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88章 茅屋旖旎

     经过最初的大胆冲动,现在的任盈盈回归理性,瞬间变得害羞起来。

     看着她局促不安的模样,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挡什么挡啊,我又不是没看过?”

    任盈盈脸色更红了,想到自己每次和他在一起,不知不觉便宜就被他越战越多,如今甚至发展到赤裸相对了。

    她毕竟还是个少女,一时间没有太习惯这样的身份转变,急得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你这人怎么总是爱欺负我。”

    见她眼泪都出来了,宋青书这才想起她的脸皮在金书诸位女主里是出了名的薄,也不敢再逗她,急忙说道:“好好好,我帮你遮住就是。”

    这才拿起她的衣裙摊开晾在了衣架上,一方面借助篝火烘烤,另一方面还能替她遮挡。

    任盈盈抿着小嘴儿,快速地躲到了衣服后面,一颗砰砰直跳的芳心方才渐渐平缓下来。

    看到她受惊的模样,宋青书不禁有些想笑,毕竟两人刚才都亲密到那种程度了,该做的不该做的全做了,只差临门一脚而已,结果现在她还这么害羞。

    宋青书摇了摇头,另外重新搭了个架子,将自己的衣裳也晾在上面烘烤起来。

    房间之中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篝火中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过后,宋青书觉得这样沉默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便开口说道:“盈盈你准备好没有,我要替你用一阳指打通经脉了。”

    衣架后面,任盈盈冒了个头出来,很快又缩了回去:“再……再等等。”

    “还等什么?”宋青书眉头一皱,“时间拖得越久对你的伤情越不利。”

    任盈盈顿时沉默了,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良久后方才回道:“等……等衣服干了来。”

    宋青书一阵无语,他这才明白任盈盈是不好意思光着身子让自己疗伤,所以打算衣服干了穿上衣服再治疗。

    “可是这衣服全湿透了,又哪是一时半会儿干的了的啊。”宋青书忍不住头疼道。

    任盈盈并没有回答,但宋青书能感觉到她的倔强与坚持,只好说道:“真是怕了你了,我来帮帮你吧。”

    说完宋青书走了过去,伸出手掌放在了衣服上,很快一阵雾气就升腾而起。

    任盈盈眨了眨眼睛,看得出来对方是用内力替她烘干衣服,不禁又是感动又是歉意:“你刚才已经很累了,现在又耗费内力会不会支撑不住?”

    “我的内力已经达到生生不息的境界,刚才是短时间内做了太多大耗内力的事情,导致补充速度有些跟不上,刚才睡了一觉,现在已经恢复了大半了。”宋青书笑着解释道。

    听他说睡了一觉,任盈盈想到他抱着自己睡觉的画面,脸色愈发娇艳欲滴了。

    宋青书用内力烘烤了一阵,不禁眉头一皱:“这样未免太慢了些。”

    心中一动,便扯下衣架上的衣裳,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内力全开,用全身的热力开始蒸腾衣服上的水汽,速度比刚才只用一双手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啊~”见衣裳突然被扯掉,任盈盈下意识一阵惊呼,不过很快发现对方刻意背对着自己,显然并不想趁机占便宜,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接着看到宋青书披着自己衣裙的滑稽模样,任盈盈不由一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穿女人的衣服也不怕害臊。”

    宋青书微微一笑:“一般女人的衣服我当然不会穿了,不过自己女人的衣服穿穿也无妨。”

    听到他的话,任盈盈不禁一呆,想到他话中的意思,心中又是羞涩又有一份甜蜜之情。

    要知道这个世界不像后世社会那么开放,穿女人的衣服在常人看来是对男人的一种巨大的侮辱,当年司马懿坚守不出,诸葛亮就让士兵拿女人的衣服去叫阵,连一向沉稳冷静的司马懿都差点受不了刺激,冲动地跑出去和他决战,由此可见这个社会对此观念如何。

    任盈盈知道宋青书这样做是为了替自己将衣裳烘干,心中不由得大为感动,看着他的眼神也愈发温柔起来,这倒是宋青书始料未及的事情。

    “好了,已经差不多干了。”宋青书摸了摸身上的衣裙,正要转过头来。

    “你别回头!”任盈盈惊呼一声,急忙躲到了他背后,“你……你将衣裳给我就是。”

    宋青书笑了笑,倒也不忍心再戏弄她,只好脱下了身上的衣裳塞到后面递给了她。

    “谢……谢。”接过衣裳,任盈盈柔声说道。

    宋青书叹了口气:“还从没见过你对我这样温柔过。”

    任盈盈也不禁想起两人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想到自己对他喊打喊杀那些事情,也不禁会心一笑:“谁让你以前那么讨厌。”

    “我现在就不讨厌了么?”宋青书打蛇随棍上问道。

    任盈盈快速地穿好衣裳,上面还残留着对方的体温,想到刚才这件衣裳穿在一个男人身上,她心跳又加快了几分,轻咬嘴唇小声说道:“还是一样讨厌~”

    尽管她嘴上这样说着,可是言语中打情骂俏的语气已经完全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宋青书这时候觉得辛苦一晚上,什么也值了,想到对方的伤情,急忙问道:“你穿好衣裳没有?”

