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8章 嫂溺叔援

     听到韩侂胄的话,郭靖震惊地望向妻子:“蓉儿你被抓到皇宫里了?”

     黄蓉犹豫了一下,本来她是想回去悄悄和他说的,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只好如实托出了:“是的,刚刚正是宋……青书和韩相将我从皇宫里救出来的。”

     “皇上为什么会抓你啊?”郭靖非常不解,他自问对南宋朝廷忠心耿耿,谁知道换来这样的结局,他心再宽广也难免有些失落。

     宋青书解释道:“郭兄你也不必太过在意,据我们推测,很可能是因为你身上有太浓的贾似道派系的印记,而现在朝廷京湖战区已经全是他的人,皇帝不想让四川也被他控制罢了。”

     这是他、黄蓉、韩侂胄一致分析出来的结果,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赵构之所以这样做,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郭靖是柴荣……不对,应该是郭荣的后人。

     黄蓉担忧地看了丈夫一眼:“靖哥哥~”

     郭靖长舒一口气:“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我们夫妇做了什么让皇上忌讳的事情呢。”

     看到他豁达的模样,韩侂胄惊讶地问道:“郭大侠一点都不介意么?”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郭靖爽朗地笑道,“朝廷的权力过多地集中到一个权臣之手,注定将来会引起动乱,实非百姓之福,能防范于未然,我这点小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韩侂胄忍不住叹道:“久闻郭大侠义薄云天,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如今一见,郭大侠的气度实在让人心折。”

     “韩大人言重了。”郭靖急忙回礼道。

     两人又聊了几句,韩侂胄再次说道:“郭大侠心胸宽广如海,不过当今圣上么……嘿嘿,身边难免有小人当道,万一黄帮主在你身边出现,被身边小人煽风点火,你们夫妇可就危险了。”

     宋青书此时恨不得上去抱着他亲上一口,心想刚还在骂你棒打鸳鸯呢,没想到这么快你就送了一记美妙的助攻,看在这次助攻的份上,此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韩侂胄虽未言明,但场中这几人都并非蠢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赵构素来心胸狭隘,若是知晓黄蓉逃出了皇宫,还回到了郭靖身边,他难保不会诸多猜测,当年都杀了一个岳飞,区区一个郭靖又算得了什么?

     黄蓉心思如电,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点头说道:“不错靖哥哥,我现在不能出现在你身边,免得给你带来危险。”原本她并不想到宋青书那里,不过担心丈夫受到牵连,她也只能两害取其轻了。

     郭靖哼了一声:“我不怕危险,大不了我们一起回襄阳。”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回襄阳就没事了么?”黄蓉没好气地看了丈夫一眼,“再说了,你不怕危险,也要替我和……和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

     “是我想得不够周到,”郭靖苦笑不已,走到宋青书面前,“宋兄弟,还没好好感激你就又要麻烦你了,嫂子交给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听到他这句话,宋青书鬼使神差地往黄蓉那边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正往自己这边看来,双方视线一对上,黄蓉有些慌乱地移开了目光。

     “郭兄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嫂子,不让其他人欺负她的。”宋青书拍着胸脯说道。

     郭靖没有反应过来他话中的玄机,黄蓉却是瞬间就明白过来,不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不让“其他人”欺负我,难道你就能正大光明欺负我了么?

     当然这些顾虑她没法言明,只能在那里暗暗生闷气。

     接下来几人又聊了一下有关注意事项,时间不知不觉过去,韩侂胄看了看窗外天色:“郭大侠你在这儿时间已经不短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免得引起有心人注意。特别是等会儿和青书他们一起出府的话,未免目标太显眼了些。”

     尽管有些舍不得和妻子分别,但是郭靖也清楚其中的厉害,点了点头对黄蓉说道:“蓉儿,你要好好保重身体,我先走了。”

     黄蓉点了点头,眼中也弥漫出一层雾气:“靖哥哥你也要事事小心,还有离开后你要装作继续找我的样子,免得前后反差太大,皇宫里的人怀疑到你身上来。”

     宋青书暗暗佩服,黄蓉果然聪慧过人,自己都忘了这点,没想到她激动之余还能想得这么周到。

     送走郭靖之后,韩侂胄又和宋青书聊了一会儿四川那边的形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开口说道:“郭大侠已经走了一阵了,现在你们出去应该不会那么显眼了。”

     宋青书起身道:“今日多谢节夫相助了。”

     韩侂胄哈哈笑了起来:“你我之间还用这么客气,要知道你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啊。”一边说着还悄悄对他眨了眨眼睛。

