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9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差点没喷出鼻血出来,特别是她那充满暗示性的语气,挑逗意味十足,更是足以让男人心旌神摇。

     “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赵士程暗骂一声,不禁有些嫉妒起来,笑着打断了两人的对视,“吴将军果然不愧在泉州呆过的,居然认得每一种酒的名称和来历,不知道剩下的这几种酒将军可认识?”

     秦可卿也适时地倒了另一杯酒递了过来:“将军请。”

     见她笑语嫣然,却一杯接着一杯劝自己喝酒,宋青书暗暗冷笑,既然你心存不良,自己也没必要客气了。

     接过酒杯的时候,宋青书并没有马上端过酒杯,而是故意顺势在她手上摸一把。

    秦可卿仿佛有些触电般地想缩回去,不过却被对方紧紧握住,脸蛋儿瞬间浮起一丝胭脂般的殷红,愈发娇艳迷人。

    “将军~”秦可卿有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宋青书却一把将她拉到了怀中,一边抱着她一边开始品尝杯中美酒:“琥珀色的酒体,里面混合着花香、果香……还有烟熏的味道,想必就是苏格兰的威士忌,这种酒适合充满进取心的男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接受如此多复杂而又厚重的味道。”

    “精彩、精彩!”赵士程一边鼓掌一边赞叹道,“没想到吴将军不仅剑术通神,居然还是酒国圣手,实在是令人佩服不已。”

    “王爷谬赞了。”宋青书不卑不亢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另一只手却紧紧抱住怀中佳人的纤腰,让她根本无法站起来。

    “这男人还真是胆大妄为!当着北静王居然还敢这样对他府上的舞姬。”秦可卿暗暗发恼,她虽然答应来施展美人计,不过在她想来对付这种莽汉随便给他点甜头尝尝就能让其神魂颠倒色令智昏了,可是到目前为止自己的牺牲已经比预计的多了太多太多。

    赵士程却是看得暗喜,不怕你有欲望,就怕你没欲望,看来这洋酒酒力果然够猛,这么快就让他酒意上涌,不然绝不会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

    秦可卿暗暗作恼,咬了咬嘴唇,又倒出一杯酒送到身边男人面前:“将军再尝尝这酒如何?”同时心中不停诅咒,之前那番人说过这些酒非常烈,混合在一起威力更是倍增,连续混着喝这么多杯,看你死不死。

    宋青书却是来者不拒,将眼前的酒再次一饮而尽,他其实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打算,从后世穿越过来,他又岂会不知道这些酒混合在一起喝非常容易醉人?不过他如今内力高深,酒刚喝进体内就已经被内力炼化了,自然不担心醉酒的问题。

    “此酒香醇可口,芳香浓郁,那色泽更是晶莹剔透,当年荷兰商人将法兰西的葡萄酒运往世界各地,可惜因为路途长远,导致葡萄酒变质,那些商人就将这些变质的葡萄酒用来蒸馏出浓度更高的葡萄蒸馏酒,命名为白兰地,意思就是‘烧焦的葡萄酒’。”宋青书顿了顿,摇着头说道,“不过我建议王爷可以将这酒放在橡木桶中存放三年后再喝,到时候此酒不仅香味愈发浓郁,眼色还会变成琥珀般的金黄色,更衬托王爷你的身份。”

    “真有此事?”赵士程原本来拿这些酒出来只是一个幌子,可如今倒是渐渐被对方勾起了兴趣。

    “王爷试试便知。”宋青书淡淡一笑。

    赵士程哈哈笑了起来:“那本王便将剩余的酒放在橡木桶中静置三年,三年后再与将军一同品鉴。”

    宋青书心中冷笑,过了明天我吴天德落败过后,你哪还会正眼瞧这样的角色。

    “将军再尝尝这个酒如何?”秦可卿趁这个机会又斟了一杯酒递到了他面前,一双桃花眼迷离得快渗出水来,原来这段时间宋青书手指一直有意无意在她身上游走,秦可卿原本就是风流多情的性子,再加上他的手法何等高超,没一会儿功夫她整个身子便娇柔欲融起来。

    宋青书尝了尝味道,“嗯,此酒口感甜润、芬芳馥郁,应该是来自加勒比海的朗姆酒,酒虽然是好酒,但这样直接喝未免有些暴殄天物。”

    “哦,那该怎样喝?”赵士程瞬间来了兴趣,连秦可卿也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

    “先用柠檬捣出汁,再加入几片薄荷叶,倒入朗姆酒,放入冰窖中冰镇一盏茶的时间,若是酷暑时喝了,保证从头通透到脚,让你有一种非一般的感觉。”宋青书越说越是怀念前世记忆中的味道。

