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7章 拆台与助攻

    慕容复却根本没回他,此时脑海中早已空白一片,想到这些年自己不停地失败,原本打算趁这次好机会彻底反身,结果又是一次惨败,想必今日过后人人都知道他姑苏慕容复就是个常败将军,南慕容也只会沦为江湖上的笑柄,复国的大业也是痴人说梦……

    看到慕容复如丧考妣的脸色,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就是成王败寇,慕容复明明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学武资质也称得上优秀,可是他每次遇到的对手都是一些精彩绝艳之辈,只能感叹命运弄人。

    接下来赵构宣布任命程松以资政殿大学士知成都府、四川制置使;任命吴天德成为兴州驻紥御前诸军都统制,兼任兴州知州、利州西路安抚使;接着又任命了一系列四川的官员……

    晚上在皇宫中设宴款待新上任的四川诸位官员,不乏皇帝的笼络鼓励之意。

    因为时间还早,文武百官陆陆续续开始出宫,宋青书则带着黄蓉在内的几名侍从往宫门赶去,正寻思着万一等会儿被宫门守卫发现什么异常,不得不再次施展移魂大.法了。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喊住了他:“宋青书!”

    宋青书身形一僵,不由得暗暗叫苦,怎么这会儿关头见到这姑奶奶了?闻言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试图混在文武百官的队伍中出去。

    黄蓉悄悄往后望了一眼,只见一气质雍容、神情淡漠的绝色宫装女子正望向这边,不禁有些酸溜溜说道:“你的风流债找上门来了。”

    宋青书苦笑不已:“什么风流债啊,风流劫还差不多,别看了快走吧。”

    黄蓉却是撇了撇嘴:“走不了了。”

    她话音刚落,一道倩影便挡在了两人面前:“姓宋的,我是老虎么?你干嘛一直躲着我?”

    看着眼前仙子一般的人物,宋青书暗暗头疼,脸上却是堆起了笑容:“这世上老虎要是有这么好看,那么所有的男人都会化身为猎人了。”

    眼前这女子自然是黄衫女赵璎珞了,若是平时宋青书自然巴不得和这么漂亮的姑娘口花花几句,可是如今黄蓉还在身后,她那点乔装打扮瞒得过一般侍卫,却未必能瞒得过黄衫女。

    真可谓是怕什么来什么,宋青书正担心露出什么破绽,黄蓉便捂着嘴跑到一旁剧烈地干呕起来。

    原来刚才宋青书的话黄蓉听得直翻白眼,心想这混蛋平日里就是这么勾搭女人的……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这肉麻的话听得她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跑到一旁干呕起来。

    “他……”看着黄蓉有些窈窕动人的身形,黄衫女面露疑惑之色。

    宋青书正发愁之际,韩侂胄却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仿佛无意间挡住了黄衫女的视线:“青书啊,你怎么走这么快呢?说好我们一起回去喝一杯的嘛。”

    宋青书暗暗舒了一口气,顺势附和道:“刚才见你在那边和人说话,就没喊你了。”

    韩侂胄这时才一副刚看到黄衫女的样子:“原来公主也在这里。”她虽然公开的身份姓杨,但真正的身份又哪里瞒得过韩侂胄这样的人。

    黄衫女秀眉微蹙,有些不满地说道:“韩大人,我正和宋青书说话呢?”她身为宋徽宗的女儿,当朝皇帝的妹妹,同时又是兼山书院的圣女,地位素来超然,自然不怕得罪身为宰相的韩侂胄。

    韩侂胄哈哈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俩聊天了,青书我先回府等你。”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瞪着宋青书那几名侍从:“你们还傻愣在这儿干什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那几个侍从面面相觑,还是黄蓉反应得快,低着头就跟了上去,其他几名侍从这才恍然大悟纷纷跟了上去。

    看着一行人离去的身影,宋青书有些担心黄蓉等会儿在宫门口被侍卫拦下来,毕竟韩侂胄不会移魂大.法,不过转念一想,以韩侂胄在朝廷的底蕴,宫门那些侍卫谁敢真的查他?这样一想瞬间放心下来。

    “看来你和韩侂胄很熟嘛。”想到韩侂胄离去时那暧昧的笑容,黄衫女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还好吧,当初在扬州建立起来的交情。”以免她看出什么破绽,宋青书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哦~”黄衫女本来也只是为了化解心中的尴尬随口一说,对他们之间的交情根本不关心,“刚才比武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

    宋青书心中一凛,下意识答道:“我肚子不舒服,出去方便了一下。”

    “是么?”黄衫女似笑非笑地说道,“以你的修为已经寒暑不侵,几天不食都没问题,又岂会肚子不舒服?”

