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0章 人剑合一

     “因为她们不是你啊。”宋青书微笑着说道。

     黄蓉一怔,被他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击中了心灵某处柔软的地方,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这混蛋明明是贪恋美色,可是却能让女人感受到他的真情,难怪身边那么多优秀的红颜知己。

     她失神这会儿功夫,宋青书已经更进一步,黄蓉心中一荡,下意识想呵斥对方,可是忽然又想到这样似乎也没什么,毕竟隔着衣服呢……更何况她也有点享受这个滋味。

     这个念头刚升起,黄蓉瞬间清醒过来:不行,我不能再做对不起靖哥哥的事情!

     她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正想义正言辞叱责对方,可是嘴巴刚张了张,轿子忽然一个急停,她一个站立不稳就往前面摔倒。

     “完了!”黄蓉脸色煞白,一想到摔倒在地上很可能导致流产什么的,母亲的本能让她下意识往后面倒去,幸好她有武功底子,方才在这一瞬间硬生生克服了惯性。

    不过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因为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往后倒去,因此整个人完全重心不稳一屁股再次坐到了宋青书怀里,那一瞬间两个人都僵住了。

    宋青书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这次可是你主动坐上来的,怪不得我。”

    黄蓉整个人一张脸瞬间红得快滴出血来,她想开口骂人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没有伤到你?”宋青书手搭在她的肩头,一脸关切地问道。

    “伤你个大头鬼!”黄蓉此刻真是要疯了,恨不得抬手给他一耳光,不过此时却根本不敢异动,生怕一动会牵扯得她更难堪。

    “还真是巧啊……”宋青书眼睛瞄了一眼对方的翘臀,心想前世曾在网上看到一个很火的贴讨论那些网络小说中出现的智障桥段,其中一个贴提到一部小说里,公司美艳的秘书穿着OL包臀裙拿着文件要去复印扫描东西,男主看到她性感的样子起了本能的身体反应,结果她路过男主身边时不小心滑到了,男主本能地去扶她,两人双双倒在了一起,美艳秘书坐在男主身上,那一刹男主居然进入了秘书身体里……

    当时宋青书也在跟着吐槽,这么智障的桥段那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男主牛仔裤、秘书的包臀裙,还有两人的内裤,不管从哪个角度跌倒也不可能进入得了嘛,可万万没想到,当年嘲笑人家智障,自己如今居然经历了一起类似的巧合。

    当然宋青书在这方面自问比不上那个吊炸天的男主,毕竟还隔着几层衣服呢,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不可能真正有什么,不过这已经足以让黄蓉羞愤欲绝了。

    黄蓉紧紧咬着嘴唇,才没在刚才那魂飞魄散一撞时发出什么羞人的声音,此时已经渐渐缓了过来,深吸一口气正要质问他,谁知道刚张开嘴宋青书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她嘴唇上:“嘘,别说话!”

    黄蓉先是一惊,瞬间反应过来,这轿子不会无缘无故这般急停下来,外面一定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久闻宋公子武功盖世、威震江湖,薛某慕名前来,想见识一下阁下天下无双的剑法。”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冷冽如冰的声音。

    黄蓉面露异色,听声音那人站立在轿子前三丈开外,但隔这么远竟然能隐隐感觉到让人透体生寒的强大剑气,仿佛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锋锐无双的利剑。

    她不禁有些担忧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不过在他眼中看不到任何紧张与异常,只有如同湖水般的平静。

    黄蓉不由得暗暗佩服,这人虽然有时候贪花好色了一点,可一旦正经起来真的很有宗师风范,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不过她眼神中旋即闪过一丝羞怒之色,心想这混蛋让我先起来再说啊……现在这处境总让她有一种被敌人兵临城下,随时会被破门而入的危机感。

    黄蓉此时又不敢有什么异动,因为她清楚外面那人是高手中的高手,万一被他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可真是不要活了,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忍受这种难为情的煎熬。 

    “怎么,宋公子莫非是不敢和我比试?”外面那冷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宋青书轻笑一声,淡淡答道:“若是什么人来找我挑战,我都应战,那岂不是忙都要忙死了?”

