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9章 比武夺帅

     宋青书终于明白,这次韩侂胄请自己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讨论热烈,实际上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前面那么多铺垫,就是为了引得自己帮忙。

     成了一群人目光的焦点,宋青书苦笑道:“我不是朝廷中人,这种事情也说不上话啊。”

     且说当宋青书在韩府中做客的同时,郭靖黄蓉夫妇也到了贾府拜访,贾似道甚至非常礼贤下士地出门迎接。

     尽管知道对方只是故作姿态笼络两人,但贾似道如今是朝廷数一数二的人物,郭靖黄蓉夫妇依然还是非常受用。

    这次贾似道为了拉拢他们夫妇,摆了家宴宴请二人以示亲近,因此并没有请外人,作陪的全是贾府中比较重要的角色,贾珍、贾琏、贾蓉这些贾府中的实权派几乎都出场了。

    待看到黄蓉娇艳无匹的容颜,贾府中的男性顿时惊为天人,贾琏悄悄戳了戳贾蓉,打趣道:“似乎比你家那位还要鲜艳妩媚几分。”两人虽然辈分上相差了一辈,但年龄相仿,平日里也志趣相投,两人关系与其说是叔侄,还不如说是狐朋狗友。

    至于他口中那位自然指的是贾蓉的妻子秦可卿,在临安城这些权贵圈子里,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儿。

    “那可不见得。”贾蓉哼了一声,不过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黄蓉一点都移不开目光。

    贾琏暗暗鄙夷,心想你表面上装出一副恩爱的模样,暗地里还不是在想一些龌蹉的事情。不过黄蓉的美貌同样勾得他也有些心痒痒,想和她说上几句话,可惜苦于一直找不到话茬。

    忽然心中一亮,他便拉着贾蓉来到黄蓉身边笑道:“久仰黄帮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巾帼英雄,让人心生敬佩。”

    刚才贾似道一直和郭靖说着什么,让他无暇分神,黄蓉却是将刚才两人暗地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感受到两人言语中的欲望心中极为不悦,不过她知道对方是贾府中非常尊贵的人物,没必要撕破脸影响到靖哥哥的事业。

    因此她强压下心中不悦,和颜悦色应付起二人来。

    见她语气温柔礼貌,但贾琏又何尝品不出其中淡淡的疏远之意,愈发觉得心痒难耐,忍不住调戏道:“黄帮主,我这位侄儿说起来和你还有点缘分呢。”

    黄蓉脸色一变,自己是有夫之妇,对方却轻佻地说什么缘分之类的话,显然不怀好意,若是平日里碰到这种登徒浪子,她早就使出打狗棒法的绊字诀让他摔一个狗吃屎以作惩戒了,只可惜如今在贾府中,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贾琏趁机继续说道:“我这位侄儿单名一个蓉字,刚好与夫人同名,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啊。”

    黄蓉淡淡一笑:“我这名字太平常不过,在襄阳城中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里称得上什么缘分。”

    看到她的笑容,贾琏贾蓉满脑子都是贝齿红唇的美态,只觉得一阵眩晕,贾蓉急忙说道:“这怎么算不上缘分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们名字相同,再怎么说也有不亚于十年的缘分吧……”

    见二人得寸进尺,黄蓉知道若是任由他们唠叨下去,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混账话来,是以忽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

    贾琏和贾蓉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鲜艳妩媚的妇人不知所踪,眼前站着的仿佛是个凶神恶煞的夜叉,吓得惊呼一声急忙后退数步,一脸惊恐地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这边的动静惊得贾似道那边都忍不住停下来往这边望了一眼,贾珍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瞪了儿子贾蓉一眼:“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他虽然与贾琏是同辈兄弟,但他年纪和对方父亲差不多,是以训斥贾蓉的时候,贾琏也是浑身抖了一抖。

    两人依然有些惊魂未定,指着黄蓉有些说不出话来:“她……她……”

    黄蓉这时却甜甜一笑:“刚才两位公子询问我关于襄阳战场上的场景,我不小心描述得太真实了以至于吓到了他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贾珍也被她的笑容弄得一阵眩晕,忍不住心想似乎比儿媳妇还要漂亮一点……

    见他同样色眯眯地盯着自己,黄蓉顿时沉下了脸,贾珍毕竟虚长不少岁,论起城府比贾琏、贾蓉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注意到黄蓉脸色变化,立马醒悟过来,直接转头狠狠地瞪了弟弟和儿子一眼:“你们俩混小子真是给我们贾家丢人,要知道我们可是武勋世家,你们居然听到战场上的场景就吓成这样……”

    贾琏和贾蓉不敢反驳,心中却是疑惑不已,自己真是被战场的场景吓坏了么,怎么刚才发生的事情完全没什么印象了?