    宋青书讪讪答道:“人有三急,武功再高也不能逆天而行嘛。”

    黄衫女压根不信他的鬼话,冷哼了一声:“恐怕不是三急,而是找吴贵妃去了吧。”

    宋青书一怔,知道她想岔了,不过总比让她知道自己带走了黄蓉好点,于是便默认下来。

    见他不反驳,黄衫女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吴贵妃虽然是人间绝色,但你身边很多红颜知己一点都不比她差,何必行差踏错误了自己的前程呢?人家毕竟是贵妃,你和她之间的事情一旦曝光,整个大宋哪里还能容得下你?”她本就冰雪聪明,从之前一些蛛丝马迹再加上从师父那里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很容易判断出宋青书和阿珂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

    “我身边有很多和吴贵妃一般绝色倾城的红颜知己么?让我想一想……”宋青书顿了顿,眼神忽然往黄衫女身上不停瞟去。

    黄衫女被他看得极为不自在,啐道:“你看我干什么!”

    宋青书嘿嘿笑道:“我终于想到一位符合条件的红颜知己了,那就是姑娘你了。”

    尽管明知道他是故意在哄自己,但黄衫女依然忍不住心头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用冷哼掩饰自己心中的波动:“别转移话题,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和吴贵妃的事情迟早会被人知道,自己好自为之。”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远处。

    看着她潇洒离去,宋青书不禁苦笑不已,不过现在黄蓉那边更紧急,阿珂的事情日后再慢慢和她解释好了。

    担心黄蓉又被劫走或者韩侂胄拿她当筹码威胁自己什么的,宋青书一路上可以说得上健步如飞,几乎是一口气也没停地赶到了韩府。

    韩侂胄早已在书房中等他,黄蓉此时也换回了女装,正坐在屋子另一头。

    “蓉……你没事吧?”宋青书快步走到黄蓉面前问道,他原本是想喊蓉儿的,不过醒悟到韩侂胄在一旁,喊得这般亲密有些不妥,便临时改了口。

    “我没事。”黄蓉嫣然一笑,他显然明白宋青书在问她什么,于是暗示她韩侂胄并没有为难她。

    此时黄蓉脱离了困境,连日来的抑郁一扫而空,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娇艳动人,此时嫣然一笑当真是要将人的魂都给勾走。

    “我马上带你回去。”宋青书小声说道,他实在不放心将黄蓉留在韩府,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照顾着最放心。

    黄蓉脸色一红,同样小声地回到:“靖哥哥马上要来了。”

    “什么?”宋青书浑身一震,两人分别这么久还没来得及独处,就又要再次分别,一想到这里,他就恨不得将韩侂胄给掐死。

    韩侂胄若有所觉,笑呵呵地说道:“黄帮主想见郭大侠,我总不好拦着不让见吧,就派人去请他过来,现在算算时间,恐怕马上就要到了吧。”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他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小厮前来禀告:“相爷,郭大侠来了?”

    “不知韩大人何事找我,郭某……”郭靖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忽然间看到屋子里明艳动人的妻子,一时间不由得又惊又喜,激动地扑了过去,“蓉儿!”

    “靖哥哥!”与丈夫分离这么久,黄蓉也是激动异常,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迎了上去,正要投入丈夫的怀抱,不知道为何她眼神扫到了不远处的宋青书,硬生生止住了身形,只是让丈夫握住了她的手臂。

    “蓉儿我是在做梦么?”郭靖不敢置信地说道。

    “你没有做梦,”黄蓉声音也有些哽咽,看到眼前丈夫不修边幅,双眼充满血丝的样子,心中又是心痛又是怜惜,“靖哥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

    看着他们俩真情流露,一旁的宋青书心中挺不是滋味,不过很快又自嘲起来,人家是相敬如宾的夫妻,自己在这儿吃什么干醋。

    “蓉儿,你被谁抓了,是怎么脱险的?”郭靖突然开口问道。

    “这次多亏宋公子相救,我才能脱离险境。”黄蓉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

    郭靖闻言走到宋青书面前拱了拱手:“大恩不言谢,今后宋兄弟有任何差遣,水里来火里去,郭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郭靖身上自有一股凛然正气,宋青书暗叫一声惭愧,急忙扶住了他:“郭兄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而已。”

    黄蓉看到丈夫这般感激宋青书,心中总觉得怪怪,急忙开口打断二人:“还有多谢韩相援手。”

    郭靖眉毛一动,也走过去向韩侂胄道谢,韩侂胄笑呵呵地回应了几句,忽然开口说道:“郭夫人是被偷偷从皇宫里救出来的,这段日子实在不方面公开露面,以我之见不如让尊夫人到青书府上住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