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16章 母女心结

     慕容复悚然一惊:“爹爹所言极是,孩儿受教了。”

     慕容博沉声道:“宋青书武功深不可测,找他报仇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大可不必着急,现如今反倒是有另一件火烧眉毛的事情。”

     “什么?”慕容复好奇道。

     慕容博目光望向皇宫所在的方向:“这次我机关算尽,费了各种手段、动用了无数人脉才让你成为比武夺帅的候选人,结果你却失败了……”

     慕容复听得又羞有愧:“孩儿无能。”

     慕容博摆了摆手:“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些没意义,不过机关算尽的却不止我一个人,贾似道同样对四川军权志在必得,这次你让他失望,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慕容复脸色微变,他非常清楚贾似道能量有多大,慕容世家看似风光,可只要贾似道一个念头,姑苏慕容氏恐怕就会在江湖中除名。

     “这次贾似道付出这么多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肯定会恼羞成怒,很容易迁怒到你的身上。”慕容博沉声说道,“你是慕容世家唯一的后裔,决不能出任何事情,为了以防万一你必须做好准备。”

     “我该如何准备?”慕容复刚才得到开导,已经想通了一切,为了复兴大燕,只有好好活下去才有一切的可能。

     “你顶替的是郭靖的位置,”慕容博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狠,“到时候把一切推到郭靖身上,说他早已暗中投靠韩侂胄,因此故意弃权。”

     慕容复眉头一皱,只觉得这个说法破绽多多:“可是贾似道未必会相信吧。”

     “你忘了刚才和宋青书一起来的是谁?”慕容博眼中露出一丝怨毒之色。

     “黄蓉!”慕容复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抓到了思路。

     “不错,”慕容博狞笑道,“大可以告诉贾似道,黄蓉从来没有失踪,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导自演出来的一个贼喊抓贼的游戏,就是为了让郭靖能名正言顺弃权。”

     “妙啊!”慕容复不禁击掌赞叹,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说道,“可如果郭靖是韩侂胄的人,为什么要弃权,直接参加比赛,不管谁输谁赢都是韩侂胄的人啊。”

     慕容博解释道:“这说明韩侂胄还不是那么信任郭靖,担心到时候郭靖得到了四川军权不受他控制了;而当着宫中这么多高手的面,郭靖又没法放水输给吴天德,所以只能通过弃权来递交投名状。”

     慕容复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解释合情合理,贾似道必然会相信,只不过郭大侠义薄云天,替我背了黑锅,我总觉得……”

     慕容博哼了一声打断了他:“今日我受重创,虽然是伤于宋青书之手,但归根结底是黄蓉那个贱人的缘故,如今我们没能力找宋青书报仇,从黄蓉夫妇身上讨点利息回来也是理所应当!”

     且说宋青书带着黄蓉、任盈盈回到府中,黄蓉忍不住打了一下哈欠,娇俏的脸颊上写满了疲惫二字。

     宋青书想起她怀孕了,本来就容易累,今天来回奔波能支持到现在,也多亏了她这些年修炼九阴真经,内功到了一定境界,精神比一般女子好得多。

     “郭夫人,我给你安排一处幽静的宅子,你早点休息吧。”宋青书说道。

     “不要幽静的宅子!”黄蓉急忙说道,看到另外两人惊讶的眼神,急忙说道,“我这人其实并不喜欢安静,这段日子被关在皇宫里一直都是一个人,差点没憋出病来,想有人陪我说说话……任小姐,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和你一起睡?”

     任盈盈先是一怔,继而微笑道:“当然不介意。”黄蓉是江湖中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任盈盈一直很佩服她,能有机会和她近距离接触聊天,一定收获不少。

     “那真是太好了。”黄蓉甜甜一笑,其实什么不喜欢安静都是借口而已,她担心住在僻静的院子里,到时候宋青书半夜过来窃玉偷香,她喊救命都没人听得见。

     不过就算不住在幽僻的地方,她也不能放心,毕竟宋青书武功太高,真想做什么,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黄蓉毕竟以聪明才智闻名天下,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既然一个人住起危险,那么就和人一起住,整个王府中最佳的人选莫过于任盈盈了。

     一来她与宋青书有婚约,又岂会容忍自己的男人当着她的面对其他女人做什么?二来经过短时间相处,黄蓉已经摸清了任盈盈骨子里是一个极为矜持害羞的女人,绝不可能陪着宋青书胡闹。

     宋青书也不笨,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不禁又好气又好笑,黄蓉还真是,防自己和防什么似的,难道真怕自己对她动强么?

