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75章 鸡飞蛋打

     贾珍接着说道:“当时方腊失败成为定局,金芝公主绝望之下自杀,柴进倒也是个真汉子,居然选择了殉情。我爹刚好撞见这一幕,发现金芝公主居然没死,就悄悄将她救了回来,再随便找了一个侍女换上她的衣服假扮成她的样子,瞒天过海骗过了朝廷里的人。”

     宋青书一脸古怪,心中忍不住在想,当时贾敬还真会捡漏,给金芝公主换衣裳的时候岂不是将她全身看光摸遍了?

     “父亲死了,丈夫也殉情了,就算被你爹救回来,她还活得下去?”宋青书奇道。

    “本来她醒过来后是要再次寻死的,不过我爹告诉她已经有身孕在身,这才放弃了自杀的念头。”贾珍答道。

    “遗腹子?”宋青书暗暗点头,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女人本来生理知识就很贫乏,再加上她刚怀孕没多久,不清楚也正常。

    “金芝公主原本非常恨柴进,不过眼睁睁见他为自己殉情,所有的怨恨都烟消云散,于是决定替他留下子嗣,”贾珍继续说着当年这段往事,“后来孩子生下来,也就是秦可卿,过了几年金芝公主还是郁郁而终。秦可卿身份敏感,我爹为了掩人耳目,就把秦可卿送到养生堂,让秦业收养。”

    宋青书心中整理这些线索,秦可卿的身份当然敏感了,不仅是逆贼方腊的外孙,还是郑王之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可卿的确算得上金枝玉叶,公主之躯。

    贾敬不可能不知道赵宋皇帝素来忌惮柴家后人,冒这么大风险救下金芝公主母女,绝不会是单纯地行善吧?

    心中有了疑惑,宋青书便问了出来,贾珍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爹当初是怎么想的,他这人整日里神神叨叨的,终日躲在道观中修行不许任何人打扰,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他几次。”

    宋青书倒没有怀疑他的话,贾珍显然不清楚长辈的打算,现在综合侠客岛那股庞大的势力,各方面信息分析起来,贾家显然并不满足当一个权臣,救下金芝公主多半是贾敬、贾似道留下的一个暗棋,将来时机一到,就会拿秦可卿的身份大作文章。

    难怪他们会让秦可卿嫁入贾家,就是想利用她的血脉取得正大光明皇室后裔的身份!

    尽管这些都是猜测,宋青书却清楚自己分析得八.九不离十。

    “所以你的乾坤大挪移就是从金芝公主那里来的?”宋青书忍不住问道,“你们贾府中人还有其他人将乾坤大挪移练到更高层次没有?”

    “秦可卿的身份本来就是个秘密,府上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屈指可数,除了我之外好像也没谁练过,”贾珍顿了顿,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不知道我爹练没练过,不过就算练过也不会比我境界高。”

    “为何?”宋青书奇道,要知道贾敬不管是内功还是修为,肯定比贾珍不知道高哪儿去了,练同一种武功又怎么会比不过他?

    贾珍答道:“因为我们金芝公主那里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只有前两层啊。”

    宋青书瞬间恍然,乾坤大挪移乃明教教主才有资格修炼的武功,素来只传下任教主,方腊传给了女儿已是破例,又岂能将全本秘籍传给她?更何况以金芝公主的修为,前两层的心法已经足够她修炼了。

    原本宋青书还想问他是怎么把秦可卿骗上手的,不过想到盈盈还在危险之中,也就放弃了继续盘问的打算,拉起一旁的骆冰说道:“我们走吧。”

    骆冰脸色一红,下意识抽回了手,宋青书这才意识到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冒然去拉她的手,的确有些孟浪了。

    “先等我一下。”骆冰忽然停住脚步,转身跑到贾珍面前,凤目含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脚往他双腿之间狠狠踢去。

    宋青书只觉得腿间一凉,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头皮发麻地吞了吞口水:女人狠起来还真可怕,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啊~”贾珍一声惨叫伴随着蛋碎的声音,只可惜他这个密室羞得极为隐秘,又特意注重隔音效果,因此哪怕他在这里把嗓子喊哑了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只言片语的。

    “我好了。”骆冰小跑回来,脸色微红,羞涩之余还有几分激动,宋青书这才想起红花会的鸳鸯刀骆冰,素来就以落落大方为名,从来不是那种受了欺负忍气吞声的小媳妇性子。

    想到这些,宋青书忍不住有些得意起来,想当初自己欺负了她,结果没被她报复,看来是魅力所致啊。

    骆冰虽然看不到他的容貌,但是明显感觉得到他在笑,心中不禁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刚才那一下大胆得不像个女人。

