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9章 变态的报复

    “也好。”看到令狐冲焦急的神情,宋青书寻思着如今反正没线索,还不如到贾府查查,不够他生性谨慎,担心任盈盈的安全,不敢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于是对他说道,“你先去贾府查一查,我另外再安排一下,等会儿来找你。”

    令狐冲心急如焚,随便答应了一声就施展轻功往贾府所在的方向赶去,他轻功虽然不如宋青书,但在江湖中也算是一等一的,一会儿功夫便消失在了街头。

    宋青书则是先找到城中丐帮的据点,让他们传讯给陈友谅,让他发动丐帮帮众,全城寻找任盈盈和黑衣人的下落,因为丐帮帮众对临安城大街小巷都很熟悉,所以嘱托他们特别注意有没有哪些宅子突然出现了陌生人,同时再查探城内那些鬼屋、废弃大院之类的地方。

    接下来他又回到府中通知了林平之关于岳灵珊失踪的消息,让他不要惊慌,留在府中处理各方反馈的消息。

    然后再到内宅嘱托了陈圆圆相关情况,让她好好呆在内宅不要暴露了自己身份,接着便马不停蹄往贾府中赶去。

    “也不知令狐冲有没有查到什么。”望着不远处荣国府的牌匾,宋青书暗暗皱眉,之前他以贾宝玉的身份在里面呆过不少时间,知道贾府表面上是一个朝廷大员的宅子,实际上里面的守卫比皇宫都还要森严,令狐冲若是稍不留神就会败露行藏。

    整个荣国府依然平静,看不出有任何骚乱的迹象,宋青书迟疑了一下,借着夜色悄悄潜了进去。

    因为之前的经历,宋青书对贾府的布局已经了然于心,一路上小心翼翼避开巡逻的侍卫,潜藏的暗哨,很快就来到了怡红院中。

    每次看到“怡红院”三个字宋青书就忍不住想开启吐槽模式,也不知道贾宝玉是故意的还是不学无术,居然给自己的住所取了一个妓院的名字。

    自从贾宝玉失踪过后,怡红院中明显要冷清许多,宋青书按照记忆找到了袭人的所在,先点了其他丫鬟的昏睡穴,方才唤醒了袭人。

    感受到动静,袭人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

    “今天府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袭人并不懂武功,再加上现在半睡半醒,宋青书很容易就对其施展了移魂大.法。

    “没有啊。”袭人下意识答道。

    宋青书眉头一皱,袭人是贾府中地位不同于一般丫鬟,素来又机灵无比,府上若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瞒不过她。

    担心问的方式不对,宋青书再次问道:“就是有没有抓到什么人回来?”

    袭人脸上露出一丝茫然,还是机械地摇了摇头:“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

    “奇了,那盈盈会被捉到哪里去呢?”宋青书眉头大皱,顺手点了袭人的昏睡穴。

    从怡红院出来后,宋青书漫无目的地在荣国府中悄悄搜寻着,他并没有完全相信袭人的话,毕竟袭人不会武功,贾似道麾下高手众多,若是秘密行动,想瞒过府上这些普通人也不是太难。

    在贾府中搜寻了一会儿,忽然空气中传来了一个女人若有若无的呼救声,宋青书瞬间停下了脚步,这呼救声如此轻微,若非他修为高深,肯定听不见。再想仔细听,那呼救声却又消失了,若是换了普通人恐怕还以为刚才产生了幻听,但宋青书对自己的听力十分自信,更何况他现在要救任盈盈,绝不会放过任何线索。

    循着刚才发声的方向找了过去,因为一闪即逝,宋青书也不能确定具体位置,找了一会儿有些迷失方向,幸好没过多久又传来一声惊呼,宋青书终于确定了具体位置。

    施展轻功很快来到一座别院里面,其他地方都一片漆黑,唯有二楼隐隐约约泛着灯光,宋青书脚尖一点便飞到了二楼窗口。

    “你……你要干什么!”女人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慌。

    “这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说我要干什么?”一个男人声音中充满淫邪之意。

    宋青书眉头一皱,他已经听出了女人的声音并非任盈盈的,不禁大失所望,转身便要离去。

    若是平时他倒是不介意来个英雄救美,不过如今任盈盈身处险境,他可不想浪费时间,更何况这贾府之中,恐怕除了门口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其他没一处干净,腌臜事情多了去了。像这样的事情恐怕经常都在上演,自己又能管得了几次?

