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1章 毒计

     听到黄裳的话,赵构脸色数变,终于想起一些旧事。

    当年大周太祖郭威建国期间,几个亲生儿子被后汉隐帝刘承佑所杀,身为他义子的柴荣成了他唯一的继承人选择,郭威视柴荣为己出,柴荣亦视郭威为亲父。

    也许现代人不怎么理解,但是在古代,过继过后,在法理上你就和以前的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你继承的是过继后人家的香火,陈桥驿兵变之前,所有官方文件上柴荣都是叫郭荣,甚至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名为郭荣。

    可惜天妒英才,郭荣壮年病逝,赵匡胤从孤儿寡母手中夺得江山,自知得位不正,为了转移大家注意力,将郭荣恢复了过继前的姓,郭荣就成了柴荣,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天下人觉得你柴荣也不是后周皇帝的亲生儿子嘛,你的皇位合法性有问题,那么赵匡胤的黄袍加身就算不上谋逆。

    当年还有人暗中嘲笑赵匡胤掩耳盗铃,可是近百年过去了,事实证明他是多么地高瞻远瞩,天下人已经忘了柴荣并非柴家的柴荣,而是后周皇族郭家的郭荣!

    “其心可诛,简直是其心可诛!”赵构愤恨不已,连他都忘了这一层,柴熙让却让子孙后代牢记自己姓郭不姓柴,可见对方一直没有放弃复国之念。

    “皇帝也不必太过担心,根据得到的情报看,郭靖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黄裳说道,“当年郭盛死于意外,后来郭啸天又死于意外,他死的时候郭靖还在他娘的肚子里,就算他们这一脉有什么代代相传的东西,到了郭靖这儿也断了。”

    说到这里黄裳轻笑一声,仿佛觉得十分有趣:“柴家的后人居然帮赵家的后人守卫江山,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不行,不管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朕也不能留下任何隐患,”赵构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机,“听闻郭靖武功很高,皇宫中可找得出能杀他之人?”

    黄裳摇了摇头:“皇宫之中那几个带御器械、殿前司的几个统领,还有皇帝你宠信的几个宦官,放到江湖之中都是顶尖高手,可是郭靖内外兼修,又从小在血与火中长大,后来又经历过战争的锤炼,皇宫之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连先生你也不行么?”赵构吃惊道。

    “我当然没问题,”黄裳语气平淡,却散发出绝对的自信,“可是我不会帮你杀他,郭靖为人正直,我非常欣赏,同时还练了我的《九阴真经》,算起来是我半个传人,再加上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认为根本没必要杀他。”

    “他现在的确不知道,可是难保他将来不知道!”赵构激动得浑身发抖,显然任何威胁到他皇位的都让他极为在意。

    “这和你当年杀岳飞的莫须有有何区别?”黄裳不无讥讽地说道,尽管天下人都认为是奸臣秦桧、万俟卨害了岳飞,可是这里没有外人,两人都很清楚实际是怎么一回事。

    赵构一张脸顿时难看至极,杀岳飞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结,他知道做了这件事会遗臭万年,可是他又不得不做。

    外面有的人猜测他是担心迎回徽钦二帝自己皇位受到威胁,有的人猜测是因为要与金国和谈,金国那边施加的压力……

    可是只有赵构自己清楚,当年赵匡胤以武将之身篡夺皇位,因此对武将的防范印刻到了赵宋每一任皇帝的骨子里,那些年岳飞声势如日中天,若真的让他反攻中原恢复了河山,他的威望与民意将到达一个极为可怕的高度,比当年赵匡胤在军中的威望还要高……

    赵构虽然清楚岳飞是个忠义之人,可是他的部下呢,他的朋友呢?到时候那些人效仿一个黄袍加身,岳飞就算不情愿也没办法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岳飞实在太年轻了,赵构身子骨一直又不好,没有子嗣,将来一旦有什么变故,根本没人制得住他。

    于是赵构便借着金国的要求,利用秦桧、万俟卨将这个隐患给提前除掉。

    “为了列祖列宗的江山,任何隐患都得被扼杀在萌芽当中!”赵构厉声说道,既然当年杀得了岳飞,如今区区一个郭靖又算得了什么。

    “正是为了你的江山,郭靖绝对动不得。”黄裳冷哼一声。

    “为什么?”赵构奇道。

    黄裳淡淡答道:“郭靖夫妇这些年坚守襄阳的义举已经传遍天下,是人人心中的侠之大者,当年岳飞被冤杀已经让天下人到了一个临界点,若是再来一起类似的事件,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恐怕会动摇国之根本。”

