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1章 另辟蹊径

     宋青书除了内宅过后,径直到了那些护卫疗伤的地方,找了其中几个伤势较轻、精神还不错的询问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我们护送黄帮主回来的路上,路过涌金门附近,忽然冒出了两个黑衣人……”那群侍卫七嘴八舌开始描述起当时的情景。

     “两个人就把你们打成这样?”宋青书疑惑不已,这些侍卫大多是韩侂胄精挑细选的一些护卫,虽然算不上顶尖高手,却也称得上身手矫健,再加上随行的还有个黄蓉,她虽然因为怀孕影响了功力,但综合她的聪明才智以及打狗棒法,再怎么也算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这样的配置还是被四个人毫无悬念地打败,可见对方武功有多高。

     听到宋青书的疑问,那些侍卫一脸羞愧:“那两个黑衣人武功太过诡异,身法又快,我们不是对手。”

     “你们身受重伤,可见当时也是拼命在保护黄帮主,所以你们已经尽力了,不必自责。”看到一群人羞愧欲绝的模样,宋青书出言安慰道。

     听到他这样说,一群侍卫神色激动,心中不约而同升起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我们兄弟本以为死定了,可是那两个黑衣人只是确保我们失去战斗力,并没有取我们的性命。”其中一个侍卫疑惑地说道。

    宋青书之前已经在疑惑这件事了,闻言皱眉道:“会不会是你们认识的什么人?”

    那群侍卫纷纷摇头:“不会,那两人身形陌生,看起来没有熟悉的感觉;更何况我们认识的人里没有武功这么高的人。”

    宋青书沉吟半晌,忽然开口问道:“他们两人武功路数如何?”

    “他们的招数是这样的……”其中受伤最轻的两人跳下床来一边回忆一边开始比划起来。

    宋青书一边看一边寻思:“看不出他们的武功路数,要么是两人刻意隐藏,没有使用本门的武功;要么……他们根本不是江湖中人。”

    要想一点本门武功不露就制服会打狗棒法的黄蓉,哪怕是五绝级别的人物恐怕也不太容易,这又不是小说中那种圣人满地走,剑圣不如狗的年代,五绝级别的高手哪有那么多。再结合这里是京城,看来后一种可能更大。

    慰问了侍卫们几句,宋青书便回到书房,开始寻思着从哪方面入手查探。比起之前的失踪,这次信息更少,更无从入手。

    想了一会儿依然毫无头绪,宋青书心头不禁烦躁不已。

    “启禀王爷,陈友谅求见!”外面丫鬟禀报道。

    “让他进来。”宋青书心中寻思,看来还是只有靠丐帮来大海捞针了。

    没过多久陈友谅小跑了进来:“友谅拜见公子!哦不对,应该叫齐王了。”

    “快快请起,不必那么客气。”看到对方双眼布满的血丝,显然忙碌了一宿,宋青书不得不承认,虽然陈友谅人品值得怀疑,但是他办事认真,能力又强,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刚接到消息,听说王爷已经找到主母她们了?”陈友谅发动丐帮众人找了一夜,结果一点成果都没有,正忐忑不安之际,听到宋青书已经找到人了,心中不由大喜,毕竟大团圆后对方心情一高兴,也不至于迁怒于他。

    “盈盈和岳姑娘的确是救回来了,至于黄帮主,”宋青书脸色有些不好看,“本来也救回来了,中途却被人劫走了,所以接下来还要辛苦你几天,继续在城中打探一下她的下落。”

    听到黄蓉失踪,陈友谅心中却有几分窃喜,要知道他窃取了江南丐帮的大权,一直以来十分忌惮那位不管才智还是威望都在他之上的前任帮主,担心她来找自己麻烦,心中巴不得她永远回不来才好。

    当然这一切他只敢在心中悄悄想想,眼前这个男人可不好糊弄,想到之前对方的种种狠辣手段,他权衡一下还是放弃了阳奉阴违的打算。

    “反正尽全力找也多半找不到,我又何必授人以柄,到时候成为他迁怒的对象?”陈友谅心中冷漠,表面上却是一脸殷勤:“好,我回去后就布置帮中兄弟在城中寻找。”

    宋青书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对他说道:“如今我有了齐王的王爵,可以开府仪同三司,能够自行任命官员。嗯,友谅,我决定聘你和你师父来齐王府当司马,处理王府的各种事情。”

    陈友谅微微错愕,继而大喜,直接跪拜道:“多谢王爷!”

