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2章 铅华尽洗与颠倒众生

    “什么法子?”尽管陈圆圆也隐约觉得宋青书的眼神有些古怪,但还是忍不住青春永驻的诱惑,忍不住问道。

    宋青书眼中红光更甚,一边饮酒一边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一个从来不懂武功的人,要想短时间得到深厚的内力,无外乎三种办法。”

    “第一种办法就是服下天才地宝,往往能平添数十年功力,不过天才地宝太过罕见,整个江湖也没几人见过这东西,再加上天才地宝对练功之人作用最大,像夫人这样连经脉都还不通的人吃了也吸收不了其中的药力,大半都是浪费了。”

    “第二种办法就是逍遥派的北冥神功或者日月神教的吸星大.法,能吸收他人内力为己用,可惜这两种方法太伤天和,没人希望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内力被人吸走,所以这两门功夫被江湖中人视为邪门歪道,修炼者很容易成为武林公敌。”

    “第三种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武林高手,让他自愿作嫁衣,将一身功力传授给你,传功过后那名高手往往也会精血耗尽而不久人世,试问天下间谁又甘心这般舍己为人?”

    听完宋青书的讲述,陈圆圆一脸失望之色:“看来我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那倒未必。”宋青书微微一笑。

    陈圆圆疑惑地望向他,宋青书方才继续说道:“我练的武功非常神奇,能够和女人亲热的时候将功力传给对方,同时自身损失也不像一般传功那样大,夫人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陈圆圆先是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看到宋青书那有些邪异的眼神,终于明白自己没有弄错,一张脸红得仿佛要渗出血来,冷冷地说道:“公子请自重!”

    说完起身便往外走,谁知道却被宋青书抓住手腕,一把拉入了他怀中。

    “放开我!”陈圆圆挣扎着想起来,只可惜除了给对方带来一阵阵身体上摩擦的愉悦之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夫人何必急着走呢,我们酒还没喝完呢。”宋青书用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拿过一杯酒便往她红润的嘴唇凑了过去。

    陈圆圆又羞又怒,完全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变成这样,正想怒骂他,可是刚抬头便对上了那一双邪魅的眼神,自己双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茫然。

    “夫人难道真的不想永葆青春么?”宋青书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忽近忽远,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不可捉摸。

    “想~”尽管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陈圆圆依然有些机械地答道。

    “那夫人是不是很讨厌我?”宋青书低头在她耳边问道。

    陈圆圆脖颈上面浮起一层红晕,下意识摇了摇头:“不讨厌。”

    “既然你不讨厌我,而我又能让你永葆青春,那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宋青书手指滑过她的脸蛋儿,只觉得指尖上那种娇嫩如水的感觉实在是荡人心魄。

    陈圆圆也是身子一颤,喃喃答道: “我也不知道,我……”

    她还没说完,宋青书已经吻了上去,将她剩下的话尽数堵回了嘴里。

    “呜呜~”陈圆圆浑身一僵,刚想伸手推开她,可是脑中却一团浆糊,伸出去的手反而反抱住了对方的肩膀,整个身子也渐渐软化下来。

    搂着她火热动人的身体,宋青书也觉得浑身越来越热,特别是一想到她颠倒众生的身份,心中更是激动无比,不禁呼吸急促地在她身上探索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个侍女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宋青书霍然抬头,冷冷说道:“我不是说了这里不许人过来打扰么?”

    “奴婢就是过来问问这边还需不需要什么?”那侍女目光闪烁,怯生生地答道。

    “什么都不需要,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人靠近这园子一步!”说完宋青书手一挥,两扇门啪的一声关上,那侍女也感觉到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托着,待她惊魂甫定发现自己已经在数丈开外了。

    “也不知道她是哪方的探子。”宋青书皱眉思索起来,陈友谅那厮若是再不把人给送过来,有他好看的!

    经过这个小插曲,宋青书恢复了几分理智,忽然听到怀中传来“嘤咛”一声,低头一看,只见陈圆圆正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

    之前端庄的衣裳此时已经凌乱不堪,隐隐露出了雪白.粉腻的胸脯沟壑,更让宋青书瞳孔紧缩的是,自己的手正深入在她衣襟之中,手心那种温润柔软的触感不用想也知道捏着的是什么。

    “这是个什么情况?”宋青书愣住了,花了老半天才理顺了整件事情,不由暗骂一声,之前还在说心魔的问题,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又出现了!

