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7章 慧剑斩情丝

    任盈盈惊讶地抬头望着他,一双妙目里面充满了迷惑不解,她没料到对方会这般大度,一时间对他的印象大为好转,回忆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忍不住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他太苛刻了些。

     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名义上自己已是他的妻子,结果前段时间设计接触婚约,如今甚至还来刺杀他。

     可是一想到对方拆散自己和冲哥,任盈盈瞬间又纠结了。

     “不必顾虑我,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很多话想和令狐冲说,去吧去吧。”宋青书传音入密道。

     任盈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起身离去,她的确有很多话想和令狐冲说明白,比如之前答应和宋青书的婚事是因为父亲拿他的性命威胁,之前和宋青书成亲是为了试图摆脱婚约结果阴差阳错……

     看着任盈盈离去的倩影,宋青书暗暗自嘲,自己可是越来越腹黑了,不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从来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当然很多时候这句话还是比较符合客观规律,那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还是有颗向善的心,作恶的人打破规则,自然容易被规则反噬,但这并不意味着善就一定有善报,恶就一定有恶报。

    因此他有时候适当地用点腹黑的小手段,他丝毫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正寻思着找个机会溜出去跟在任盈盈后面,他虽然做了各种安排,但人算不如天算,万一两人还是旧情复燃,他可不想戴什么原谅帽。

    可就在这时,韩侂胄却拉着他说了起来:“青书啊,哥哥这里可要提前祝你双喜临门啊。”

    “双喜临门?”宋青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韩侂胄哈哈笑了起来:“这第一喜么自然是加封齐王了,这第二喜么,就是你和两位帝姬的婚事啊。”

    想到金国皇宫中赵瑚儿和赵媛媛两位娇怯怯的少女,宋青书心中也不禁泛起一丝柔情。

     一旁的贾似道也笑了起来:“最近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有这样一件喜事冲冲喜也好。”在座诸人纷纷附和,弄得一旁的黄蓉微微皱眉,心想刚刚任大小姐明摆着以宋青书夫人的姿态出现,这些人言语间根本没有考虑到她,显然任大小姐虽然在江湖中地位尊崇,但是在这些朝廷大佬眼中,却依然只是一个江湖女子……再想到自己的身份,黄蓉不禁有些同病相怜。

     宋青书却是在暗暗冷笑,因为岳飞一案,朝廷威信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开始在声讨秦桧、万俟卨、张俊等人,不过声讨之声愈演愈烈,眼看着矛头就要直指赵构了,赵构也是机灵,马上加封自己为齐王,接着再推出帝姬的婚事,就是为了转移民众的注意力,从如今效果来看,赵构的目的显然达到了。

     不过他同样也明白,以赵构以及南宋这帮老奸巨猾的大臣的尿性,绝不会那么轻易让自己把公主娶回家的。

     果不其然,很快韩侂胄又开口了:“青书啊,你也清楚两位帝姬在金国受了不少磨难,父亲兄弟也正在受苦,现在成亲总是不太合适……正好我们正在谋划北伐金国,不如等攻破金国,当送给两位帝姬最好的礼物,到时候也能堵住世人的悠悠众口,毕竟青书你已经有了妻室,再同时娶两位公主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宋青书暗暗冷笑,南宋这完全是拿着公主当筹码,以此要挟他在接下来的北伐战争中拼死拼活为南宋卖命,可是自己又不傻,岂会一股脑地去给他们当炮灰?

     不过一想到金国如今在自己控制之下,宋青书就觉得有些好笑,若是这些人知道眼前坐着的自己是金国的主宰,也不知道下巴会不会掉下来?

     “如此甚好。”尽管心中冷笑,宋青书表面上还是答应下来,毕竟对方的理由找得冠冕堂皇,特别是自己家中已有妻子,再娶公主这里的确于礼不合。

     见他一口答应,在座的诸位宰执大臣纷纷舒了口气,气氛又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且说令狐冲离开宴会过后,走在大街上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刚才一阵借酒浇愁也不知喝了多少酒,如今酒意上涌,终于有些支持不住,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再也保持不住平衡,摔倒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倒弄得他肚内翻腾不已,终于忍不住哇哇地吐了起来。

     正难受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大师兄,是你么?”

    令狐冲浑身一颤,这个熟悉的声音他日思夜想,甚至无数次夜晚梦回当年华山时期快乐时光,难道自己喝醉过后就能出现她么,那以后自己要不要多喝醉几次?

