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0章 修罗场

     宋青书原本正寻思着如何向林平之解释,结果猛然间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整个人都呆住了:“你说什么?”

     “黄帮主丢了。”林平之一脸羞愧。

     任盈盈也看出宋青书情绪不太正常,有些担忧的走到他身边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愤怒与震惊,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昨天你离开过后,黄帮主告诉我们让我们到清泰桥救师姐,因为她怀有身孕没法赶路,所以她主动提出留下来,”林平之露出一脸悔恨之色,“我因为急着去救师姐,也就同意了,便分出一部分人手护送他回王府,我就带着其余的人去救师姐,谁知道……谁知道……”

    宋青书心中一沉:“谁知道怎么了?”

    “我们从清泰桥回来的路上得到消息,黄帮主她们并没有回到齐王府。”林平之答道。

    宋青书心中一沉,半晚上的时间黄蓉他们一行人就算是蜗牛也应该回到王府了,显然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

    “那些护送她的侍卫呢?”宋青书心中却不报什么希望,既然黄蓉失了踪,那些人显然已是凶多吉少。

    “据王府传来的消息,他们被人在一个小巷子发现,全都受了重伤,现在正在王府中治疗。”林平之答道。

    “重伤?”宋青书眉毛一挑,“没一个人死么?”

    林平之摇了摇头:“虽然伤得挺重,但都无性命之忧。”

    宋青书疑窦从生,既然劫走黄蓉,显然灭口才能最大程度消灭线索,为什么会留下活口呢?

    “先回王府再说!”宋青书知道就算此时去找也只是像没头苍蝇一般,先回去问一下那些护卫当时的情景再作打算。

    注意到队伍后面有一个马车,宋青书奇道:“马车里的人是谁?”

    “是师姐,她受了惊吓,我给她找了辆马车来休息。”林平之回答的时候一阵赧然,毕竟他把黄蓉弄丢了,结果反倒救了自己的女人。

    宋青书却是大奇:“岳姑娘……没事?”他又如何不惊,毕竟在张柔毒计下,他以为岳灵珊已经遇害了。

    林平之语气之中尽是庆幸:“说起来多亏了李氏兄弟……”

    宋青书听了一半天,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李淏南跑来齐王府通风报信,李昊天却被张柔发现异样,然后双方一阵火并,李昊天不是对手,便逃了出去,张柔因为担心宋青书随时会来,也没有精力去追他,便开始紧急安排一切。

    谁知道李昊天并没有走远,再加上在忠义军多年,也有不少心腹,从心腹那里得知了张柔的计划。

    李昊天决定戴罪立功,第一选择自然就是去救宋青书的女人任盈盈,不过他心腹传出的消息并不确切,所以他以为任盈盈是被带到了清泰桥,结果阴差阳错救了岳灵珊,没过多久就碰到了林平之带人过来。

    当然李昊天虽然莽撞,也不会傻到直接跟林平之所我本来是想救任盈盈,不是想救你的女人的,这一切都是宋青书根据他选择去清泰桥推出来的。

    “李淏南见过齐王,我哥哥受了伤在马车里休息,请恕他不能行礼。”李淏南对宋青书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宋青书这会儿功夫已经知道了他们两兄弟打算投靠自己了,心中却是哭笑不得,若非他们俩打草惊蛇,自己本来已经顺利找到藏匿地点,救出了任盈盈众女,也不至于多了这么多波折,与任盈盈差点阴阳两隔,如今黄蓉失踪,盈盈也损失了二十年阳寿,真是让人郁闷地想骂娘。

    不过宋青书也清楚这件事怪在他们身上完全没道理,最后只能感叹命运弄人。

    “至少让我和盈盈关系突破到如今的地步。”宋青书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同时将李淏南扶了起来,“李兄弟快快请起,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不必如此客气。”

    李淏南之前一直忐忑不安,直到对方做出了这样的姿态,他一颗心方才终于放了下来。

    “回禀主公,我兄弟之前受了伤,这次能救出岳姑娘还得多亏吴将军的帮助。”李淏南补充道。

    “吴将军?”宋青书若有所觉,往队伍中某个方向望去,只见令狐冲正抱着剑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任盈盈显然也看到了他,身子一僵,下意识想松开身边男人的手,宋青书却一把抓住,不给她松开的机会。

    任盈盈扯了两下并没有扯开,忽然想起如今的身份,幽幽叹了一口气,也就由着他了。

    令狐冲目光落在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上,半晌没有移开目光,良久过后才对宋青书说道:“既然你回来了,岳姑娘的安全想必也不用我操心了,告辞!”