     理解是一回事,同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黄蓉自己防着我也就罢了,怎么还拉着任盈盈一起,好不容易这段时间和盈盈关系突飞猛进,正是更进一步的好机会,就这样硬生生被黄蓉给打断了。

     “盈盈,你身子骨受损,我还要每天给你温养经脉呢,这样未免有些不便。”宋青书找了一个理由想阻止。

     任盈盈却抿嘴笑道:“白天我到你房间疗伤就好了,晚上我和黄姐姐说说话。”黄蓉就像江湖中的明星一般,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巾帼英雄,任盈盈一想到能和她这般交流心中充满了兴奋之情。

     黄蓉却有些吃惊:“任小姐,其实之前我就注意到你似乎脸色有些暗淡,原来你真的有伤在身啊。”

     宋青书正要开口解释,任盈盈却生怕他说出来让黄蓉也不好意思和她一起住了,急忙抢先说道:“黄姐姐,等会儿我和你慢慢聊吧。”一边说着一边把宋青书往外推出去:“你快出去吧,郭夫人和我要梳洗睡觉了,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不方便。”

     宋青书一头黑线,本来还想多呆一会儿,不过想到任盈盈如今身子骨弱心中就充满了怜惜,不想惹得她生气,尽管盈盈此时推他的力气小得可怜,他还是装出一副踉踉跄跄的样子被推出去了。

     黄蓉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待任盈盈关上门后,忍不住说道:“任小姐,他对你是真的怜惜。”

     “那是你没见过他当初欺负我的时候。”任盈盈抿嘴一笑,眼眸中流动着幸福的光彩。

     黄蓉腹诽不已,心想他再欺负你有欺负我的时候厉害么?她阅历丰富,很容易判断出任盈盈如今还是少女之身,不禁暗暗感叹宋青书那个好色之徒居然一直对她循规蹈矩……

     想到宋青书在自己身上的所作所为,黄蓉便觉得有些失落,总觉得他对任盈盈是真正的爱怜,对自己确实十足的爱欲。

     “呸!我想这些干什么。”黄蓉瞬间清醒过来,啐了一口开始询问任盈盈身体的事情转移注意力。

     任盈盈这才将那一晚发生的事情缓缓讲述出来,她语气平淡从容,却依然听得黄蓉惊心动魄……

     宋青书从任盈盈房间离开后,看了看天色,如今去参加皇宫晚宴也来不及了,而且他现在也没什么兴趣再去和那些人虚与委蛇,再加上这短时间到处奔波,今天终于将黄蓉安全救了回来,心中一颗大石落地,他忽然感到了一阵疲惫,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不过一个人睡总归有些寂寞,宋青书想了想眉毛一动便往陈圆圆房间所在的方向走去,一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之前因为几女互相制衡,再加上她们各自心中的矜持,搞得宋青书一直没水喝,如今任盈盈那边被黄蓉牵扯住,正好可以去找第三个女人。

     陈圆圆正坐在屋中发呆,忽然听到开门声,发现宋青书推门进来,不由吃惊道:“你怎么来了?”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陈圆圆真不愧是被称作红颜祸水的女人,连随随便便坐在那里发呆都是一幅美丽的画:“怎么,不欢迎我来?”

     陈圆圆迎了过去,抿嘴笑道:“当然不是,只是好奇你今天怎么不陪在你那位小夫人身边,反而跑到我这里来了。”

     “听你这话是在吃醋么?”宋青书走上前去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软绵绵的身子舒服得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谁吃醋了。”陈圆圆脸色微红,急忙试图将她推开,“你别这样,要是被她们看到了我可没脸见人了。”

     这段时间王府中的几女气氛可谓很古怪,除了任盈盈是宋青书名正言顺的女人之外,陈圆圆和骆冰一直没有表露和宋青书之间的关系。

     “放心吧,现在盈盈正和郭夫人彻夜长谈呢,不会发现这边的事的。”宋青书将之前出去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你还真厉害,”陈圆圆一对星眸绽放出迷人的神采,“我南下的时间也不短了,在宫中也知道不少事情,且不说慕容复江湖上的名头,当初他的武功可是够资格当带御器械的,只不过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婉拒了,他的父亲武功肯定更高,这样两个人联手居然还敌不过你。”

     宋青书摆了摆手:“今天我们不谈刀光剑影,只谈风月。”

     陈圆圆啐了一口:“你这人总是这么没正经。”

     宋青书嘿嘿一笑,忽然想到一事:“对了,刚才来不及和你说,今天我在皇宫里见到阿珂了。”

     听到女儿的消息,陈圆圆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臂:“阿珂最近如何?身体还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啊……”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宋青书笑道:“放心吧,她一切都好,除了比较想念你之外。”

     “我这可怜的女儿,真是命运多舛,”陈圆圆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痛苦,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青书你知不知道她其实对你很有好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