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3章 循循善诱

    “啊?”陈圆圆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当初她在秦淮河也见识了不少三教九流,知道武林中人的确有类似的怪癖。

    宋青书咳嗽一声:“经过刚才的试探,夫人果然是品性纯良之人,所以我能够放心地将这门武功传给你了。”

    陈圆圆刚才中了移魂大.法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不然听到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估计直接就是一记耳光招呼过去。此时的她听得晕头转向,不过大致也听明白了对方想教她武功,不禁转忧为喜,毕竟没有女人能抗拒青春永驻的诱惑。

    不过她很快眉头一皱:“可是我现在这个年纪,经脉早已闭合了,从头开始学武,恐怕也学不出什么东西吧。”她虽然不懂武功,但前半生周围接触过的武林高手不在少数,是以也知道一些常识。

    “不错,一般来说是这样的,”宋青书点点头,“不过我这门武功很神奇,能让不会武功的人快速练出强大的真气。”

    “真的么?”陈圆圆半信半疑地问道。

    宋青书淡淡笑道:“夫人应该听过我在江湖中的名头,我说可以自然就可以。”

    这一瞬间露出来那种睥睨之意让陈圆圆想起对方除了是雄踞一方的霸主之外,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她心中再无怀疑:“那真是太好了!”

    其实她对练武并不感兴趣,毕竟以她倾国倾城的美貌,随便勾勾手指就有无数的武林高手为她卖命,不过有了内力后有机会永葆青春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她像个小女生一般雀跃起来。

    但陈圆圆这一生毕竟经历了太多事情,很快就从一开始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这门武功既然这么神奇,想必是极为珍贵的东西,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接受公子的好意。”

    宋青书非常欣赏眼前这个女人,也许十几年前她是祸国殃民的秦淮尤物,如今的她铅华尽洗,变得成熟优雅,与一般的小女生不一样,她非常懂得分寸,在这么大诱惑下,依然能保持清醒,知道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夫人多虑了,”宋青书笑着解释道,“我们不是朋友么?更何况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陈圆圆依然还是摇了摇头:“我欠公子的已经够多了,若是再欠下去我这辈子恐怕还不清了。”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一般的少女不懂这个道理,可是她不一样,经过这些年的坎坷,她已经看透了男人的本质,虽然宋青书此时未必存了什么坏心思,但哪个男人不想最后她来个人情债肉偿?

    注意到她眉宇间的谨慎,宋青书不禁心生怜惜,知道她前半生受了太多苦才导致这样谨小慎微:“夫人之前欠我的不是已经还清了么?”

    陈圆圆一怔:“什么意思?”

    宋青书这才笑着道:“之前不是说好了夫人陪我喝酒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么,如今既然酒已经喝了,那我的救命之恩也两清了啊。”

    “刚才那只是玩笑罢了,区区陪酒又岂能抵偿救命之恩呢。”陈圆圆急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若是一般女子陪我喝酒,的确抵偿不了救命之恩,但夫人不一样,夫人名满天下,艳压四方,这天下间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和夫人说一句话而不得,我却能得到夫人笑语嫣然陪酒,绝对是三生有幸,区区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呢。”

    “公子~”陈圆圆一颗芳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她明白对方故意这样说就是为了安慰自己,不禁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我们不是朋友了么,夫人这一口一个公子听着实在是别扭,”宋青书挠了挠后脑,“以后夫人就直接喊我青书吧。”

    陈圆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又何尝不是一口一个夫人,也不像真把我当朋友的样子。”

    宋青书眉毛一挑:“那我就喊你圆圆好了。”

    陈圆圆轻啐一口,脸颊上浮现一抹红晕:“呸,我比你大了这么多。”

    “谁说你比我大的,不信我们一同到街上去随便拉个人来问问,十之八.九人家都会认为你是我的妹妹。”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张嘴,难怪沅芷妹妹被你吃得死死的。”尽管知道对方是在信口开河,但哪个女人又不喜欢被称赞呢,陈圆圆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你这样喊……成何体统,真的不行。”

    宋青书知道她肯定不会同意自己喊得那么亲热的,因此丝毫没有失望之色:“既然这样,我就和沅芷一样喊你圆圆姐吧。”

    “那……好吧。”陈圆圆本来是打算让他喊自己姨的,这样就可以与他保持足够的距离,不过她总觉得这样有占便宜的嫌疑,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

