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7章 母女重逢

     第二日一早,宋青书起来给陈圆圆画好了妆,一旁的黄蓉和任盈盈看得惊叹不已,当然为了易容术的保密,宋青书只是把陈圆圆乔装打扮一下,并不是将她彻底易容成另一个人。

     原本宋青书担心自己走了后黄裳乘虚而入,打算带着黄蓉一同去皇宫的,到时候给她也化化妆带在身边,结果黄蓉和任盈盈都否定了这个做法。

     在她们看来,黄蓉毕竟有孕在身,就算易了容瞒得过普通人,但绝对瞒不过黄裳,而皇宫又是黄裳的地盘,带她过去显然有自投罗网的危险。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黄蓉的思路也清醒了许多,她分析当初抓自己的那些大内高手并不包括黄裳,特别是昨天黄衫女出现的时候,黄裳依然没有来,证明他并不怎么出皇宫,而且因为修炼《九阴真经》的缘故,她不相信写出这样神功秘笈的人会不顾身份以大欺小。

     就算皇宫里真要抓她,顶多也是派上次那些高手过来,只要自己呆在齐王府之中,光天化日之下想必那些人也拿她没办法。

     宋青书想了想,觉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然后从陈友谅那里再掉了些丐帮高手过来护卫齐王府,然后嘱托任盈盈与黄蓉寸步不离,毕竟如今整个临安城都知道任盈盈是名义上的齐王妃,轻易不会动她,有她在一旁保护黄蓉,对方也会投鼠忌器。

     安排好了一切,宋青书方才带着陈圆圆往皇宫方向而去,路上陈圆圆欲言又止,宋青书忍不住笑道:“圆圆姐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陈圆圆幽幽叹了一口气,“只是想到你马上要离开临安了,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是不是忽然没了安全感?”宋青书问道。

     陈圆圆一愣,良久过后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宋青书笑着说道:“你现在在临安城无依无靠的,有这种感觉正常,你放心吧,到时候何铁手会保护好你的,有什么事也可以去找盈盈,我已经嘱咐过她时常照拂你了。”

     陈圆圆表情有些淡淡的:“我知道了。”

     宋青书心思何等通透,很快便猜到了她的心思,同性之间交往总没有异性之间来得自然:“放心吧,我事情办完了会尽快回来的。”

     陈圆圆静静地看着他:“我和阿珂都会等你的。”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不由一怔,陈圆圆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说得有歧义,不由面红耳赤地说道:“我是说等你回来救阿珂。”

     宋青书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我又没有误解,你着什么急啊。”

     陈圆圆不禁嗔道:“讨厌~”

     ……

     两人一路聊天,很快来到皇宫,宋青书如今身为齐王,倒是有资格带随从进宫,更何况陈圆圆还是个女人,宫门守卫更不会为难了。

     宋青书给陈圆圆安排的身份是带礼物,毕竟贵为齐王,不可能自己拿东西嘛,两人就这样被太监领着,一路来到后宫两位公主的寝宫之中。

     赵瑚儿与赵媛媛早已翘首以盼地等在宫中,看到他来纷纷激动地站了起来。

     “咳咳,两位公主还请注意皇家仪态。”一旁的一个老嬷嬷咳嗽一声,两位公主硬生生止住了身形。

     看到两位小公主委屈的表情,宋青书眉头一皱,这嬷嬷还真是管的宽,不过她一个下人敢这么对待公主,显然是狗仗人势。

     “看来赵构对那些可怜的妹妹并不好啊。”宋青书正在沉思,那嬷嬷开口打断了他:“正所谓男女有别,还请齐王不要再靠近了。”

     宋青书一怔,不由得暗暗恼怒,虽然皇帝还没有正式下诏将两位公主赐给自己,但整个临安城谁不知道双方的关系,迟早都要成亲的,这个嬷嬷这般从中作梗,估计是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

     “我要和两位公主说说话,你们都先退下吧。”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屋中其他宫女面面相觑,下意识把征询的目光望向那老嬷嬷,那老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回禀齐王,皇上特意安排老奴在这儿照顾两位公主,老奴不敢擅离职守。”

     “嗯?”宋青书脸色一沉,房间中瞬间有一股冰冷的气息,那些宫女纷纷噤若寒蝉,反倒是那老嬷嬷丝毫没有惧怕之色。

     正僵持不下之际,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发生什么事情了?”

