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1章 姐姐还是小姨

    贾珍叹了一口气:“这是叔父的意见,若是直接威胁未免落了下乘,说不定事后韩侂胄还会拿此攻击比赛的结果。还是现在这种方法做得毫无痕迹,就算事后被韩侂胄知道了他也只能怪吴天德把持不住,没法借题发作,正所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原来如此,贾师宪当真是高瞻远瞩,佩服佩服!”赵士程嘴上赞叹不已,看着贾珍沮丧的表情心中却在暗暗冷笑,也不知道是谁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贾珍此时没心情和他继续唠嗑下去,拱了拱手说道:“我要回去向叔父禀告结果,顺便在安慰安慰可卿,就不在王爷这里多留了,告辞。”

    “慢走,本王就不远送了。”赵士程暗暗摇头,一个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亲手送给其他男人,心早已被伤得千疮百孔,又岂是你安慰安慰就能挽回的。

    “王爷请留步!”贾珍拱了拱手,匆匆地小跑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赵士程若有所思,忽然耳边响起一声幽幽轻叹:“王爷,你昨晚是不是又害人了?”

    赵士程回头一看,见妻子唐琬正一脸忧愁地站在身后不远处,不禁快步走过去扶着她:“夫人怎么起这么早,花园里露水重寒气大,快点回屋休息吧。”

    唐琬叹了口气:“你一夜没有回房,我又哪里睡得着,听下人说你在天香楼这边,我知道你有事要做,也不敢来打扰你,现在估摸着你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才过来看一看。”

    赵士程扶着妻子的手,眼神中充满了柔情:“都是本王不好,让夫人担心了。”

    唐琬摇了摇头,看着贾珍消失的方向,幽幽说道:“王爷你身份尊贵,外人都以为你素来不参与朝廷上的争斗,可我这个做妻子的又岂会不知道你暗暗偏向了其中一方?不过政.治斗争素来险谲无比,王爷又何必掺和到这旋涡里面去?”

    “夫人放心,本王自有分寸,”赵士程眼神精光闪动,心想若是满足当一个王爷,自然没必要参与朝堂的争斗,可是若想更进一步的话……

    都是太宗皇帝的子孙,凭什么同人不同命!

    见唐琬还要说什么,赵士程扶着她说道:“夫人,我扶你回屋休息吧。”

    唐琬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任他扶着走了回去。

    且说宋青书从北静王府出来,很快就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不禁暗暗冷笑,看来对方还真是做到了极致,他也不动声色,假装往皇宫的方向走去,走到中途忽然加快脚步,彻底将跟踪的尾巴甩开。

    接着运起轻功,一路心急火燎地赶到了韩府,韩侂胄早已在府中等着他。

    宋青书还没开口,韩侂胄却抢先问道:“昨晚北静王府里到底是什么陷阱?”尽管北静王立场不确定,但政治家的敏锐嗅觉让他很肯定昨晚的肯定是鸿门宴。

    宋青书皱了皱眉,还是答道:“昨晚北静王让我帮忙品酒……”

    “难道是在酒中下药?”韩侂胄很快自己否定了这种猜测,“不对,下药的话容易留下把柄,贾似道不会如此不智。”

    宋青书点了点头:“不错,品酒只是其中一个手段,最终杀手锏还是美人计……”接着将他们派一个会媚术的女子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下,当然隐去了其中不少细节,自然也没有说破秦可卿的身份。

    “还真是毒计啊,这次若非青书你出马,天德肯定会中招了,”韩侂胄一脸庆幸不已,“被那些妖女吸干精气神,今天比赛输定了,事后还没法找他们算账……真是多亏你了。”

    宋青书摆了摆手:“那些客套话不用说了,现在节夫是不是该告诉我黄蓉的下落了?”

    韩侂胄微微一笑,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听闻这段时间你发动了各方面势力在临安城中找,贾似道也在派他的人找,你们都快把临安城翻遍了都没找到黄帮主的下落,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我也一直奇怪这件事,莫非黄蓉现在节夫手上?”宋青书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韩侂胄急忙摆手:“青书你高看我了,我虽然有点能量,但还做不到能同时瞒过你和贾似道两边的眼线。”

    “哦?”宋青书一想也是,若是他真的能做到这般天衣无缝,贾似道根本没法和他分庭抗礼了,“那她现在哪儿?”

