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78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其实这倒是任盈盈和岳灵珊想岔了,人家半夜把岳灵珊带走,并不是要对她施暴,而是想从她口中审问辟邪剑谱的下落。

     可惜任盈盈并不知道这些,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墙上滑坐下来,心中杂乱无比,又是担心又是害怕。

    忽然间她心中一惊:自己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想到的是宋青书,而非冲哥?意识到这点她整个人就有些呆住了,眼神变得愈发复杂。

    正在发呆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吵杂的声音:“公子,你不能进去!”

    “滚开~”

    紧接着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满身酒气的年轻人摇摇晃晃走了进来,任盈盈下意识抬头望去,只见对方服饰古怪,既不像世家公子那般讲究,也不像游牧民族那般天然,反而……更像落草为寇的山贼一般。

    她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她,那年轻人见眼前女子虽然身处牢狱,但丝毫无碍她秀丽绝伦的容貌,特别是那白皙如雪的肌肤隐隐透着一丝晕红,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想扑上去狠狠地咬上一口。

    注意到他目光中的淫邪之意,任盈盈秀眉一蹙,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可是落到那年轻人眼中,却觉得她一脸娇羞,不禁心中一荡:“江湖人人都说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国色天香,娇美不可方物,今日一见果然非比寻常。”

    任盈盈神情一冷:“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如此无礼,你就不怕哪日被日月神教挖心断手,扔下黑木崖么?”

    她从小就是日月神教的圣姑,说话起来语气中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那年轻公子被她的气势所慑,下意识地后退两步,不过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子吓退了,愈发恼羞成怒:“别人怕你日月神教,我可不怕,你是日月神教的大小姐,我则是忠义军的少将军,正好门当户对,哈哈哈~”

    原来他就是忠义军的少将军张弘范,当初在扬州被宋青书所擒,后来因为宋青书中了金波旬花之毒,扬州大乱,他也就趁乱逃走。

    听到他自曝身份,他身后的两名随从顿时急了:“公子……”

    “怕什么,”张弘范直接打断二人,“就算被她知道身份又如何,难道她还能逃出升天么?”

    两名随从面面相觑,不敢继续相劝,不过纷纷看得出对方眼中的不以为然。

    “任大小姐,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乃忠义军少将军张弘范,幸会幸会。”张弘范大大咧咧走到任盈盈身前,嘿嘿笑道。

    “见到你我可一点都不幸会。”任盈盈冷冷答道,丝毫没给他面子,心中却暗暗搜索对方的资料,忠义军的名头她听过,知道在大别山一带活跃的义军——说是义军,其实和山贼也差不了多少。

    “忠义军与日月神教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居然对我出手,看来真是为了对付宋青书了。”任盈盈暗暗皱眉不已。

    在对方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张弘范却丝毫不生气,反而越发兴奋:“有性格,我就喜欢这种带刺儿的玫瑰。”

    任盈盈一颗芳心瞬间提了起来,忠义军少将军张弘范在江湖中也是个比较出名的人物,带兵打仗非常厉害,可是为人狂妄自大,贪花好色也是出了名的,这个时候与他同处一室,实在有些不妙。

    尽管心中有些害怕,任盈盈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她清楚自己越是软弱,越会助长对方的气焰,强自镇定地说道:“少将军请自重!你这样未免会影响忠义军和日月神教的友谊。”因为知道忠义军这次是冲着宋青书来了,她这次明智地没有提他的名字了。

    “我们忠义军和你们日月神教有狗屁个友谊,”张弘范冷笑道,“宋青书是我们的头号大敌,日月神教又与宋青书联姻,真算起来你们也是忠义军的敌人。”

    “那你想怎么样?”任盈盈凤目含煞,狠狠地瞪着他。

    任盈盈久居圣姑之位,这一瞪饱含威严,饶是张弘范有了准备也不禁心头一颤:“你也不必瞪我,我又不是你们日月神教的教徒,被你看一眼就跪地求饶。至于我想怎么样……”

    张弘范顿了顿,故意凑到任盈盈身前:“这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久闻圣姑冰雪聪明,不会连这都猜不到吧?”

    任盈盈身子往后一缩,避免了对方的接触,一脸厌恶地说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嘴很臭?”

    被她这么一激,张弘范酒意上涌,瞬间大怒:“别总摆出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模样,等会儿老子就用这张臭嘴舔遍你的全身,看你还神气个什么劲儿!”