    听对方这样一说,赵构顿时冷静了下来,他其他的都可以不在意,唯独危及到自己皇位的事情却是无比慎重。

    “可是不能杀他,难道眼睁睁看着他掌管四川兵权?”想到让柴荣的后代执掌军队,赵构便不寒而栗,“先生刚才也说了,以郭靖的武功,吴曦绝非他的对手。”

    “吴曦到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他的剑法已经摸到了规则的门槛。”想到那小子神奇的剑法,黄裳不禁有些失神,以他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出来那是独孤九剑,当年独孤求败横扫武林,自己正在闭关钻研武功,待自己武功大成之时,独孤求败又消声匿迹,两人之间一直没有机会一战,实在是令人遗憾。

    “虽然有一战之力,但还是难逃失败的结局。”赵构自然不满意这个答案,“要不然先生出手提前重伤郭靖,那样吴曦就能赢了。”

    黄裳淡淡地扫了赵构一眼,看得他浑身如坠冰窖:“宗师有宗师的风骨,此事皇帝休要再提。”说完整个人渐渐消散在云雾之中。

    赵构呼吸一窒,讪讪地说不出话来,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空气中忽然传来了黄裳的声音:“皇帝为什么只将目光局限在郭靖身上呢~”

    赵构先是一怔,他本就是聪明之人,马上就反应过来:对呀,自己麾下那些高手虽然奈何不了郭靖,可是对付黄蓉完全没问题嘛!

    “多谢先生指点!”赵构也不知道黄裳有没有走,对着空气行了一礼,心中却是念头急转,阴谋诡计这方面他素来擅长,很快心中便构建出一个十拿九稳的计划。

    且说宋青书离开韩府后,径直回到自己府中,在陈圆圆错愕的眼神中将她抱回屋里。一开始陈圆圆还是有些拒绝的,不过很快就败在了宋青书的龙爪手之下,被弄得呼吸急促全身发软。

    被翻红浪,随着一声高亢的娇.啼,房间之中终于恢复了平静,陈圆圆一脸潮红推开了身上的男人,有些幽怨地看着他:“我感觉刚才你似乎把我当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

    “你不喜欢么?”把玩着让天下男人羡慕的地方,宋青书似笑非笑道,“可不要说违心的话哦,刚才你的身体反应已经出卖了你。”

    陈圆圆脸色一红:“身体的确是喜欢,不过心里却不怎么喜欢这种感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对方的确是一个非常懂男人的女人:“不错,的确有些烦恼的事情。”

    “可不可以说给我听一听?”陈圆圆拿起他的手绕到自己脑后,整个人缩在他臂弯之中,尽管年纪比对方大,可是她却非常喜欢这个小鸟依人的姿势。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韩侂胄要求的细节说出来,只是概括道:“现在有一件事情,对我来说并不难,而且办成过后我还能得到一个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说到这里他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黄蓉娇艳的脸庞,沉默了良久方才继续问道:“你说我该不该做?”

    “当然不该。”陈圆圆声音虽然很温柔,但里面充满了坚定之意。

    “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宋青书好奇地望着她,“我都还没说我的顾虑呢?”

    陈圆圆摇了摇头,温柔地笑道:“一件这么容易办到的事,办成后还能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你却依然在犹豫,那么显然做了这件事,你会舍弃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是本能地觉得你一旦动了手,恐怕就回不了头了。”

    宋青书眼前一亮,忍不住赞叹道:“人人都说你是红颜祸水,可是在我看来,你分明就是长孙观音,马秀英之类的人嘛!”

    “这天下间也就青书你不把我当红颜祸水了,”陈圆圆绝色的脸颊闪过一丝唏嘘,显然回想到了前半生的坎坷,不过她很快想到什么,忍不住笑道,“把我比作长孙皇后、马皇后,看来青书你的胸怀不小嘛。”

    宋青书笑嘻嘻地捏了一把:“比胸的话,我又哪里比得上姐姐呢?”

    陈圆圆玉颊绯红,轻嗔不已:“讨厌,我可没这么油嘴滑舌的弟弟。”

    这一声娇嗔简直可以把男人的骨头都弄麻了,宋青书哪还忍得住,又扑了上去……

    “圆圆姐,明天朝廷里那些人会来府上拜访。”

    “啊?为什么呢?”

    “朝廷马上会封我为齐王,他们来给我道贺呢,”宋青书得意地说道,“当王爷的女人滋味如何?”

    陈圆圆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你忘了人家本来就是王妃嘛。”

    宋青书这才想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圆圆还是平西王妃,不想还好,一想到她的身份,心底止不住多了几分邪恶的兴奋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