    也许是黄蓉怀孕的事情给了他太大的冲击,也许是陈圆圆太过美艳绝伦,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宋青书的心灵出现了一丝漏洞,潜伏已久的心魔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瞬间便用**摧毁了他的理智。幸好这段时间他修为越来越高,再加上对欢喜禅的副作用认识越来越深刻,所以被那侍女一打岔,他就清醒了过来,若是换作之前,恐怕只能等他彻底将**发泄出来方才能恢复清醒,可是那样一来,心魔就会不知不觉壮大一分。

    “怎么越来越像邪王石之轩了。”宋青书头疼不已,他可不想成为那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

    “青书~”这个时候陈圆圆忽然发出了一丝甜得发腻的声音,弄得宋青书身体又有些发胀起来。

    看着她仿佛一只发.春的猫一般蜷在自己怀中,凌乱的衣裙下那若隐若现的动人身体,宋青书回想起来刚才自己似乎对她施展了移魂大.法,此刻的陈圆圆可谓是千依百顺,任由他予取予求。

    陈圆圆仿佛身体有些不舒服,在他怀中扭来扭去,仅仅隔着两层衣服,对方浑圆饱满的身体让宋青书头皮一阵发麻。

    “要不将错就错好了,反正她中了移魂大.法,事后也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想到可以将这个艳冠天下的红颜祸水留在府上,白天两人正常相处,一到晚上就把她当成一个肆意玩弄的床伴,不用负任何责任,她也完全不知道……宋青书瞳孔之中又渐渐泛起一丝红色。

    幸好如今的宋青书并非刚穿越时的他,经过了这两年的磨炼与成长,他的心志也越来越坚定,方才能以极大的毅力遏制住了那个诱人的念头。

    将手从陈圆圆衣襟之中抽了出来,宋青书故意将头扭到另一边不去看她,良久过后方才平复了激荡的心情。

    回过头来替陈圆圆整理凌乱的衣裳,谁知道陈圆圆趁机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胸脯之上:“青书,我好热~”

    也许是一生经历了太多坎坷,待宋青书见到陈圆圆的时候,曾经色甲天下的红颜祸水已经变成了那个心如止水的寂静居士,平日里都是一副端庄温婉的模样,可此时此刻的她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绝世尤物,声音骚.媚入骨,水润的红唇配合着微微的轻喘,哪怕是得道高僧看到了恐怕也会忍不住要还俗的。

    宋青书看了一眼,鼻血便像不要钱一般飙了出来,差点再次心神失守被心魔控制,连忙封住了陈圆圆的穴道方才平静了下来。

    “幸好我刚才没往她体内打入欢喜真气,不然事情就大条了。”宋青书庆幸不已,尽管与陈圆圆这样的尤物春风一度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不过这种情况下宋青书难免会良心不安。

    宋青书闭上眼睛,组织了等会儿的说辞,方才解开了陈圆圆的移魂大.法,同时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陈圆圆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问道。

    “刚才正在聊如何增长功力的事情呢,谁知道你突然走神了,我这才叫醒了你。”宋青书面不红心不跳地答道。

    “是么?”陈圆圆秀眉微蹙,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妥,仔细思索一番,忽然怒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夫人何出此言?”宋青书心中一惊,糟糕,难道她还残留有刚才的记忆?

    陈圆圆脸色一红,直接扭过头去:“我只想说我不会接受你那种方法的。”

    宋青书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她只记得这个,那就好,那就好:“夫人不要误会,刚才我说的那个方法只是故意用来试探夫人的。”

    “故意试探我?”陈圆圆奇道,忍不住回过头来。

    “是啊,不这样我又怎么知道夫人的品性呢,”宋青书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随机应变,“夫人也清楚以我如今的武功声望,再加上手中的权势,有很多女人会通过各种手段接近我,我必须要排除掉那些居心不良的女人。”

    陈圆圆听得委屈无比,心想明明是我被你调戏了,怎么到头来我成了一个心机女人了。越想越是生气,她直接起身:“原来在公子心中圆圆一直是这样的女人,我也不敢自讨没趣,现在就走。”

    宋青书急忙拉住她:“夫人息怒,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么?”

    这个世界男尊女卑,很少会有男人向主动道歉的,看着对方充满歉意的眼神,陈圆圆不禁一阵恍惚,喃喃道:“我只是一个女人,才不是什么君子。”

    “夫人当然不是君子,是淑女嘛,”宋青书讪讪笑道,“其实我之所以试探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打算传一门神功给夫人,不过当年这门神功的主人千叮咛万嘱咐,传给别人时一定要查清对方的秉性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