     宋青书瞬间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之前自己代替吴天德去北静王府的事,想到秦可卿那微微张开的小嘴,仙乐一般的轻喘,欢畅甜美的神情,便不由得心中一荡,不过想到黄蓉还在一旁,急忙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黄蓉狐疑地望了他一眼,表情若有所思。

     “对了,等会儿你们别直接出门,我让下人将轿子抬到这里来,你们直接坐上轿子回齐王府,这样中途就没人知道黄帮主也在了。”韩侂胄之所以这么小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件事他也有所参与,不想黄蓉在这里被发现,免得引火烧身。

     “这……这不太好吧。”黄蓉一脸为难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韩侂胄一怔,不过看到她一脸害羞的表情,瞬间明白过来,“哦,原来夫人担心男女授受不亲,事急从权,郭大侠在这里也不会说什么的。哈哈哈,放心吧,更何况我们青书正人君子一个。”

     黄蓉暗暗啐了一口,心想宋青书都算正人君子了,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是……是我多虑了。”黄蓉又岂是那么分不清轻重的人,知道接下来和宋青书坐同一个轿子才能避开各方的眼线,之所以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主要是做给韩侂胄看得,毕竟自己是有夫之妇,不想被他看出任何自己与宋青书关系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很快轿子便被抬了过来,韩侂胄先驱散了下人,然后对宋青书他们说道:“两位请!”

     “嫂嫂先请吧。”宋青书伸手行了一礼。

     看着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黄蓉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哪里真把我当成过嫂嫂!

    不过当着韩侂胄的面她也没法发作,只能抿着嘴唇走进轿子里,宋青书这才对韩侂胄拱了拱手:“告辞!”

    韩侂胄点点头,这才开始吩咐下人们进来抬轿,目送轿子离去过后,旁边假山出闪过一个人出来,赫然便是他麾下的首席幕僚苏师旦:“相爷。”

    韩侂胄说道:“师旦,我打算举荐郭靖为殿前司副指挥使,你帮我起草一下奏章。”

    苏师旦一怔:“郭靖可是贾似道那边的人,我们动用自己的力量把他推到一个这么关键的位置,岂不是为对方作嫁衣么?”

    “就因为他是贾似道的人我才推荐啊,”韩侂胄笑得高深莫测,“而且位置越关键越好。”

    苏师旦面露疑惑之色,忽然间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高啊,贾似道本就因为郭靖不参加比赛一事心中不满,本来么慕容复赢了倒是好说,如今输了,他肯定会迁怒到郭靖身上去。这时候相爷您再举荐郭靖当殿前司副指挥使,以贾似道多疑的性格肯定会怀疑郭靖是否已经倒向你这边了。”

    韩侂胄捋了捋下巴的胡须,有些得意地笑道:“不费吹灰之力赚的一员大将,何乐而不为?”

    且说离开了韩府的那顶轿子中,黄蓉推了身旁男人一把,小声说道:“哎,你坐过去一点。”

    宋青书摊了摊手,一边享受她身上温热的触感,一边辩解道:“轿子就这么大,我怎么坐过去啊。”

    黄蓉咬了咬嘴唇:“你还吹牛是什么齐王呢,结果弄一顶这么破的小轿子,也不嫌丢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抵着身边男人的靠近。

    宋青书笑道:“这你就误会了,我这次出门并没有用自己府上的那些行头,这轿子可是人家韩侂胄的。”

    黄蓉同样啐了一口,瞬间迁怒到了韩侂胄身上:“他堂堂一个相爷,这样的轿子也拿得出手。”

    宋青书苦笑道:“这你可就误会他了,他是特意准备了一个小轿子的,这样各方的眼线看到了会下意识地以为这个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黄蓉其实也猜到了,只不过轿子里和他这般近距离接触,让她有些心烦意燥:“反正我看你们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临走时互相眨眼睛,在打什么暗号呢?”

    宋青书哪好意思说秦可卿的事情,只好敷衍地说道:“比武前一天北静王请吴天德过府赴宴,我帮他挡了一下,所以韩侂胄感谢我。”

    担心她刨根问底,宋青书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之前是谁劫走你的?”

    “自然是皇宫里的高手,”黄蓉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听他们说话声音有点尖,很可能是宫中的太监。”

    宋青书暗暗点头,看来黄裳和黄衫女没有参与此事,只是不知道是宫中哪两位公公……

    “那第一次是谁劫走你的呢?”宋青书忽然又问道,之前问过任盈盈,知道张柔当初正带着忠义军的高手在抓她、令狐冲、岳灵珊,忠义军中其他的人怎么想也没这个本事能劫走黄蓉才对。

    黄蓉回忆当初的场景,缓缓答道:“那人蒙着面,武功很高……嗯,看得出年纪不小了……对了他还有个指头似乎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