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70章 鲜艳妩媚,风流婀娜

     李纨裸露出来的肌肤在烛火的照耀下闪耀着一层晶莹的光泽,看得贾蓉忍不住大吞口水:“磔磔,你就叫吧,大声地叫吧,你叫得越大声,我越兴奋~”

     听到他的淫词浪.语,李纨又羞又怒,气得满脸通红,可是她如今只能一边捂着破损的衣裙,一边绕着桌子跑来躲避对方。

     贾蓉虽然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或多或少有点三脚猫功夫,李纨一个弱质女流又岂是他的对手,刚躲了一圈便被对方一把抓住。

     “来吧小娘子,这些年你难道没有感觉到空虚寂寞么,让本公子好好慰劳慰劳你。”搂着李纨温润的身子,再想到对方冰清玉洁守寡多年,好像就等着自己来开垦,瞬间硬得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难道我坚守多年的清白就要毁于一旦?”李纨心头闪过一丝绝望,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猛地往舌头咬了上去。

    不过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而是感觉咬到了两根手指,李纨不由大骇,还以为是贾蓉将手指伸到了她嘴里,慌慌张张又狠狠咬了下去。

    “夫人又何必为了这种人渣而轻生呢?”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一个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男声。

    李纨一脸茫然,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而那个男人就是之前登门造访过的宋青书。

    “是你?”李纨下意识瞪大了眼睛,不过嘴里发出的却是呜呜之声,她这才发现自己嘴里咬着的居然是对方的手指。

    “啊~”想到自己咬着一个陌生男人,素来恪守妇道的李纨一时间脸羞得通红。

    宋青书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这点,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对面的贾蓉:“身为贾家公子,你又不会缺女人,却要做这般无耻的事情,也不嫌恶心。”

    贾蓉刚才只觉得眼前一花,怀中的佳人便失去了踪影,这时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煮熟的鸭子飞了让他如何不怒:“哪里来的臭小子,居然敢管本公子的闲事。”

    一边说着一边挥着拳头往他脸上打来,宋青书冷哼一声,连手都懒得动,可是这哼声落在贾蓉耳中却犹如雷鸣一般,弄得他脑海一阵刺痛,感觉到两眼一黑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看到贾蓉失去了意识昏倒在地,宋青书这才对李纨说道:“夫人,现在你安全了,不用害怕了。”这时他也意识到自己手指还插在她嘴里,一脸歉意地抽了出来:“刚才见夫人要咬舌自尽,一时情急,还望夫人不要见怪。”

    “没……没关系。”李纨两颊生晕,声音微不可闻地答道。

    十几年来的女德教养,让她对男女授受不亲极为敏感,意识到自己还在对方怀中,下意识轻轻推开了对方,退后了两步。

    不过这一退她忽然感觉到空气中的寒意,这才想起自己的衣裙被扯破掉了半边,想到自己此时近乎半裸地站在一个陌生男子身前,李纨本能地惊呼一声,急忙双手抱在胸前,同时转过身去。

    “还没比基尼露得多,也不知道这么害怕干什么。”宋青书忍不住吐槽一句,不过他也明白这个社会的风气远不如后世开放,体贴地脱下自己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挡住了她乍泄的春光,“晚上天气有些凉,夫人可别感染了风寒。”

    “谢……谢谢。”衣服上还残留着他身上淡淡的热气,李纨只觉得浑身被男人的阳刚气息包围,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发晕。

    “举手之劳而已。”宋青书淡淡一笑。

    李纨这时忽然注意到他手指还在流血,特别是上面残留着的齿痕,更是让她面红耳赤:“对不起~”

    宋青书抬起手来看了看,毫不在意地一笑:“皮外伤而已。”

    “是我不好,我帮你吹吹。”李纨此时满脑子内疚心理,总想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下意识抓着对方的手凑到嘴边温柔地吹了起来。

    看着对方微微撅起的小嘴,水润鲜红的嘴唇与雪白细腻的肌肤形成鲜明视觉冲击力,宋青书一时间不禁有了片刻的失神。

    李纨吹了两口之后,动作连贯地仿佛本能一样,嘴唇贴在了他伤口上替他吮吸起来,甚至还有舌尖舔了舔伤口处。

    宋青书顿时愣住了,这是怎么个情况?