    他又如何能不欣喜,要知道他虽然暗中执掌了江南丐帮,在江湖上也算一个人物,但是放眼天下,在那些豪门贵族眼中不过是一个泥腿子,可当上司马过后就大不一样了,瞬间由一介平民成为了朝廷的正式官员。

    要知道王府官职中,最高的是王傅,身为亲王辅导,往往是德高望重、才学闻名天下的长者担任,官居从三品;其次是长史,总领王府属僚,官居从四品上;接下来就是长史,总管王府钱粮、讼碟等事物,官居从四品下!

    要知道那些读书人寒窗苦读数十载,经过千军万马厮杀成为两榜进士过后,大多数也就能得到一个七品的职位,很多人甚至在京城蹉跎多年一直等不到空缺,而自己一来就是从四品的级别,真是可以羡煞无数人。

    看着陈友谅欣喜若狂的表情,宋青书暗暗点头,之前一直是靠着各种威压让陈友谅不得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大棒挥久了总得给他一根胡萝卜尝尝,这样才能更加安心为自己办事。

    陈友谅离开后,宋青书想了想又派人把李淏南找了过来,人家主动来投靠,总得让他安下心来。

    两人聊了一阵,最后宋青书任命他们兄弟为谘议参军,也就是参谋军师,官职正五品上。

     李淏南大喜,毕竟他们不想一辈子当山贼,一直想要个正经的身份,如今不仅成了官军,还成了不大不小一个将军,又岂能不欣喜?

     想到母亲知道过后那喜悦的表情,李淏南越来越觉得投靠宋青书是这辈子做的最好的决定。

     宋青书问了问忠义军在大别山的情况,如今张柔父子已死,他们的心腹也在昨晚损失殆尽,于是决定派兄弟俩回大别山收拢忠义军残部,李淏南自然愿意,他本来就有此打算,毕竟带着人马来投和两个光杆司令来投靠,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其中的差别。

     李淏南决定让哥哥李昊天留在王府养伤,自己先行一步回到大别山,一来时间不等人,若是等李昊天伤好后再回去,忠义军恐怕早已树倒猢狲散了;二来么,他心思细腻,为了让新主公安心,特意将哥哥留在王府中也是一种姿态。

     正所谓礼尚往来,宋青书也做足了姿态亲自送他出府,刚挥别了李淏南,正要回府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宋兄弟!”

     宋青书回头一看,只见郭靖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

     “郭兄,里面坐吧。”宋青书邀请道。

     “不进去了,”郭靖摇了摇头,显然没有喝茶的闲心,“你有没有蓉儿的消息?”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郭兄,我也没料到最后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郭靖一脸凝重地听他说完,最后摇头道:“我又怎么会怪你呢,能从忠义军手中将蓉儿救出来我已经很感激你了,至于后来发生的意外谁也没法料到。”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郭靖的确是一个非常明事理的人,在他心中典型的帮里不帮亲,若是换成黄蓉,难保不会闹一些情绪。

     “那两个黑衣人到底是谁?有没有什么线索了?”郭靖急忙追问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现在也毫无头绪。”

     郭靖叹了一口气:“那我们就各自追查吧,有什么最新消息就及时通知对方。”话音刚落也不待宋青书挽留,就心急火燎地离开了。

     “希望他那边能有什么进展吧。”宋青书叹了一口气,郭靖成名这么久,自然有他的人脉渠道,再加上背后的贾似道相助,也许能查出来什么也说不定。

     犹豫了一下,宋青书并没有回府,而是径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且说御史府上,一个娇憨的红衣少女正在后花园荡着秋千,可是脸上却没有半点平日里的笑容,她心情烦躁,随行服侍的丫鬟被她远远赶到了一旁。

     “真是气死我了,本小姐为什么要天天呆在家里!”史湘云忽然咬牙切齿地说着,不过很快气势就泄了个一干二净。

     “那混蛋太可怕了,万一出去撞上了还真麻烦,还是在家里安全些。”史湘云喃喃自语。

     “史小姐口中的混蛋是在说我么?”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的声音。

     这段时间经常做噩梦梦到这个声音,史湘云又岂会听不出来,身体僵硬地抬头循声望去,只见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正站在秋千架子上面冷冷地望着自己。

     “啊~”史湘云心一紧,整个身子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一个不留神直接从秋千上一头往地上栽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