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09章 怀孕时间

     “指头断了?”宋青书若有所思,其实之前任盈盈也跟他说起过这件事,当时他想着江湖中著名的断指高手是九指神丐洪七公,但洪七公总不可能劫走黄蓉吧,“他的武功是怎么样的?”

     黄蓉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他的武功很杂,各门各派的招数都有,不过威力却比那些门派的门人使出来大……”她一边说着一边描述了起来。

     宋青书听着听着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他是谁了!”

     “是谁?”黄蓉瞪大着眼睛,同样很好奇。

     “慕容博!”原来刚才宋青书想起一段旧事,当初在金国的时候,慕容博用参合指和自己的剑气硬拼了一记,最后伤了手指,再加上通晓各门各派的武功,还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除了姑苏慕容氏之外,很难想到其他了。

     “慕容博不是已经死了么?”黄蓉一怔,北乔峰南慕容,南慕容大半的威名都是慕容博打出来的,在江湖中也算是一个宗师级别的人物,当年过世的时候也曾轰动一时。

     “假死而已……”宋青书接着将慕容氏复兴燕国的野心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黄蓉何等聪明,有了足够的信息她瞬间理清了一切,“他想让儿子慕容复掌管四川兵权,到时候就可以趁机叛变恢复大燕。只不过靖哥哥才是贾似道麾下的第一候选人,慕容博于是抓了我,迫使靖哥哥放弃比武,这样慕容复就有了机会……”

     想到最后比武的结果,黄蓉露出一阵快意的神情:“只可惜他机关算尽,最后还是为他人作嫁衣。”

    宋青书哼了一声:“虽然他奸计没有得逞,但欺负你这剑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你想不想报仇?”

    听到他的话,黄蓉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想!”这一刻她仿佛恢复了当年那恩怨分明的妖女神采,不再是这些年那个循规蹈矩的贤妻良母。

    “那好,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算账。”宋青书面沉如水,和慕容氏起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索性将一切账了结吧。

    “现在么?”黄蓉吃了一惊,“我现在这幅模样,万一泄露了身份怎么办?”

    “说的也是,”宋青书沉吟半晌,“这样吧,我们先回齐王府,你换一下便装,再乔装打扮一下,我们再一起去。”

    “好!”黄蓉点了点头,表面上虽然平静,内心中却不可抑制地有些激动起来。

    她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做过什么冒险的事了,久到她都忘记了自己并非是那种三从四德的传统女子,而是一个积极进取、充满冒险精神的小妖女。

    “和靖哥哥一起相敬如宾虽然很幸福,但偶尔冒冒险似乎也不错……”黄蓉整个人有了片刻的失神。

    “蓉儿,你身上好香啊。”宋青书凑到她脸颊一寸不到的地方,轻轻地嗅了嗅,“你这段时间明明没法擦胭脂水粉啊,为什么还是这么香?嗯,好像有一股奶香的味道……”

    黄蓉被他嗅得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一把将他推开:“你别凑这么近。”

    宋青书笑嘻嘻地指着一旁的墙壁:“我这不是没办法么。”

    黄蓉被他惫懒的神情弄得没办法,只好说道:“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回府,我们必须约法三章才行!”

    “约法三章?”宋青书笑了,“怎么个约法三章啊?”

    “你府上那么多女人,要是你还像这般对我,她们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我们之间的关系,”黄蓉紧紧咬住嘴唇,“若是被其他人看出什么,你让我怎么做人!”

    宋青书笑道:“放心吧,我又不会这么分不清轻重,有人在场的时候,我绝对会对你恭恭敬敬。”

    “希望你说到做到吧。”黄蓉更想他不管有人没人,都对自己恭恭敬敬,可是她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就没再浪费口舌。

    “等会儿就不能和你亲热了,那蓉儿你是不是现在补偿我一下啊。”宋青书涎着脸又凑了上去。

    黄蓉差点没气晕过去:“谁要和你亲热了!”

    宋青书嘿嘿笑道:“这轿子里太挤了,我们这样并排坐着我担心把你肚子挤到,伤到里面的宝宝,不如我抱你吧。”说完也不待她回应,不由分说将她抱起来放到了自己怀里。

    “你!”宋青书身手何等敏捷,待黄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坐到了他怀中了。

    “不要激动,小心动了胎气。”宋青书将脸凑到她脸庞,温柔地说道。

    黄蓉本来正要反抗,听到这句话过后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想到两次身陷险境都是他将自己救了出来,当时看到他那种激动的心情,她的心也就软了下来:“等会儿到你家了,就放开我!”