    说完不能对方回应,令狐冲直接转身便走,剑横在背上,双手有气无力搭在上面,一步一步消失在街头,背影看起来分外萧索与落寞。

    宋青书若有所思地往旁边望了一眼,只见任盈盈望着对方消失的方向有些失神,忍不住酸溜溜地说道:“你要不要去跟他说一下话?放心,我不吃醋。”

    任盈盈示意他紧紧扣住自己的手,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不吃醋刚才抓我抓得这么紧干嘛?”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还不是怕你跑了么。”

    任盈盈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我都和你那样了,你还怕什么呀~”那一刹那间眉梢间流露出来的妩媚与风情,看得宋青书心中一荡。

    之前两人其实也不乏一些亲密的身体接触,比如说当初在黑木崖浴桶之中,香艳程度其实丝毫不亚于刚才茅屋之中,可是两者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以前任盈盈都是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和他有亲密接触,可是在茅屋之中,她却是彻底向宋青书放开了身心,若非最后内伤发作,两人恐怕已有了夫妻之实。

    以任盈盈的性格愿意做到那种程度,宋青书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小家子气了,不由歉疚地说道:“去和他聊聊吧,当个最后的告别也好。”

    任盈盈摇了摇头:“事到如今,告不告别也没什么意义了,我们走吧。”

    见她如此洒脱,宋青书先是一阵错愕,继而微笑着跟了上去。

    一行人回到齐王府过后,陈圆圆早就等在了那里,骆冰睡了一晚也彻底恢复过来,陪着她一起在等,见到宋青书又带了一个明艳脱俗的女人回来,两女纷纷一呆。

    任盈盈此时的震惊还在她们之上,眼前两个女人一个倾国倾城,一个风姿绰约,而且都是少妇打扮,她一时间弄不清两人究竟和宋青书是什么关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称呼。

    “这该死的混蛋,到处惹些风流债。”尽管两女的年纪装扮应该不是宋青书妻妾什么的,但任盈盈又岂会看不出来她们望向宋青书的眼神,只要看自己的男人才有那样的眼神。

    想到还有峨眉的周芷若,金蛇营那边的九公主……任盈盈只觉得头都大了。

    当初金蛇营中阿九训斥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任盈盈忽然意识到自己日后的日子恐怕有些难熬了。

    林平之见势不对,急忙说道:“宋大哥,我先带师姐去休息了。”说完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李淏南也是神情古怪,虽然他很想和宋青书聊聊趁机拉近关系,不过如今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修罗场一般的气氛,他觉得留下了绝非什么明智之举。

    “我也先下去了。”李淏南跟着说道。

    宋青书点了点头:“你下去找平之吧,他会给你安排一切事宜的。”

    “是~”李淏南如蒙大赦,急忙离开。

    房中只剩下宋青书和三个女人,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

    看着三个女人大眼瞪小眼,宋青书觉得还是得由自己来打破尴尬,站起来互相替她们介绍起来:“这位是盈盈,日月神教的圣姑。”

    陈圆圆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心想她就是昨晚闹着要刺杀青书的人么,好像听说她还是青书明媒正娶的女人呢,两人到底是怎样一个混乱的关系。

    骆冰却是心中一凛,陈圆圆不是江湖中人,自然不知道日月神教的威名,她曾经没少听说过日月神教圣姑的名头,她原本以为对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哪知道她居然是一个娇怯怯的美貌少女。

    “这位是红花会的骆冰。”宋青书继续介绍道。

    任盈盈下意识回道:“原来是红花会的文夫人,久闻夫人鸳鸯刀的大名。”

    她本意是想客套一下拉近双方关系,结果却闹了骆冰一个大红脸,原来当初在盛京时她就已经和丈夫文泰来决裂了,说起来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骆冰本来以为对方是故意羞辱自己,不过看到她清澈的眼神,方才明白自己想岔了,毕竟自己和文泰来劳燕分飞的事情,除了红花会等少数人知道外,江湖中其他人不知道也不足为奇。

    轮到介绍陈圆圆时,宋青书却陷入了迟疑,毕竟她的身份太过特殊,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任盈盈已经是自己人了,没必要刻意向她隐瞒:“这位是陈圆圆,你们应该……应该听说过她。”

    “陈圆圆?”这下轮到任盈盈和骆冰震惊了,纷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冲冠一怒为红颜,秦淮八艳之首,天下第一美人……每一个名头都是那么如雷贯耳。

    “难怪美成这样,原来是她!”任盈盈和骆冰心中震惊之余也有些释然。

    “你们先聊聊吧,我去问一下那些护卫关于黄帮主被劫走的事情。”宋青书也意识到自己继续呆在这里很尴尬,索性也来个走为上计,女人们的事情让她们自己解决,反正陈圆圆长袖善舞,任盈盈雍容大度,骆冰成熟大方,想来应该能找到一个和谐的相处之道。

    --

    这一章特别感谢黄金盟主白海浪这段时间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