     跟在宋青书身后的陈圆圆身子一颤,若非怕暴露身份,说不定马上便转过头去了。

    “参见吴妃娘娘。”屋中一群宫女纷纷下跪行礼,连那个老嬷嬷也不例外。

    宋青书这才回过身去,阿珂依然绝色倾城,在一身宫装的衬托下,更是凭添了几分高贵之感:“见过娘娘。”

    看到他阿珂一双眼睛弯的像月牙一般,里面尽是笑意:“齐王不必多礼。”随即视线落在了一旁的陈圆圆身上,尽管容貌做了乔装,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若是前些年说不定阿珂就直接兴奋地跑了过去,但来到南宋皇宫不短的时间了,尔虞我诈的事情经历了那么多,再怎么也长了心思,很自然地移开了目光,径直走过去牵着两位公主的手:“本宫近日得到几个新的玩意,特意拿来给两位公主耍一耍。”

    “谢娘娘。”赵瑚儿和赵媛媛对视一眼,急忙回礼道。

    “你我姑嫂之间,何必这么客气。”阿珂急忙将两位公主扶住,笑盈盈地说道。

    接下来她们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阿珂忽然想起什么:“哎呀,本宫都忘了今儿个是齐王来看望你们的日子,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一边起身一边对那老嬷嬷招了招手:“本宫很少来这边来,容嬷嬷你带本宫到处转转?”

    “容嬷嬷?”宋青书表情古怪,心想姓容的嬷嬷似乎都这么讨厌啊。

    “这……”那老嬷嬷面露迟疑之色,阿珂瞬间就沉下脸来:“怎么,本宫喊不动你么?”

    “老奴不敢。”那容嬷嬷再也没了之前的张狂之色,急忙跑到前面去带路,吴妃如今在宫中最为受宠,她可不敢得罪对方,万一人家直接让人把自己打死了,估计皇帝都不会管的。

    路过宋青书身边的时候,宋青书忽然开口道:“嬷嬷这段时间晚上是不是天天做噩梦?”

    “没有啊……”那老嬷嬷心想自己吃得饱睡得香,哪有什么噩梦,不过刚抬起头来接触到宋青书的眼睛,忽然脑中一片茫然,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是经常做噩梦。”

    “那以后可要对两位公主好点,不然会做一辈子噩梦的。”宋青书用内力将声音包裹着只送到了她一人的耳中,是以旁边那些宫女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阿珂站在母亲身边,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你也陪我出去吧,让他们说说体己话。”

    “是~”陈圆圆又岂有不应允之理,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发颤。

    那老嬷嬷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娘娘,皇上吩咐奴婢……”

    阿珂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出了什么问题本宫担着!”

    “是!”注意到她不耐烦的眼神,老嬷嬷急忙闭上了嘴。

    阿珂带着一群人离开,很快屋中只剩下宋青书三人,赵瑚儿和赵媛媛再也没了任何顾忌,直接扑到了他怀中来:“宋大哥~”

    “瑚儿,媛媛~”宋青书搂着两少女柔软的身子,心中却有些歉疚,将她们从金国救回来过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她们,哪怕这皇宫都进出了这么多次。

    说到底对她们还是缺少足够的爱情,自己和她们只是在金国那险恶大环境下阴差阳错走到一起的……

    宋青书心中明白这一切,不过他还没脑残到放开她们去找真爱的程度,毕竟如今这个世界不同于后世,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和她们有了肌肤之亲,她们又岂会再去找别的男人?

    他素来鄙夷段正淳那种口口声声真爱,却对那些红颜知己始乱终弃的行为,比起来还是更欣赏韦小宝那种未必有真爱却能负责到底的态度。

    “都是我不好,该早点来看你们的。”宋青书搂着两女,充满歉意地说道。

    赵瑚儿小嘴儿一撅,有些幽怨地说道:“真想见见那位小龙女,看她是何等的倾国倾城,让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赵媛媛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袖:“瑚儿~”

    宋青书瞬间明白过来,当初眼看着赵构要赐婚了,却横空冒出来一个小龙女,为了救她宋青书不得不暂时放弃赐婚,两女虽然不在现场,但或多或少也能听到一些消息,心中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你们那位哥哥是不会这么轻易把你们许配给我的。”宋青书苦笑道,“他一直把你们当筹码,需要逼得我配合朝廷夹击金国,所以就算没有小龙女,当初他也会找其他理由拒绝赐婚的。”

    “九哥还真是讨厌!”赵瑚儿跺了跺脚,有些不满地说道,“以前我们关在金国他不来救我们,现在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他却左防右防。”

    “瑚儿慎言!”赵媛媛急忙按住她的嘴。

    “这里又没有外人!”赵瑚儿拂开她的手,一脸不满地说道,“更何况我又没说假话,自从我们回宫后九哥就安排了些凶恶的嬷嬷天天管这管那,连出去走走都要那嬷嬷的应允,也不知谁才是公主,真是气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