    “好。”宋青书伸手勾住她的下巴,缓缓地吻了上去。

    黄蓉眼神中露出一丝茫然与犹豫,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颤抖起来,眼看着嘴唇要碰到一起了,她却忽然别过脸去:“不行,不能这样。”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之前在宝石山将你救出来,你不就和我吻在一起了么,现在为什么要拒绝?”

    “别提那件事!”黄蓉脸色发烫,“当时是生死一线,我刚好……总之那只是个意外。”

    宋青书苦笑起来:“看来只有游走在生死边缘你才能抛开世俗的各种枷锁,不经意间真情流露。”

    黄蓉沉默不语,良久后才说道:“我们俩之间……本来就是源于一场错误,居然知道是错误,为何还要一错再错下去?”

    “爱情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对错的。”宋青书叹了一口气。

    “爱情?”黄蓉仰着头,一对美眸如宝石一般瑰丽,“你扪心自问,你的爱情恐怕更多的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吧?”

    “你看问题的角度总是这么犀利,”宋青书苦笑不已,“我不否认,你的身体对我有很大的诱惑,可是我对你的感情,相信你应该感受得到。”

    “说得倒是好听。”黄蓉啐了一口,想到这几次对方救自己时那焦急的神情,的确是发自真心的。

    不顾一想到他承认对自己身体有很大兴趣,黄蓉就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说他的时候,忽然眉宇间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你顶到我了。”

    “啊?”宋青书一开始没听清楚,直到她重复了一遍方才醒悟过来,略显尴尬地说道,“正常的生理反应,谁让你这么迷人,换作任何一个男人抱着你恐怕也会这样吧。”

    黄蓉哼了一声:“说起来还是我的错了?”若是一般小姑娘恐怕早已羞得说不出话来,可她毕竟是一个成亲多年的妇人,女儿都十几岁大了,尽管心中也有些不自在,却依然勉强能和对方就这个问题展开交流。

    “我的错,我的错。”宋青书急忙告饶。

    很快轿子里就陷入了沉默,狭小的空间里仿佛弥漫着一股暧昧难名的气息。

    轿子因为是由人在抬,运行过程中难免会有一定幅度的上下震动,两人如今有这般紧紧抱在一起,随着轿子的震动两人身体也难免有一些摩擦与接触,再加上宋青书此时的生理状态。

    黄蓉脸蛋儿越来越红,一双眼眸之中仿佛有一层水光在流动,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过声音变得有些不自然:“你……放我下来吧。”

    宋青书眉毛一扬:“为什么要下来?难道这样抱着……你不舒服么?”

    黄蓉嘴唇张了张,小声说道:“你答应了我约法三章的。”

    “可是还没有到府上啊?”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不是耍无赖么?”黄蓉怒道。

    “是又如何?”宋青书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黄蓉正要说什么,轿子又是一阵抖动,害得她身形有些不稳重新重重地坐到了宋青书怀里,忍不住惊呼出声。

    “你!”黄蓉身子一僵,如今这局面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怀孕满三个月没有?”宋青书忽然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黄蓉咬牙说道。

    “当然有关系了,据科学研究表妹,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两个月,是不能进行房事的。”宋青书科普道。

    “你混蛋!”听到他的话,黄蓉不禁又羞又怒。

    “看蓉儿的反应,应该已经有三个月了吧。”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

    对于他的问题,黄蓉直接别过脸去,不再理他,同时暗暗后悔刚才在韩侂胄府上,那群丫鬟送来几套备选衣裙,自己不该选这套的,虽然够漂亮,但是衣裙的料子太薄了。

    韩侂胄身为朝廷首辅,府上的衣服料子自然都是用的最好的丝绸,穿在身上极为轻盈,几层裙摆贴在一起,不仅不走.光还薄如蝉翼。

    若是平日里,黄蓉会相当满意这套衣裙,可是如今自己坐在宋青书怀里,就恨不得这衣服料子越粗糙越厚重越好,那样至少能起到一个防范作用,哪用像如今这般,连对方身体的热度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黄蓉手抓住轿子壁上,试图将身子稍微抬起来一点,脸上又是羞又是怒:“你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等会儿回府找她们解决不就好了,干嘛……干嘛就来缠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