    李纨也愣住了,她平日里手不小心破了就是这般吹两口然后再用嘴吮吸一下的,哪知道这次居然鬼使神差地复制了平日的习惯动作。

    “啊~”瞬间将宋青书的手拿开,李纨一张脸涨的通红,“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刚才的行为,心想完了完了,再他心中自己肯定是一个不知羞耻水性杨花的女人。

    看着眼前小少妇眼眸中蒙上一层水雾,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消消毒挺好的,多谢夫人。”

    李纨听不懂消毒什么意思,不过听得出他语气中并没有嘲笑的意味,可饶是如此,她还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看到她一脸羞愤欲绝,宋青书为了分散她注意力,不禁轻咳一声问道:“夫人,我这次过来其实是找人的……”

    李纨听到这句话心头瞬间咯噔一下,难道他是来找我的?半夜三更孤男寡女,这……成何体统,多年来的教育让她觉得对方的行为有些登徒子了,可是想到若非他半夜来找自己,又岂能刚好救下自己,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患得患失。

    宋青书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将任盈盈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李纨这才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肌肤羞红地仿佛蒙上了一层胭脂:“对不起,我在家中素来不问世事,不知道府上有没有抓到什么人来。”

    “这样啊……”宋青书一脸失望,正欲告辞的时候,李纨却指着昏倒在地上的贾蓉说道,“要不你问问他,他整日里偷鸡摸狗,对府上发生的事情门儿清。”

    宋青书眼前一亮,急忙在贾蓉身边蹲下,在他身上拍打了几个穴道,将他唤醒了过来。

    “你大爷的……”贾蓉刚刚醒来,下意识要破口大骂。

    宋青书却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对他施展了移魂大.法:“今天贾府中有没有抓回一个女子?”

    贾蓉眼神变得一片混沌,下意识答道:“有……”

    宋青书心中一喜,急忙追问道:“她被关在哪里?”

    “被我爹抓来,应该关在宁国府吧,”贾蓉一边回答一边有些愤愤不平,“哼,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抓来的女人,漂亮得不像话,看得我心痒难耐,才忍不住跑到这边来的。”

    原来他见父亲抓了个漂亮女人回府,知道他今晚肯定顾不上自己,于是趁这个机会偷偷跑到这边来。

    一旁的李纨脸色一红,暗暗啐了一口,同时心中暗暗奇怪,平日里贾蓉滑头不已,为什么今天这么老实,人家问一句他就答一句?

    听贾蓉语气中的淫邪之意,宋青书却是心头火气,随手给了他一巴掌:“具体关在宁国府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贾蓉一脸委屈地答道。

    他中了移魂大.法,宋青书知道他不会骗自己,见再也问不出什么,随手便又把他打晕了。

    “夫人,我先过去救人了,告辞。”宋青书拱了拱手。

    李纨却急忙喊住了他:“宋……宋公子,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失踪的姐姐的事情了?”

    宋青书苦笑一声:“我现在急着去救人,下次再告诉你吧。”一想到任盈盈落入了贾珍那个老色胚手中,他就心急如焚。

    李纨点了点头:“是我糊涂了,对,救人要紧。”

    宋青书挥了挥手和她告别,顺手提着贾蓉飞出了窗外,施展轻功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来到了隔壁的宁国府。

    随手将贾蓉丢到外面一个僻静的胡同里,宋青书正要潜进去,忽然想到什么,回过头来扒下贾蓉的外套披在了身上,这样等会儿潜入宁国府也不至于打草惊蛇,免得贾珍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事来。

    同时一脚踢在了贾蓉肾脉之上,他不想轻易杀人,可是同时又担心对方日后又去找李纨,便让他从此不能再也没有欺负女人的能力。

    宋青书这才潜入了宁国府中,随便擒住一个丫鬟问清了贾珍所住的别院,施展轻功便往那边赶去。

    可惜到了那里却没有任何发现,别说任盈盈,连贾珍也不在那里。

    后来又抓来一个人施展移魂大.法,方才得知前不久贾珍被荣国府的贾似道喊过去议事去了,现在不在府上。

    听到这个消息,宋青书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至少任盈盈暂时是安全的。

    可惜从那人口中没法查出关押任盈盈的地点,宋青书无奈之下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和眼力在宁国府中搜寻起来。

    结果搜着搜着忽然对面一群丫鬟簇拥着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幸好宋青书反应得快瞬间跳到了横梁上,才没被对方发现。

    待对方从横梁下路过之时,忽然停下了脚步,宋青书借着月色打量起来,只见那少妇鲜艳妩媚有似之前晚宴上见到的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他不禁暗暗赞叹,贾府之中美人不少,可是却要以此女为最了。

    “少奶奶,夜已经深了,该回去休息了,在外面小心着凉。”一个俏丽的丫鬟扶着那鲜艳妩媚的少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