    还以为只是幻觉,令狐冲并没有答话,依旧在那里难受地吐着酸水,结果忽然一只柔软的手温柔地在他后背轻轻的拍了起来:“大师兄,你怎么喝这么多?”

    这次声音更加真实,还有那双温柔的手,令狐冲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一张秀丽雪白的脸蛋儿浮现在面前,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师妹又是谁?

    “大师兄~”岳灵珊又呼唤了他一声,眼神之中尽是怜惜与心痛。

    令狐冲猛地推开了她,声音干涩地说道:“姑娘你认错人了。”他现在满身酒气,身上还有不少刚才呕吐的污物,他不想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被心爱的小师妹看到,是以不敢与她相认。

    “我又怎么会认错呢?”岳灵珊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刚刚在宴会上看到你的剑法其实我就已经认出来了,只是没太敢确信,直到有人告诉我……”她显然不想在这上面多做解释,马上转开话题:“大师兄你喝这么多酒是不是因为任大小姐的缘故?”

    令狐冲苦笑一声,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刚才小师妹和林平之亲密的场景,心想我喝那么多酒,其中也没少你们的功劳。

    心中愈发烦闷,令狐冲挣扎着站了起来试图继续往前走,不过此时的他早已醉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法走直路,歪歪扭扭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栽倒。

    “大师兄,你小心一些。”岳灵珊担心他摔倒,急忙跑上去扶着他,整个人钻到了他腋下,另一只手则搂着他的腰,尽管姿势有些亲密,她却并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毕竟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像这样的行为也不知凡几,在她心中令狐冲就和亲哥哥没有什么分别。

    感受到小师妹声音中的温柔,特别是两人距离这么近,鼻间传来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尽管理智告诉令狐冲他最爱的应该是盈盈才对,可是身体反应做不得假,一颗心砰砰直跳,再加上感受到岳灵珊柔软的身体,他整个人顿时有了一种眩晕的幸福感。

    就因为舍不得这种感觉,令狐冲也没有拒绝,就这样任由她搀扶着,两个人就这样在大街上互相依偎着走着,在两旁烛火的照映下,两人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仿佛一对亲密的情侣一般。

    任盈盈出府过后,一路小跑往令狐冲离去的方向追去,隐隐看到了对方的身影,激动得正要喊他,谁知道却看到了他身旁的岳灵珊。

    “冲哥”两个字都到了嘴边却被她咽了下去,看着两人紧紧搂住一起的背影,任盈盈眼中渐渐泛起了一层水汽。

    令狐冲喜欢岳灵珊这件事她再清楚不过,当初洛阳绿竹巷中令狐冲误以为她是婆婆,一五一十将他对小师妹的爱慕之情倾述出来,她也正是因为这样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奇,最后发展成了爱慕。

    正因为对这种感情的理解,所以任盈盈一直在令狐冲面前表现得很大度,她尊重这段纯洁的爱情,并没有像那些愚妇一般大吃飞醋无理取闹,正因为如此她也渐渐赢取了令狐冲的心,同时俘虏了一大堆读者的心,成为了无数人心目中理想的老婆形象。

    可是任盈盈再大度,也不至于毫无底线,亲眼见到两人如此亲密地搂在一起,她终于有些受不了了,那一瞬间她觉得之前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难道是因为我和宋青书的事情彻底伤了冲哥的心,让他重新回到了小师妹身边?”任盈盈素来聪明,很快也想到了这样一种可能,不过旋即她又摇了摇头,就算真是这样也不过是一个诱因而已,冲哥心中最爱的依然是他的小师妹,自己之前还幻想过说不定能取代岳姑娘的地位,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

    特别是现在自己的身份,还有和宋青书的婚约……

    任盈盈深深地望了令狐冲背影一眼,怅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打算彻底了解这一段情缘,谁知道刚走没几步,后面便传来了兵刃交接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少女的娇叱。

    任盈盈下意识回头,发现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令狐冲与岳灵珊二人,本来那群黑衣人武功虽高,但以令狐冲的修为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令狐冲此时喝得烂醉如泥,走路都有些困难,更遑论武功了。

    看得出令狐冲出剑杂乱无章,甚至还需要岳灵珊数次犯险相救,任盈盈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她已经决定斩断这段恋情,可是眼看令狐冲遇到危险,还是忍不住关切之情,娇叱一声便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