手抽出来,只可惜依然纹丝不动。

    拉着陈圆圆回到席间坐下,宋青书这才放开了手,一边倒酒一边笑道:“夫人的手还挺滑的。”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宋青书又回复了之前那种轻佻的个性。

    陈圆圆脸色一寒:“公子请自重。”

    宋青书微微一笑:“大家都是朋友了,何必这么见外呢,来,一起喝酒吧。”

    听到他说两人是朋友,陈圆圆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我这些年一直清修,不喝酒的。”

    宋青书却没管那么多,拿着一杯酒塞到她手里:“清修又有什么关系,早年有高僧说过‘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只要你内心坚定,又何必拘泥于那些外在的形式呢?”

    陈圆圆吃惊地望着他:“哪位高僧会说出如此……如此荒唐的话?”

    “灵隐寺的道济神僧啊,”宋青书笑道,“所以说人家是高僧,你只是清修嘛。”

    “可是我真的不能喝酒。”陈圆圆依然推辞道。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我心情有些低落,很想借酒消愁,不过一个人喝着太没意思,夫人作为我身边唯一的朋友,就不能陪一下我么?”

    陈圆圆犹豫再三,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我只能喝一点。”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夫人当年位居秦淮八艳之首,又怎么可能只会喝一点。”后世夜场那些女的,个个都是千杯不醉的酒量,这种东西一脉相承,如今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陈圆圆脸色一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自嘲地笑道:“你说的不错,出身风尘,又有谁不会喝酒的呢?”

    宋青书这才反应过来,不禁一脸歉意:“我不是有意的。”

    陈圆圆轻笑一声,又倒了一杯酒:“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我自己对此比较敏感罢了。”

    “算了,你看着我喝就好了。”宋青书急忙夺下她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见他把自己刚才喝过的酒杯放到嘴里,陈圆圆脸蛋儿微不可察地一红:“没关系,就当我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好了。”

    宋青书顿时一脸失望:“啊,人家都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夫人陪我喝几杯酒就算报答了?”

    陈圆圆注意到他脸上的打趣之意,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不以为意,嫣然笑道:“你可别小瞧我陪你喝酒,要知道这天下间也不知多少男人想让我陪酒而不得。算起来离我上一次陪男人喝酒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曾经暗暗发过誓,余生再也不陪男人喝酒了,不过……你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