    “圆圆~姐,圆圆~~姐~”宋青书故意拉长了音调,再加上他断句的问题,弄得像很亲热地在喊对方小名一般,听得陈圆圆心头一跳,急忙转移话题:“阿珂要是知道你我姐弟相称肯定要气死的,平白无故矮了一辈,到时候那丫头得喊你叔叔了。”想象着女儿到时候气鼓鼓的样子,陈圆圆唇角不禁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宋青书不禁看得一呆:“我们到时候辈分各算各的,我喊你姐姐,喊阿珂妹妹就是了,反正你们母女俩站在一起,在外人看起来更像姐妹更多一点。”

    陈圆圆似乎感受到他目光的热度,微微侧过脸去:“你想怎样喊就怎样喊吧。”

    宋青书意识到自己目光太有侵略性,暗叫了一声惭愧,收回目光说道:“圆圆姐,我之所以想传授你武功除了我们是朋友之外,还有一点身为男人的私心。”

    陈圆圆心头一跳,渐渐收起了笑容。

    宋青书仿佛没注意到她神情的变化,继续说道:“圆圆姐你的美貌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艺术品,若是逐渐消失在岁月之中,实在让人心痛不已,所以出于私心,希望能让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永存于世上,希望圆圆姐不要拒绝我这点私心。”

    陈圆圆听得面红耳赤:“哪有你说得这么玄乎,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

    “这要是臭皮囊,那天下其他人还不得羞愧得去自杀啊,”担心她依旧拉不下脸来,宋青书一边笑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一本小册子,“圆圆姐先练这门武功,打好内力基础,我再传授你永葆青春的《不老长春功》。”

    陈圆圆这次果然没有再拒绝,看着眼前这普普通通的小册子,不禁奇道:“它就能让我学到深厚的内功么?”

    “不要看它其貌不扬,它却是天竺至高无上的神功,叫做《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宋青书解释道,“它的修炼方式与中土武学不同,它更注重人体筋骨的锻炼,开发人体的潜能,最适合没有武功基础的人。”因为《神足经》原版写在梵文《易筋经》上,平日里拿出来实在不方便,所以他弄了几份复制品出来,给了李沅芷一份,他手里还有多的。

    “真的?”陈圆圆一脸惊喜,不过很快露出一脸为难的神情,“可是这秘籍该怎么练啊?”她从来没练过武,心里自然一点底都没有。

    “这门武功对于男人来说有点难练,不过女人天生柔韧性好,要容易练得多,”宋青书翻开一页,指着上面的小人说道,“这上面有详细的图解,按照这些图像的姿势,以及里面线条的路线运行真气,就能练成这门神功。”

    他并没有说假话,修炼《神足经》要求修炼者摆出很多反.人类的姿势,原著中游坦之能练成也是机缘巧合,当时他身中剧毒,导致肌肉痉挛恰好扭曲成了其中几个姿势,这才得以入门,对于正常人来说要摆出那些姿势,要承受极大的痛苦,稍微不小心肌肉、韧带就会收到不可逆的损伤。

    陈圆圆本以为高深武学肯定是用极为晦涩的文字记载的,担心自己学不会在宋青书面前露了笑话,如今得知是简单的图像,不由心中一喜,不过随便翻看了两幅,她却隐隐觉得有一种熟悉之感:“我怎么好像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然熟悉了,”宋青书指着书册上一幅图笑道,“昨晚你摆出来的那个姿势就是这幅图嘛。”

    “啊!”陈圆圆终于反应过来了,瞬间将手里的书扔掉,仿佛烫手一般,本来就妩媚的脸蛋愈发娇艳,“我不练了!”

    “为什么?”宋青书心中暗笑,表面上却一脸疑惑。

    “你知道为什么,”陈圆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想到昨晚那难堪羞人的姿势,整个人都快爆炸了,“这不是什么正经的武功。”

    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才避免了秘籍落到汤汤水水之中:“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天竺神功,怎么就不正经了?”

    “让女人摆出那种姿势,哪里正经了!”陈圆圆不用摸就知道自己脸蛋儿烫得厉害。

    “不管修炼者是男是女都要摆出各种古怪的姿势啊,这些姿势在天竺叫瑜伽,可以后天锻炼人的根骨,正因为如此,才适合没有武功底子的人修炼啊。”见对方一脸不信,宋青书只好说道,“想必你昨天也看到沅芷也在摆这些姿势了,她就是在练这门神功。”

    陈圆圆啐了一口:“呸,她明明是在……是在迎合你。”想到当时看到的那种场景,她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要知道她出身风尘,连秦淮河都没人用那么大胆的玩法,可见昨晚的画面有多么震撼。

    “练功和娱乐两不误嘛,”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旋即正色说道,“圆圆姐,你如果还不相信的话可以试着练一幅图看看,如果感受不到内力,那就不练了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