    “你混账,按辈分我可是是你婶婶!”那女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方如此无耻,声音中显得又惊又怕。

    “咦?”宋青书瞬间停下了脚步,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

    “那只是一个虚名辈分罢了,真算起来你的年龄还没有我大呢。你守寡这么多年,想必早已旷旱已久,我体贴地来给你送点甘霖,你尝尝说不定就会食髓知味了。”那男人嘿嘿直笑。

    宋青书悄悄潜了进去,屋中两人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并没有注意到第三人的到来。

    只见一个轻裘宝带,美服华冠的少年站在不远处,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若非此刻一副淫.贱之像,绝对是一个翩翩佳公子。

    在他对面则是一清雅端庄的少妇,一身素色长裙,隐隐勾勒出身形的袅娜,因为受到惊吓的缘故,此时脸上再也没了平日里的娴静淡泊。

    “居然是她!”宋青书认出了这个少妇,难怪自己会觉得刚才的声音耳熟,原来是青春守寡的李纨。

    且不说之前请她父亲在岳飞一案中出力自己欠了人情,就是想到她是那个人的妹妹,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

    “你今天对我无礼,明日公公他们绝不会放过你的。”李纨并没有看到隐藏在暗处的宋青书,看着步步紧逼的贾蓉,她不禁有些绝望起来。

    因为守寡的缘故,她并不习惯府上的熙熙攘攘,是以特意求贾母给她安排了一个偏僻冷清的宅子里,平日只有几个丫鬟服侍,如今这情形那几个丫鬟显然已被制住,这里远离众人,其他人也发现不了这里的异常。

    她只能寄希望于贾似道平日里的威严,试图让眼前的人知难而退。

    “你实在是太天真了,若是你丈夫还在,那些人的确会为你出头,可现在你一个守寡之人,我则是宁国府的嫡长孙,真对你做了什么,他们就算愤怒也不会处置我,反而会替我遮掩这件事,到时候我反而能经常来你这儿玩耍。”那少年嘿嘿冷笑了起来。

    “宁国府嫡长孙?”再加上对方的年纪,宋青书已经猜出了那少年的身份,贾珍之子,秦可卿的丈夫——贾蓉。

    刚说完那番话,贾蓉显然受到了什么刺激,神情变得狰狞起来:“对,他们肯定会替我遮掩,就像他们之前做的那样!”

    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李纨愈发害怕:“冤有头债有主,是你爹欺负了可卿,你不去找他报仇,为什么来找我啊。”尽管她多年不问世事,但这种大宅院里八卦传得快,她总能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红楼梦中贾珍爬灰儿媳秦可卿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没想到这个世界依然没有改变这段命运。

    “贱人住口!”李纨的话让贾蓉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因为这正好戳中了他的软肋,他不是没想过找他爹报仇,可是他从小就惧怕他爹,在他面前连话都说不利索,哪报得了什么仇?

    他一方面痛恨自己的软弱,另一方面被压抑到极致他性格也开始扭曲,既然他爹爬灰,他为什么不能反爬回来?

    因此这些年他一直四处勾搭家族中的长辈,比如……尤二姐,尤二姐是贾珍的妻妹,算起来是贾蓉的姨娘,不仅如此,因为尤二姐生得年轻貌美,所以还是贾珍的地下情人。

    当进入尤二姐身体那一刻,贾蓉心里产生了极为强烈的满足感,仿佛自己通过另一种方式报了仇一般。

    很快他就开始痴迷这种感觉,单单一个尤二姐并不能让他满足,他很快又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

    贾蓉虽然是要报仇,但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委屈了自己,家族中算得上他的长辈,同时又年轻貌美的本来就没几个,除开尤二姐之外,还有王熙凤,不过王熙凤太过泼辣强势,并不好下手,因此他就把目标锁定在守寡多年的李纨身上。

    李纨是荣国府的大少奶奶,生得端庄秀丽花容月貌,特别是一想到她未亡人的身份,贾蓉就止不住一阵阵邪念往外冒。

    所以经过精心策划,贾蓉终于对李纨出手了,一方面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另一方面还能报复荣国府这边对贾珍爬灰听之任之,帮忙遮掩的行为。

    一想到马上就能体会到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贾蓉整个人都兴奋得发抖起来,再也忍不住一个饿虎扑食便扑了上去。

    “啊~”李纨一声惊呼,下意识想躲却慢了半拍,身上的素色长裙被扯烂了半截,露出了贴身亵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