    听到他的话,轿子外的那些仆人急忙过去交涉,想赶走那个拦路的人,只可惜刚开口就没了声音,宋青书眉头微皱,不过却依然没有什么行动,因为对方只是制住了那些仆人的穴道,并没有下杀手。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有没有挑战你的资格。”那人显然也有些不耐烦起来,话音刚落,一柄寒光闪闪的剑已经射进了轿子里。

    黄蓉不禁花容失色,尽管剑尖还没有挨到身体,但上面携带的剑气已经隐隐刺得她皮肤生疼,本能地想用打狗棒法的绊字诀,试图将这柄剑挑落,只可惜刚一抬手却摸了个空,这才意识到此时打狗棒并没有在身边。而且就算手里有打狗棒,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挑开这势如破竹的一剑。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还有个宋青书呢,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呆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甚至连郭靖都比不上。

    “难道是因为他武功比靖哥哥高?”黄蓉有些失神地想到,她心中思绪万千,但眼看着那剑要刺过来了,她本能地将脸埋到了宋青书胸膛之上。

    隔了良久并没有动静传来,黄蓉方才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来,发现那柄激射过来的剑停在了身前一尺左右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黄蓉一直知道宋青书武功很高,但注意到他此时双手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定住了那急速而来的利剑,依然感到震惊无比。

    震惊之余,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正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贴在他怀里,仿佛被烫了一般瞬间坐直了身体。

    宋青书此时并没有再调笑她,而是一脸严肃伸手一拂,那柄剑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射了回去。

    黄蓉只觉得眼前一花便没了那剑的踪影,不由暗暗寻思,换作是我的话,估计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中剑了,外面那人恐怕凶多吉少。

    隔了一会儿,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传来,黄蓉更是印证了心中的猜测。

    不过宋青书此时却并没有半点喜悦的神情,反而抱着她温柔地放到了座位上,小声对她说道:“你在这里等等我,不要出来。”说完便走下了轿子。

    在这之前,黄蓉可谓是一路上都祈祷宋青书将她放下来,最好是离开轿子,可现在心愿达成了,她却发现自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难道我是怕他遇到什么危险么?”刚才下轿那会儿功夫,黄蓉透过门帘缝隙看到数丈之外站着一名剑客,显然不像之前预计的那般被宋青书的反击杀死。

    且说宋青书下轿过后,看着不远处那个男人,只见他约莫四五十岁光景,两鬓微微夹杂着几缕银丝,风度优雅而从容,单单从外貌上看他除了神情稍觉冷厉之外,更像是个不求闻达的智者也像是个已厌倦红尘、隐退林下的名人,不过在宋青书眼中,却仿佛一柄绝世神剑立在那里,散发着让人透体生寒的强大剑气,露出令人不安的锋芒。

    “人剑合一的境界么?”宋青书喃喃自语,这些年来他见过不少用剑高手,但眼前这人给他的感觉很像当初的华山剑圣风清扬,而且比风清扬更加锋芒毕露。

    宋青书打量那人的时候,那人也在打量他,看到他随随便便站在那里仿佛已经和天地融为了一体,也不禁有些吃惊:“难怪宋公子短短几年内就做到了天下何人不识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顿了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身后的轿子一眼,继续说道:“风流的名声也如传闻的一样。”

    黄蓉正在透过门帘的缝隙偷偷观看,闻言不禁大羞,瞬间缩了回去,整个人患得患失:“他不会认出我了吧?”

    宋青书眉头微皱,以这人的修为察觉到黄蓉的存在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他根本没有这人的任何信息:“阁下到底是谁,以阁下的修为,绝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

    那人摇了摇头:“我并非江湖中人,说了你也未必听过。”

    “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听没听过呢?”宋青书笑了笑,“你自称非江湖中人,再看你这一身浓到有如实质的杀气,恐怕只有军队中人方才能培育出来。”

    那人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异色:“不错,我的确来自军中,我名叫薛衣人。”

    “人称‘血衣人’的薛衣人?”宋青书下巴差点没有掉到地上,怎么古龙的人物也乱入了?

    薛衣人眼中惊讶之色更浓:“不错,二十年前我的确有这个外号,不过仅限于军中同僚知道,你又如何得知。”

    当年金国南下,南宋与金国爆发了数次大战,薛衣人所在小部队被金国三千人马包围,所有人都以为必死,结果薛衣人一人一剑,带着同僚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素来不可一世的金军被杀得胆寒,那一战可谓是尸横遍野、日月无光,最后援军赶到之时,只见薛衣人傲然站在尸山血海之中,浑身衣裳被血浸透,因此纷纷称之为血衣人。

    ---

    之所以出现薛衣人,主要是如今南宋朝廷这边有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剧情上需要薛家有一个顶尖高手,索性就把薛衣人的名字拿来用了,设定上是薛宝钗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