    韩侂胄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整个临安城能在你、我、贾似道眼皮子底下让一个人凭空消失,想必势力肯定在我们之上……”

    他顿了顿,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宋青书却是眼前一亮,心中瞬间有了明悟,韩侂胄和贾似道权倾朝野,整个临安城中势力还在他俩之上的,除了皇帝还能有谁?

    “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宋青书一拍大腿,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其实这也怪不得他,自从救走李沅芷和陈圆圆过后,皇宫之中就没有什么留恋,他下意识便忽略掉了这地方。

    想到黄蓉失踪了这么多天了,宋青书便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去将她救出来,不过很快想起来如今天已经快亮了,古代的人都起得很早,这会儿功夫皇宫里的人恐怕全都起来了,这时候要想闯进去,稍有疏忽就会暴露身份的。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估计,韩侂胄笑道:“比武夺帅今天会在皇宫中举行,青书你不如和我一起进宫吧。”

    宋青书心中一动,借着比武夺帅的幌子正大光明进入皇宫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到时候大家注意力被比武所吸引,自己正好可以去救黄蓉。

    “知道黄蓉被关在哪里么?”宋青书忽然意识到万一她没在皇宫之中,自己这次岂不是白跑一趟?

    韩侂胄笑着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今天去皇宫观看比武夺帅,应该会有收获的。”

    宋青书点了点头,涉及到皇帝,韩侂胄这种老狐狸肯定不会将话说透,不过如今他已经说得够明朗了,他既然这般说,想必是通过特殊渠道查到了黄蓉的确被藏在皇宫里。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宋青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韩侂胄忽然面容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青书你鏖战一宿,不用休息一下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没问题的。”

    韩侂胄忽然用充满羡慕的语气说道:“年轻真好啊!”

    ……

    尽管宋青书嘴上说得云淡风轻,但在去皇宫路上,他还是在轿子上小憩了一会儿,身子毕竟不是铁打的。

    轿子到了宫门前停了下来,宋青书发现皇宫外面已经聚集了太多的人了,除了有资格进宫的官员之外,还有不少下级军官、江湖人士在宫门外守候,显然是想第一时间得到比赛的结果。

    没过多久宫门大开,文武百官纷纷上朝,宋青书如今贵为齐王,自然也是有资格进去的,至于剩下的人就没那么好运气了,被禁宫侍卫严格地拦在了宫门之外。

     到金銮殿途中,宋青书忽然看到了人群中的慕容复,似乎正在和贾似道说着什么,便径直走了过去:“贾枢密~”

     贾似道抬头一看,眼神中露出意外之色,也回礼道:“齐王大人。”

     两人随便寒暄了几句,宋青书忽然对一旁的慕容复说道:“慕容公子,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看着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男人,慕容复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几年前自己是闻名天下的南慕容,对方只是一个全身经脉尽断的武当弃徒,可短短几年之内,对方就成长到不管是武功还是权势都要让他仰望的存在。

     那一瞬间慕容复忽然充满了挫败感,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能赶上眼前这个男人了。不过他很快又惊醒过来,自己是大燕王朝的后裔,有着矢志复国的远大理想,将来注定当皇帝的人,宋青书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王罢了。

     这样一想他瞬间又燃起了斗志,所以今天一定要战胜那个什么吴天德,得以执掌四川的兵权,等自己到了四川好好经营两年,就以四川之地为根本,重现我大燕的荣光。

     尽管慕容复这些心理活动没有说出来,但是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已经能感觉到周围气场的变化,若有所思地往对方身上看了一眼,他才笑着问道:“这次怎么没有看到王姑娘呢?王姑娘熟知天下武功,有她从旁指点,公子你又能增添三分胜算。”

     听到“熟知天下武学”,一旁的贾似道眼神中路过一声轻蔑,尽管一闪而逝,但依然还是被宋青书捕捉到了。

     宋青书对此毫不意外,王语嫣也只是熟知一些大众的武功罢了,真正顶级的神功秘籍她并没有机会看,身为侠客岛岛主的贾似道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了。

     “前段时间舅妈飞鸽传书回曼陀山庄,表妹收到信后便立即动身了,我问她信上写的什么她也不说。”慕容复苦笑着答道,显然对王语嫣的保留有些不满,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有些怕那个美艳的舅母,也不敢真的欺负那个娇怯怯的表妹。

     宋青书明白过来,李青萝显然让王语嫣一起去湖北寻亲了,一想到她和小龙女年龄相仿,容貌也有几分相似,却要称呼对方为小姨,那画面实在是太唯美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