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1章 太子妃

     薛衣人在军中威望很高,不过他生性低调,再加上身为薛家人,后来动用关系将他调离一线部队,就这样过了二十年,当年的威名也渐渐被人遗忘声名不显,更不为江湖人士所知。

    也多亏遇到宋青书,换成其他人估计真不晓得他有多厉害,但宋青书不一样,毕竟看过古龙的小说,清楚薛衣人绝对是堪比大成后西门吹雪的人物,小说中一剑刺过去让轻功天下第一的楚留香根本躲都来不及躲,而那一剑他根本没有出全力。

    宋青书其实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薛衣人和古龙小说中那个算不算同一个人,不过从刚才对方出招来看,此人一身修为绝不在当初的华山风清扬之下。当初东方暮雪武功那么高,与风清扬一战过后导致十年内都不能动武……

    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和眼力,心中倒是有一个客观的判断,论剑法的精妙,风清扬或许胜过眼前的薛衣人,但论剑意的精纯,薛衣人却胜过了风清扬,毕竟风清扬练的是独孤求败的剑法,而薛衣人的剑法却是自己创造的。

    薛衣人缓缓举起了手中之剑,眼神中充满了缅怀与唏嘘:“我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剑了,不过今日遇到你,不得不破例一次。”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么看来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薛衣人淡淡地说道:“能遇到你这样的高手,也是我的荣幸。”话音刚落,他手中长剑已经缓缓出鞘,隔着数丈的距离都让人感到剑身的寒意。

    宋青书眉头微皱,他倒不是怕了对方,只是觉得莫名其妙和这样一个顶尖高手打一场,实在有些收益和付出不成正比,更何况如今黄蓉还在轿子里,万一等会儿决斗的余波伤到她,弄出什么意外那就更是追悔莫及了。

    不过他也清楚,对于一些爱武成痴的人来说,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是非常兴奋的事情,要想让对方放弃比武的念头,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在他无可奈何决定出手的时候,忽然不远处街道那边传来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声:“等一下~等一下~”

    宋青书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女骑马而来,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原本骑马这件事和娴静之类的词语搭不上边,可宋青书就是能从这少女身上感受到一种端庄雍容、举止娴雅的气质。

    “原来是她!”宋青书认得这个美丽的少女,之前自己被加封齐王的时候,她跟随父亲也来府上祝贺的,之所以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是因为她叫薛宝钗。

    薛衣人看到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你来干什么?”

    薛宝钗一拉缰绳停了下来,可能是赶路太急了,导致她说话都有些气喘:“大哥,你不能挑战他。”

    听到她口中的称呼,宋青书不由得一怔,目光在她和薛衣人身上来回扫了几次,心想这兄妹俩差了几十岁,她爹还真是老当益壮……

    不过很快想起了薛极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当薛衣人的爹,宋青书很快反应过来,估计类似贾珍、贾宝玉那种关系,明明年纪大了一轮,却是同辈的堂兄弟。

    薛衣人听到妹妹的话,冷冷地哼了一声:“我为什么不能挑战他?”

    薛宝钗下了马,先是望了望宋青书,对他抱以歉意的眼神,然后才跑到哥哥身边小声说道:“他已经被封为齐王,如今身份尊贵,麾下势力更是不可小觑,我们薛家没必要招惹这样的强敌。”

    尽管她声音很小,但以宋青书的修为依然听得清楚,不由暗暗感叹,薛宝钗的人设果然还是这样,雍容而识大体,一切都考虑地那么周详。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爹的意思?”薛衣人皱着眉头说道。

    “是我的意思,但我爹若是在场,也一定会阻止你。”薛宝钗快速说道。

    宋青书暗暗舒了一口,这种莫名其妙的架当然是能不打就不打最好。

    薛衣人陷入了沉默,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放弃了,谁知他忽然开口道:“这些年我已经找不到可以出剑的人,如今终于找到一个,就算你爹在这里,今天也无法阻止我。”

    薛宝钗顿时急了,她知道若是两人大战一场,不过谁胜谁负肯定会得罪宋青书这个强敌,宋青书武功高强、麾下又兵强马壮,实力远超一般的王爷,和他交恶实属不智。可是她也清楚自己这个哥哥嗜剑如命,如今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对手,恐怕很难收手。

    薛衣人手中长剑遥遥指着宋青书,全身气机都锁定在了对方身上,正寻找着出剑的时机。

    宋青书也不敢怠慢,毕竟眼前这人并非一般高手,稍不留神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一阵凉风吹过,旁边一棵大树的树叶散落下来,落入两人之间,却被犹如实质的剑气瞬间切割成碎片,薛衣人眼神一凝,手中长剑一转,眼看正要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黄色的倩影落在了两人中间,看清对方样貌,薛衣人眉头一皱,千钧一发之际将手中剑移到一边。

    宋青书也认出了那女子的身份,眉头渐渐舒展开,浑身聚起的气势也消失得无影无终。

    “多年不见薛将军依然风采依旧。”那女子微微对薛衣人欠了欠身,不是黄衫女又是谁?

