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8章 二虎竞食

     待任盈盈冲过去的时候,那群黑衣人已经制服了令狐冲和岳灵珊,待看到还有人冲出来,不禁纷纷吃惊不已。

     任盈盈身为日月神教圣姑,从小身边都是些顶尖高手,武功自然不弱,很快就有几名黑衣人伤在她手下。

     “是日月神教的圣姑!”这会儿功夫,已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

     “既然认得我,还敢无礼!”任盈盈娇叱一声,绝色的面庞上自有一股威严之态。

     那些黑衣人纷纷停下脚步,互相对视几眼,显然他们已经开始犹豫了,毕竟日月神教可谓中原第一大魔教,势力庞大得很,能不惹上这样的对头自然不要去惹。

     一群人最终不约而同地向另一个黑衣人投以征询的目光,那黑衣人身材魁梧,尽管蒙着脸,但是站在一群人中间依然气质非凡,认出任盈盈的时候他也是眉头紧皱。

     “江湖传言任大小姐已于前不久与金蛇王宋青书成亲了,敢问是否有这件事?”黑衣人首领望着任盈盈沉吟道。

     任盈盈下意识望了令狐冲一眼,见他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不禁心头一热,正要解释与宋青书的婚事只是一件误会,可是她的视线忽然注意到令狐冲与岳灵珊紧紧抓在一起的手,心中瞬间泛起一丝苦涩的滋味,临到嘴边改了口:“不错,我的确已经与宋青书成亲。”

     听到她亲口承认,令狐冲瞬间面如死灰,岳灵珊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慰。

     看到令狐冲的反应,任盈盈同样是心中酸涩,但她一直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女人,绝不会单单因为吃醋就这样说。眼前这些黑衣人个个武功高强,以武功而论自己绝非他们对手,唯一能依仗的只有自己的特殊身份了。看得出来单单是一个日月神教的圣姑并不一定能让这些人忌惮,她就搬出了宋青书的名头——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宋青书这两年的声势还要在日月神教之上。

     原本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哪知道那黑衣人首领却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没去找姓宋的算账,他的老婆反而主动送上门来。”

     任盈盈瞬间脸色大变,她哪还听不明白眼前这群人是宋青书的仇人,心中顿时把宋青书给骂了个半死:你这混蛋一直欺负我,好不容易想利用一下你的名头,结果反而引火烧身,真是个混蛋!

     “给我抓起来!”黑衣人首领手一挥,那群手下得到命令,个个不再犹豫,纷纷凶神恶煞地扑了过去。

     任盈盈心中一慌,急忙拔出手中承影剑,利用宝剑的锋利勉强在黑衣人的攻势中支撑下来。

     看着手中这把宝剑,任盈盈不禁想到当初宋青书戴着个鬼面具装神弄鬼,一手抱着自己一手用自己这把承影剑,举手投足之间便逼退了少林、嵩山派众多高手,若是他在这里,眼前这些黑衣人哪是他一合之敌?

     任盈盈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干嘛会想到那个混蛋?

     就因为这一愣神的功夫,那黑衣人首领已经找到破绽,瞬间一个闪身出现在她身侧,任盈盈花容失色正要反击,却已经被点中了穴道。

     “把她们俩带走。”黑衣人首领指着任盈盈和岳灵珊说道。

     那群手下一怔,下意识指着令狐冲问道:“那他呢?”

     “丢在这里就是。”黑衣人首领答道。

     “我们一开始不是打算劫持他么?”其中一个手下提出了异议。

     黑衣人首领瞪了他一眼:“我改主意了不行么?”慑于他的威势,那群手下顿时不敢说话了。

     看着任盈盈和岳灵珊,黑衣人首领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今天这趟真是意外之喜了,原本挟持吴曦还担心他带御器械的身份太过敏感,说不定会招来皇宫的雷霆反应,正发愁如何善后呢,如今这两个女人一出来自己的难题就迎刃而解。

     根据刚才吴曦和岳灵珊亲密的模样,还有危机关头两人十指相扣的画面,看得出来吴曦极为在意这个女人,既然如此自己一开始的目的完全就可以通过岳灵珊达到,完全不必冒劫持带御器械的风险。