    看到两人被训斥的场景,黄蓉微微抿嘴一笑,原来刚才她动用了《九阴真经》里的移魂大.法,这两个纨绔子弟哪里经受得住,自然被戏弄得团团转。

    不过黄蓉得意还没有多久,身体里就泛起一种虚弱之感,整个人晃了晃才站稳了身形,黄蓉低头摸了摸肚子,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怀孕过后自己体力精力都大幅度后退,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没过多久众人入席,贾似道对郭靖说道:“就像刚才和你说的,四川那边制置使我已经有了安排,如今打算让你去执掌四川之地的兵权。”

    听到这个消息,郭靖神情一振,他倒不是为了升官欣喜,而是他胸怀黎民百姓,还是武穆遗书的传人,之前在襄阳因为没有官职,经常受到吕文德的掣肘,导致胸中很多抱负无法一一施展,如今蒙古南宋停战,襄阳危机暂时解除,自己若是到四川执掌一方军权,他有信心训练出一支百战精兵,日后不管是蒙古卷土重来,还是收复中原,这支精兵绝对能大放异彩。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答话,贾似道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有个大问题,那就是你还有个竞争对手——吴曦。”

    “吴曦?”事关丈夫的前程,黄蓉也被吸引了注意。

    贾似道解释道:“吴曦是信王吴璘的孙子,之前是泉州参将,那时他一切都显得很平庸,可后来回京途中大放异彩,不仅武功高强同样还颇具才能,被韩侂胄推荐为宫中的带御器械……”

    “毕竟是信王之后,想来他之前是在藏拙吧。”贾似道有些不确信地自言自语道。

    黄蓉忍不住开口道:“当年信王、涪王经营四川多年,四川一地遍布吴家门生故吏,与吴家子弟争……我们恐怕没什么优势吧。”

    贾似道非常满意黄蓉口中“我们”二字,之前他和郭靖聊了那么多,结果郭靖张口闭口都是天下苍生、黎民百姓,让他有一种感觉,郭靖似乎并没有什么忠于他的意思,心里极为不爽,如今黄蓉一开口就表明了立场阵营,正是他最想看到的。

    “这个黄帮主不用担心,”贾似道笑着解释道,“若是十年前,自然没法和吴家子弟争,可是如今信王、涪王都死了,四川也被蒙古攻破,吴家在四川的势力已经支零破碎,更何况这些年贤伉俪义守襄阳,侠名早已传遍天下,论武功论声望,谁都不是郭大侠的对手,所以这次我们还是有很大的胜券的。”

    且说韩府之中,韩侂胄也说着类似的话:“其实这件事我们已经稳操胜券了,只不过最后一点需要青书相助而已。”

    宋青书非常意外,毕竟不管武功、声望又或者是行军打仗,令狐冲假扮的吴天德也远不是郭靖的对手,为何韩侂胄会觉得自己稳操胜券。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疑惑,韩侂胄笑道:“青书也不是外人,有些话我就和你直说了。”

    犹豫了一下,仿佛在寻思如何措辞,韩侂胄方才说道:“青书觉得什么是帝王之术?”

    “自然是平衡之术。”宋青书想都没想便答道,同时心中暗暗心惊,他一个大臣居然敢私下议论这种话题,显然是存着和自己拉近关系的意思,只不过他这么莽撞激进,未免暴露了性格上的弱点,正所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韩侂胄惊异地看了他一眼,要知道他是沉浮宦海这么多年,再加上韩家这种豪门大族数百年传承方才能想明白这点,没想到他年纪轻轻一个江湖草莽居然也能看得这么透彻。

    看到众人吃惊的模样,宋青书暗暗发笑,前世那么多宫斗剧不是白看的,更何况比起韩侂胄的纸上谈兵,他可是正儿八经在紫禁城当过皇帝的。

    暂时按下震惊之情,韩侂胄接着说道:“本朝最重要有三个战区,江淮、京湖、还有四川,如今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是贾似道的心腹,整个京湖战区的官员,十之六七都是贾似道的嫡系,如今贾似道又把四川制置使的职位抓到手中,若是再让他的人掌管四川兵权,岂不是天下三分有二都在他掌控之中?皇上圣明,又岂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一旁的计相陈自强附和道:“不错,所以尽管郭靖不管武功韬略还是名望,都是最适合担任诸军都统制的人选,可是皇上迟迟不批准,最后决定让他和天德比武来决定最终的归属,完全就可以看出皇上真实态度如何。”

    “比武夺帅?”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