    “见过公主!”薛衣人拱了拱手,“多年不见,公主武功也精进不少。”

    黄衫女微微一笑:“在薛将军面前,小女子又岂敢称精进。”

    薛衣人不置可否,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公主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黄衫女微微一笑:“前不久皇上召将军进京,今日得问将军已达临安,特意遣我来接将军。”

    薛衣人眼神一凝,目光在她和宋青书身上扫来扫去,黄衫女依然笑容如常地看着他。

    薛宝钗本来就是八面玲珑的性子,见状连忙走上去扯了扯哥哥的手臂:“大哥,既然皇上邀请,可不好误了时辰。”

    薛衣人眉头紧锁,良久过后才收剑入鞘,朗声说道:“今日看来是无缘领教公子高招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来日方长。”

    “很好。”薛衣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转身离去,整个人的气势渐渐收敛,犹如一柄缓缓纳入剑鞘的神兵。

    薛宝钗急忙牵着裙摆对宋青书行了一礼:“今日多有失礼,改日再向齐王赔罪。”说完便牵着马急匆匆地往薛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见两人渐渐消失在大街上,宋青书忍不住感叹道:“你还真是心大,刚才背后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

    黄衫女幽幽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何德何能能同时对付你们两人?在那个关头只能做到防备一边就不错了。”

    宋青书神色一动:“看来你还挺信任我的。”

    黄衫女脸色一红,不过很快掩饰过去:“那是自然,我与薛衣人已经多年未见,又算不得有什么交情,比其他我更愿意相信你不会对我出手。”就是因为这样想的,所以刚才她完全放弃了后背的防御,全神贯注戒备着薛衣人,生怕爱武成痴的他不顾一切出手。

    担心他继续说什么让自己难以回答,黄衫女急忙笑盈盈地转移话题道:“你是不是该谢谢我?”

    宋青书苦笑道:“还真的得好好谢谢你,不然莫名其妙和这样的高手打一架,还真是郁闷。”

    黄衫女嘴角微微上扬:“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要不我请你喝酒吧。”宋青书笑着说道。

    “喝酒?”黄衫女背着双手,踢了踢脚边的石子,“听着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要不今天?”

    轿子里的黄蓉听到两人对话,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心想这混蛋什么时候撩妹不好,非要在这个时候撩,万一这女子真的意动,自己的存在岂不是很快就会曝光?

    宋青书也是心中一惊,但他早已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本领,笑着答道:“好啊,不过刚才听你说的,似乎今天要带薛衣人回去见皇上?”

    “是啊。”黄衫女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下次找你喝酒了。”

    宋青书暗暗松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刚才听你们对话,皇上这么急着召集高手入宫做什么?”

    黄衫女皱了皱眉头,犹豫了半晌方才说道:“本来是不该说的, 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迟早也会知道。”

    黄衫女顿了顿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殿中侍御史沈炎的千金从老家山阴沈园到临安的途中被歹人劫走,皇上雷霆大怒,急忙召集各家族高手处理此事。”

    宋青书不禁想起当初和陆游在山阴的时候还去过沈园,在那里还碰到过他的前妻唐琬,不过依然忍不住好奇道:“殿中侍御史虽然也算职位不低,但也不至于惊动到皇帝吧?”

    黄衫女幽幽叹了一口气:“一般情况下的确惊动不了皇上,不过这次事件特殊在沈家千金的身份,她不仅是沈炎的宝贝女儿,还是未来的太子妃人选。”

    ----

    昨天头昏脑涨,实在坚持不住写,早早睡了,对断更表示万分抱歉!

    另外鉴于最近又有读者来反应,所以再强调一次,因为如今网络形势,再加上编辑警告,vip群里没有番外,以后也不会有,所以单纯为了看番外的读者,没必要来打赏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