    宋青书这次没有再去牵她的手,而是示意她跟上来,两人出了密室,正要冲出屋外的时候,宋青书忽然停住了脚步,直接走到了床边,秦可卿也瞪大着一双眼睛,略带惊恐地看着他。

    “替她把衣服穿好。”宋青书对骆冰吩咐道,说完便转过身去。原来他想到自己等会儿带着骆冰冲出去,肯定会惊动府上的守卫力量,到时候那些人肯定会进来查探。秦可卿光着身子又被点了穴,稍不注意就很可能被一群男人看光身子。

    虽然两人非亲非故,但也许是出于为刚才的事情内疚,宋青书并不想她遭受到那样的事情。

    骆冰一怔,虽然心中奇怪但还是依言过去替秦可卿穿衣服起来,掀开被子发现对方身上不着片缕,不禁吓了一眼,见他依然背对着两人,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替秦可卿穿衣服的途中,难免会碰触到她的肌肤,骆冰对她又滑又弹的肌肤都有些嫉妒起来,给她穿好衣服过后,骆冰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样一个女人,完全就是集天地灵气所生,用绝色尤物形容也丝毫不过分。

    “穿好了。”骆冰来到宋青书身侧说道,指尖还残留着对方那肤若凝脂的触感。

    宋青书点点头,这才转身走到秦可卿面前半蹲下来,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刚才的事情虽然有些抱歉,但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相当美妙的回忆……我们一定会有缘再见的。”

    轻笑一声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然后揽着骆冰的腰肢直接冲了出去,外面顿时响起了侍卫们的惊呼之声。

    秦可卿身上禁制被解开,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想着对方临走时留下的话,忍不住摸着发烫的脸颊,坐在床头神色复杂,一时间有些痴了。

    宋青书之前是怕被宁国府的侍卫发现,如今既然知道任盈盈不在这里,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直接抱着骆冰往外冲去,那些侍卫根本拦不住他。

    以宋青书的轻功,很快便甩开了后面的追兵,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停了下来。

    “前辈,我能自己走了。”骆冰忽然开口说道,除了丈夫和那个人意外,她这辈子还没这么近距离和男人接触过,感受到对方身上滚烫的阳刚热力,她又是害羞又是尴尬。

    在这里她还耍了一个小心眼,直接称呼对方为前辈,虽然客气却故意疏远了双方的距离,在她想来,自己以晚辈自居,你总不好继续占我便宜了吧。

    谁知道宋青书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前辈?不该叫恩公么?”

    感受到对方手上微微加了力道,两人的身体越贴越近,骆冰也不禁微微变了颜色:“恩公能放开我了么?”她并不想彻底激怒对方,毕竟以刚才对方表现出来的武功,连自己心中最怕的那个魔王般的男人也比不上,凭空树立强敌并不明智。

    宋青书微微笑道:“既然喊我恩公,那我救了你,还拯救了你的清白,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骆冰心中一沉,强自挤出一丝笑容:“不知道恩公想我怎么报答。”这个时候她忍不住想到刚才被子里不着片缕的秦可卿,想来也是眼前这人的手笔,看来他和贾珍一样,都是个好色的无耻之徒。

    “不如以身相许吧。”宋青书嘿嘿笑了起来,不过笑容瞬间就凝固了,“哎哟我去~”

    紧紧夹住骆冰上抬的膝撞,宋青书擦了擦冷汗,幸好自己反应够快,不然要步贾珍鸡飞蛋打的后尘了。

    缓过神来宋青书不禁有些恼怒:“你也太狠了吧,有你这样恩将仇报的么?”

    骆冰紧紧咬着嘴唇,冷冷地说道:“对付无耻之徒自然就得用狠方法,只可惜让你躲过去了。”她清楚既然失了先机,以双方的武功差距,自己根本无力反抗了,一颗心早已沉到了谷底。

    “要是我没躲过去,到时候哭的恐怕是你。”宋青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会哭……”骆冰话没说我,忽然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巴,原来宋青书已经摘掉了面具,露出了他原本的模样。

    “我就说你会哭嘛~”宋青书苦笑一声,伸出手指温柔地替她擦拭脸颊上滑落的泪珠。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坏!”骆冰捶了捶他的胸口,这段时间忍受的强大压力与恐惧终于彻底释放出来,整个人扑在他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宋青书知道她肯定受了不少苦,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起来。

    “哼,小师妹和盈盈现在生死未卜,你却还有心情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厮混。”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

    双倍月票又来了,一群读者追着问我为什么不爆更,和尚不得不感叹一下,这种书真的有点难写,所有情节都要自己想,还要将14本书巧妙融合在一起,速度真的快不起来......有句话说得好,自古情深留不住,还是套路得人心,和尚决定好好研究一下套路文,争取下本书就写套路文,这样又符合市场,我也轻松,你们看着也快......

    好了吐槽完了,该爆更还是要爆更,先来小万字更新吧,晚点应该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