    “那我真要去试试。”尽管如今并非盛夏,赵士程还是迫不及待地拿着一壶朗姆酒走了,边走还边对宋青书说道,“吴将军请自便。”

    “王爷还真是好酒如命啊。”望着赵士程离去的背影,秦可卿不无幽怨地叹了一口气。

    宋青书心中却是明镜似的,赵士程这哪是好酒如命,分明就是借故离去给两人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换言之也是一个色诱自己的机会。

    秦可卿忽然动了动耳朵,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般,柔软的身子瞬间一僵,宋青书抱着她感觉非常地明显,若有所思往某堵墙的后面望去,显然那边有人正用传音入密对秦可卿说着什么。

    秦可卿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忽然对他嫣然一笑:“吴将军,妾身其实还知道关于朗姆酒一个更有趣的喝法,将军想不想试试?”

    宋青书一怔,心想这个世界的人难道还知道什么高明的调酒之法?“听秦姑娘这般说,我还真有点好奇了。”

    秦可卿并没有回答,反而对周围的歌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先退下,那些歌姬欠了欠身,陆陆续续撤了出去。

    “难道这酒的喝法还需要孤男寡女不成?”宋青书手指轻轻在她身上画着圈,一脸戏谑地笑道。

    “妾身这种喝法乃独家秘方,不能被外人瞧了去。”秦可卿抿嘴一笑,然后回身过去重新倒了一杯酒。

    “难道还想继续灌我酒么?”宋青书很好奇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好整以暇静静地看着她。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秦可卿并没有将酒端到他面前来,反而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还没来得及惊愕,秦可卿已经忽然回过身来直接吻了上来。

    “唔……”宋青书刚想开口,便察觉到一股香甜可口的酒液从她嘴里渡了过来。

    “原来是这种喝法。”宋青书哑然失笑,看来是自己喝了这么多酒一直没有醉意,她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宋青书本就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卫道士,既然是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尽管知道对方是在使美人计,宋青书却丝毫不在意,反正自己又不是吴天德,明天又没有比武,哪怕对方做什么手脚?

    当然如果是一般的美女,宋青书说不准还真会柳下惠一次,可如今却是这么一个纤巧婀娜的绝色尤物,要是还能无动于衷,简直可以说不是男人了。

    渡完酒过后,秦可卿正要起身,谁知道宋青书却根本不由她,猿臂一舒便搂住了她的脖子,顺势回吻过去。

    “唔唔唔~”感受到对方叩开自己牙关长驱而入,秦可卿一对眼睛瞪得老大,下意识想推开她,只可惜宋青书根本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难道今天真的要牺牲清白么?”秦可卿心中闪过一丝惶恐,她虽然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贞洁烈妇,但也不是随便就让男人沾她身子的女人,要知道这么多年,也就丈夫和……碰过自己……

    她之所以应允这次任务,一为报恩,二来也有些身不由己,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自信以自身的魅力稍微施展一点手段就能达到目的,根本不用走到最后那一步,可如今形势的发展大出她所料,完全超出了她的控制。

    “北静王为什么还不回来?”秦可卿下意识想咬嘴唇,可惜此时她的双唇早已合不拢了。

    她的身体本就比一般女子敏感,再加上天生妩媚多情,此时早已别宋青书吻得娇.喘连连,浑身柔若无骨,整个人的重量都完全挂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他也在王府的,难道由着我被其他男人这般欺辱么?”脑海中闪过情人儒雅成熟的面容,秦可卿心中闪过一丝茫然。

    此时隔壁房间中,赵士程似笑非笑地对身边一个男子说道:“真的让她被姓吴的那啥么?”

    那男人默然无语,良久后才答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赵士程笑了笑,眼神之中戏谑之意愈发明显:“你倒是舍得。”

    “身为贾家的儿媳,本来就该时刻准备好为了家族的利益牺牲。”那男子淡淡地说道。

    “真的只是儿媳么?”赵士程打量着眼前男子,嘿嘿笑道,“据本王说知你早就将这艳名满京城的儿媳偷吃了啊,让自己的情人去和别的男人……嘿嘿,你倒也是心大。”

    房间中另一个男子自然就是贾珍了,赵士程身为王爷,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也不怕这句话就伤了对方颜面。

    贾珍神色微变,良久才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过一想到秦可卿那明艳动人的模样,心中却是愈发酸涩,若换作是以前,就算贾似道亲自下令,他还真不一定舍得让秦可卿去做这种事,可前不久自己被骆冰那婆娘一脚踢废了,再也无法人道……

    宋青书气机舒展开来,早已探得隔壁有两人,知道他们肯定在就近监视自己,不由得暗暗冷笑,既然你们要用美人计,那么我就让你们赔了夫人又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