    听到他的话,任盈盈又是恶心又气得浑身发抖,举起手便一巴掌往他脸上扇去,原本两人隔得这么近,出其不意这一巴掌是怎么也躲不过的,可惜任盈盈功力被封,动作比平日里也不知道慢了多少倍,不仅没有扇到对方,反而被张弘范将她的手腕给抓住。

    “啧啧啧,又白又嫩的小手,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升起欲望。”张弘范将她的手凑到鼻子尖闻了闻,闭上眼睛露出了一丝陶醉之色。

    “放开我!”任盈盈素来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般羞辱?她不禁想起了当初宋青书也是这般对她,可是现在回想起来,眼前这人比姓宋的讨厌一千倍,一万倍还不止。

    “我就不放,你咬我啊?”张弘范嚣张地笑了起来。

    “我以日月神教圣姑的名义发誓,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任盈盈紧咬着嘴唇,一张妙目此时充满了愤怒。

    “我好怕怕~”张弘范嘿嘿贱笑两声,接着凑到她面前,“我也以忠义军少将军的名义发誓,今晚我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

    “啊~”任盈盈终于慌了,拼命挣扎起来,可是真气被封,她又哪里比得过男人的力气,双手被对方紧紧按在墙上,整个人连动一下都有些困难。

    此时此刻的她脑中里闪过一丝绝望,心想早知会是这种结局,还不如当初直接和宋青书洞房花烛算了,也不至于珍藏了十几年的清白被这个恶心的男人得到……

    一想到宋青书,她就不禁有些怨恨起来,以前每次我遇险你都能出现,为什么这次我最危险的时候你却不见了!

    就在这时,门口处忽然传来一声暴喝:“住手!”

    任盈盈一喜,还以为是宋青书来了,不过循声望去却大失所望,来的是两个陌生的大汉。

    张弘范也看见了他们,冷哼一声:“李昊天,李淏南,你们兄弟俩不要多管闲事!”这两兄弟虽然年纪不大,却算是忠义军的元老了,早年的时候跟着张柔转战中原各地,如今忠义军的声势起码有他们兄弟俩一半的功劳。

    看了一眼屋中的情况,李昊天大怒,冲进来一把将他抓住摔倒一旁:“滚开!”

    张弘范没料到他会对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中了招,一个翻身方才站稳了身形,脸色难看无比:“你居然敢对我出手?”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她也敢碰?”李昊天根本不理他,反对他咆哮道。

    “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么,我为什么不敢碰?”张弘范眼神里尽是怨毒。

    李淏南这时也走了进来,冷冷地说道:“她是任我行的女儿,动了她就代表着和日月神教不死不休,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么?”

    “任我行的女儿又怎么了?我们连宋青书都敢惹,还怕区区一个日月神教?”张弘范给手下一个眼神,那人会意,悄悄溜了出去。

    李昊天狠狠地看着她:“我不管她是谁的女儿,哪怕她就是一个什么背景也没有的女人,你也不该去碰她?你忘了我们这支军队的名号了嘛?忠义,忠义!你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这两个字么?”

    张弘范一脸阴沉:“你算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一旁的任盈盈见他们内部分裂,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这对自己有利,悄悄缩到了角落里,打算伺机而动。

    “我乃忠义军元老,今天就替你爹教训教训你!”李昊天也是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张弘范眼神余光扫了扫,见外面全是对方的人,知道现在冲突起来肯定是自己吃亏,眼珠一转便打算先拖延一下等待救兵:“李昊天,你也不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什么忠义啊,明明就是上次在扬州你和宋青书相谈甚欢,那时就生了异心,想投靠人家,所以才不让我碰他的女人吧。”

    “你放屁!”李昊天大怒,一拳往他脸上挥了过去。

    张弘范眼神一凝,急忙出手招架,噼里啪啦拳来脚往,两人瞬间战作一团。

    张弘范虽然带兵打仗还可以,但是武功只能算马马虎虎,哪里比得上李昊天这种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猛将,没过多久便被揍得鼻青脸肿。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谁敢动我们少将军!”接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团团将李氏兄弟的人围住。

    见这番变故,李昊天也停了手,皱着眉头望着外面那些人。

    “干你娘!”张弘范爬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正要下令将这些人围杀之时,忽然半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你们忠义军这么大阵仗,是要比武招亲么?”

    任盈盈好奇地由窗户望出去,只见一个蒙面老者从天而降,这一手轻功顿时震慑全场,整个江湖中也没几个人能达到这个水平。

    不过让任盈盈更吃惊的是,那老者手里挟着一个鲜艳妩媚的少妇,正是之前在宴会上见过的黄蓉!

    ------

    ps.感谢盟主白海浪以及無灬言,465811664等书友的打赏

    pss. 本章中的李昊天、李淏南是当初某书友客串的,因为剧情需要,再次出场了,不过却不知道该书友还在看这本书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