     更何况他已经认出了岳灵珊的身份,想着从她身上说不定还能逼问出梦寐以求的《辟邪剑谱》的下落。

     至于任盈盈,作用就更大了。自己和宋青书有深仇大恨,可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不管是武功还是势力,都远不是宋青书的对手,只能找个同级别的对手来对付他,自己再来个坐山观虎斗。

     正好贾似道也是自己的敌人之一,让他们狗咬狗吧……

     心中瞬间打定主意,黑衣人临走前故意对令狐冲说道:“接下来你与郭靖的比武,你必须输,不然你就别想再见到你的同伴。”他并没有说得太露骨,但留下的信息已经足够了,到时候宋青书韩侂胄与贾似道火并,自己在等着坐收渔人之利就好。

     令狐冲挣扎着想救二女,只可惜他醉得实在太厉害了,手脚根本不听使唤,几下就被对方重新打到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人带着两女扬长而去。

     令狐冲趴在地上涕泪横流,心中充满了悔恨,如果不是自己喝得酩酊大醉,以他的武功又岂会眼睁睁看着这群人劫走两女?

     那么一瞬间,他第一次对酒产生了厌恶之情,心中暗暗发誓,只要两女能平安得救,从今以后自己滴酒不沾。

     可是要救回两女又谈何容易,自己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越想越是悔恨,令狐冲忍不住趴在地上哀嚎起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盈盈呢?”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这个声音他非常熟悉,平日里令狐冲对这个声音的主人恨之入骨,可如今听到他的声音却仿佛天籁一般,瞬间抬起头来抓住对方的脚:“快,快去救她们!”

     来人自然是宋青书了,听到这句话不由勃然色变:“你说什么?”

     “他们被一群黑衣人劫走了。”令狐冲急忙说道。

     “方向!”宋青书又惊又怒,他刚才设计让岳灵珊和任盈盈一前一后来找令狐冲,就是想搞出一个白学现场,让任盈盈彻底死心,原本他计划着一起跟出来在暗中把关的,谁知道临走时被韩侂胄和贾似道拉着说了一会儿事情,导致耽误了半个时辰,谁知道就是这半个时辰出了意外。

     “那边~”尽管令狐冲此时已是头昏眼花,但依然努力指着黑衣人们消失的方向。

     他话音刚落,宋青书便已经消失在原地,令狐冲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努力往前看去,方才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逐渐远去的人影,不禁暗暗咂舌,对方的轻功简直实乃天授,并非人力所能达到。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令狐冲正在患得患失,不知道宋青书能不能将人救回来,忽然一阵清风拂过,宋青书已经重新站在了他的身边。

     “没……找到么?”看到他身边空无一人,令狐冲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没有,”宋青书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以我的功力,要追上早就追上了,他们显然中途分散到各个民居里面去了。”

     临安城虽然比不上后世的帝都、魔都,但也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都市之一,城内民宅无数,要找人又谈何容易。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宋青书一脸寒霜地看着令狐冲。

     “刚才……”令狐冲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牵动到了刚才对方踢到他的伤势,结果刚一开口,喉咙间又是一阵翻腾,忍不住再次趴在地上哇哇地吐了起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一把抓住他的衣裳将他提到了一旁,对着他的背心凌空一点,一股沛然无匹的内力输入他的体内,很快就将他的酒意尽数逼出了体外。

    “现在清醒了么?”宋青书冷哼一声。

    “清醒了。”令狐冲擦了擦嘴角,一脸赧然与羞愧。

    “那快说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宋青书面无表情。

    令狐冲点点头,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你是说他们要你在和郭靖比武时故意输?”宋青书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不错,”令狐冲点点头,一脸苦恼之色,“可是久闻郭大侠义薄云天,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当然不会是郭靖派的人。”宋青书心想郭靖又岂会做这种事,若换成黄蓉还差不多,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种猜测,毕竟这些年黄蓉跟着郭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妖女了。

    “我知道了,一定是贾似道!”喝的酒全被吐了出来,令狐冲现在思路也比刚才清醒地多,很快分析出了背后各种利害关系。

    “现在看起来贾似道的嫌疑最大,不过……”宋青书隐隐觉得总有哪里不对。

    “没什么不过的,我们现在去查查就知道了。”令狐冲打断了他的话,神情焦急无比。

    ---

    今日得知噩耗,一年龄差不多的朋友猝死了,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大家一定要爱惜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