    刚刚系好腰带,任盈盈嗯了一声:“好了。”

    宋青书回过头来,看到她倚在旁边的柱上,娇怯怯地一副弱不禁风模样,其时朝阳初升,日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房间的篝火噼里啪啦燃烧,火焰不住晃动,轻烟的影子飘过她皓如白玉的脸,更增娇艳的丽色。

    “盈盈,你真美~”宋青书忍不住赞叹道。

     任盈盈却闹了个大红脸,目光落到他脐下三寸那雄赳赳气昂昂的东西,忍不住别过脸去啐道:“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腌臜的东西~”

     她语气虽然恼怒,但双颊酡红,眼波流转,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生气。

     “这个是意外。”宋青书也不禁有些尴尬,这次他还真不是故意的。

     “你快穿上衣服吧。”任盈盈羞得耳根子都快红了。

     宋青书本来想口花花几句,不过看到自己不争气的小东西实在有伤风化,只好将衣服重新穿好,接着内力一运转,水汽很快被烘干了。

     “我这边好了。”宋青书声音有几分尴尬,毕竟刚才那场景有些丢脸。

     “嗯。”任盈盈回过头来,眼神却有几分闪烁,现在两人都穿好衣服过后她反而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他了。

     宋青书何等人物,敏感地意识到了她此时情绪的变化,直接一伸手就将她拉到怀中:“你还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们都是夫妻了呀。”

     有时候男女之间的关系到达一个微妙的平衡,的确需要一方率先打破这个僵局,幸好宋青书并非那种茫然无措的初哥,任盈盈被他拥入怀中,最开始身体虽然有些僵硬,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不禁小嘴一撅:“那是你骗我的,是骗婚。”

     宋青书伸手捏了捏她翘挺的鼻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某人求着让我和她成亲的吧。”

     任盈盈忍不住捏起粉拳捶了他一下:“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你真实身份,谁让你骗我。”

     “只能说上天眷顾我啊,要不是刚好被我撞见,到时候老婆跟别人成亲了都不知道。”宋青书嘿嘿笑道。

     “呸,谁是你老婆。”任盈盈轻嗔不已。

     “你想不认账?”宋青书剑眉一竖,“我们马上回黑木崖,当着你的面问你爹,看你是谁的老婆。”

     “讨厌!”任盈盈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缩在他怀中,一双眼睛快滴出水来。

     她自己也在暗暗奇怪,明明之前想到这些事情自己就气不打一处来,为何现在想到同样这些事情,自己却反而感觉到……有一丝甜蜜?

     “好了,我现在给你用一阳指打通经脉吧,不能再耽搁了。”宋青书正色说道。

     “好!”任盈盈点了点头,不再推辞。

     接下来宋青书施展一阳指开始替她温养经脉,他已经数次施展,如今自然是轻车熟路,只不过苦了任盈盈,她这样一个骨子里害羞到极点的少女却要接受自己浑身上下那些敏感部位被一个男人点来点去。

     若非宋青书刚刚将好感度刷到max,恐怕她早已翻脸了。

     行功完毕,任盈盈早已被弄得浑身香汗淋漓,衣裳又湿哒哒紧紧地贴在了她肌肤之上,弄得她极为不舒服。

     抱着怀中娇柔欲融的少女,宋青书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早就和你说了不要穿衣服了嘛,这不衣服又湿了。”

     任盈盈娇声轻喘,没好气地掐了他一把:“你就知道欺负我!”

     “我哪里有欺负你啊,”宋青书一脸冤枉,“我损耗了这么多功力,甚至替你挽回了近十年的阳寿,你还说我欺负你?”

     一阳指果然是救死扶伤的利器,通过打通人体经脉能将垂死之人救活,宋青书用一阳指温养了任盈盈体内因燃血大.法受损严重的经脉,将其负面作用降到了最低,再加上之前起死回生的神经真气,直接替她挽回了十年的寿命,可惜燃血大.法太过霸道,还有二十年的阳寿连一阳指和神照经也无能为力。

     可是任盈盈的关注点却并不在这上面,反而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老实交代,你用这样的方法给多少女孩子治过伤?”

    ---

    感谢白海浪、呆B兽12345等书友的热情捧场!

    双倍月票到今天12点结束,为了感谢这期间各位书友的热情支持,今天应该能更新万字,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