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29章 皇城司

     也由不得宋青书会这样想,对于一个来自后世的人,绿这个字实在太刺眼了些,他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一句后世网络上的段子:“爱上一匹脱缰的野马,头顶一片绿油油的草原。”

    宋青书话一出口,马车里的两女神情就变得怪怪的,任盈盈望着他:“是不是刚才有哪家姑娘这样对你说过?”

    尽管不知道何意,但男人的本能让他意识到此时承认肯定没什么好事,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急忙否认:“没,没有~”

    一旁的黄蓉噗嗤一笑:“青书你又何必说假话,这句诗出自王维的《山中送别》,‘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你如今被封为齐王,王孙不指你又是指谁?这是人家想念你快点回来呢。”

    宋青书恍然大悟,难怪刚才黄衫女摆着一张臭脸,原来是自己没听明白她的意思。来自后世的他,也许知道一些历史,也许见识了更多的东西,但在古诗词上的造诣还真比不上这个世界的人,也难怪他听不明白。

    “这时候才知道没文化真可怕是什么意思了。”宋青书后悔不迭,忽然见马车里两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禁老脸一热,咳嗽两声说道:“这个……只是一个朋友,普通朋友而已。”

    “是么?”任盈盈若有所思,暗暗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再刨根究底下去。

    黄蓉将她的态度看在眼里,不得不佩服她真是大度的女人,可是哪个女人又想要这种大度呢?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离别的时间终将到来,马车出了城门过后,宋青书说什么也不让任盈盈送了:“你身体还没好,再加上临安城表面平静,实际上危机四伏,我实在不放心你再送了。”

    “可是……”任盈盈秀眉微蹙,“可是我舍不得和你分开。”此时离别在即,她心情激荡倒也顾不上黄蓉还在一旁了。

    宋青书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安慰道:“盈盈,我答应你,办完事情我尽快赶回来和你相见。你在临安这边一定要记得努力练习我传授给你的《不老长春功》,我可不想到时候回来你已经寿元耗尽香消玉殒了。”

    任盈盈不禁破涕为笑,忍不住捶了捶他的胸口:“哪有这么快的。”

    “笑了就好了,不要把分别搞得这么伤感。”宋青书心疼地替她擦拭掉脸颊上的眼泪,“哭得就像个小花猫似的。”

    “咦~~”黄蓉在一旁听得两人你侬我侬,弄得浑身上下鸡皮疙瘩就快起来了。

    任盈盈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人,脸色一红将他推开:“好吧,记得一路上照顾好黄姐姐。”

    宋青书看了黄蓉一眼,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黄蓉听得心头一跳,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她貌似听到对方在“照顾”二字上音调有些奇怪,不禁联想到一些心跳加速的猜想。

    “我也会好好打理临安城这边的情报网的,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让你看看成果。”任盈盈强撑着笑容,故意给自己打气道。

    “情报网络什么的是其次,主要还是你的身体,千万别累着了。”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又想去抱她,任盈盈急忙红着脸将他推开。

    “望君珍重~”任盈盈后退几步,红着眼睛对他挥了挥手。

    宋青书知道时间不早了,继续磨蹭下去恐怕会让她更难受,于是硬下心肠重新跳上马车,吩咐道:“出发!”

    直到马车开出良久,宋青书透过窗户回望,还隐隐能看到一道美丽的倩影站在城门口。

    “哎~”宋青书忍不住长叹一口气,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代那么多送别诗,这种分离的场景真是让人情绪酝酿到了极点。

    “舍不得走了?”一旁的黄蓉一脸戏谑地问道。

    “是有些舍不得了。”宋青书躺在座椅上,整个人仿佛瞬间没了精神。

    “你其实不必这么早离开嘛,还可以在临安多呆几天啊。”黄蓉忍不住替他出主意。

    宋青书瞬间坐直了身体,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夫人这就不厚道了,明明是为了送你离开才走这么早的,你还来说风凉话。”

    黄蓉脸色微红:“我又不是没长腿,我自己不会走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连续丢了你两次,我可不想再有第三次了,那种煎熬实在是太难受。”

    想到当初宝石山对方找到自己时那紧张的样子,黄蓉便心中一软,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谢谢你~”

    宋青书笑了笑:“你我之间又何必说谢字。”

    黄蓉心头一跳,总觉得他言语中仿佛和自己是一家人一般,悄悄看了他一眼,见他望着窗外眼神落寞,显然还在为与任盈盈分离而伤感。

    “这混蛋忧郁的时候看着还蛮有气质的……”黄蓉看了两眼忽然有些心乱如麻,急忙移开了目光。

    就这样马车之中一个人在伤感,一个人在胡思乱想,很快就陷入了一种默契的安静。

    也不知行驶了多久,宋青书瞬间坐直了身体,原本似睡非睡的眼睛忽然张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

    “怎么了?”宋青书的反应惊动了一旁的黄蓉,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前面树林中有人。”宋青书沉声答道。

    黄蓉急忙凝神听去,可惜隔得太远了,她只听到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其他什么也听不到,不过她并没有丝毫怀疑对方的判断。

    “会不会是冲我们来的?”黄蓉有些紧张地问道。

    宋青书沉吟片刻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这里虽然离临安有段距离了,但也算不得偏僻,又岂会在这里设埋伏?至于他们是谁,过去看看便知。”

    黄蓉蹙眉道:“会不会太冒险了?”

    “有我在你身边,天下之大就算是龙潭虎穴也不用怕。”宋青书淡淡地说了出来,语气中却有一股睥睨天下之意。

    黄蓉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自信的男人真的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宋青书吩咐手下将马车往树林有人的那个方向开了过去,一会儿过后开口道:“就停在这里,看看情况再说。”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宋青书其实也明白最明智的做法是抽身离去,过来的话很容易招惹麻烦,但也许是艺高人大胆,又或者是前世玩RPG游戏的经历,知道最可怕的不是发生事情,而是什么都不发生时间就不知不觉过去了,只有触发的事情越多,才有可能有越多的机缘。

    如今这个世界虽然不是游戏,但想来道理是相通的。

    宋青书撩开车帘一角,只见十数丈外一片空地之上,一群身着红色制服,头戴狰狞铁面具的人将一辆马车团团围住,那马车造型要比宋青书乘坐的这马车要秀雅得多,周身轻纱白幔随风飘扬,隐隐还能看到里面坐着一名女子,只可惜隔着重重纱幕,倒也看不清里面人的样貌。

    马车周围也分布着十来个人一脸警惕地望着这些红衣人,隔着老远都能看到空气中的紧张形势,简直可以称得上一触即发。

    “咦,没想到是老熟人了。”看到马车周围为首的那几人,宋青书忍不住轻笑一声。

    “四大恶人无恶不作,你居然和他们交情好?”黄蓉此时也凑了过来,待看清那些人过后,忍不住嗔道。

    “老熟人又未必是朋友。”宋青书笑了笑,忽然注意到黄蓉的脸已与自己近在咫尺,看着她如少女一般嫩滑的脸蛋,他忽然有些心动地想凑上去亲一口。

    不过担心惹恼对方,他终究还是没有亲上去。

    黄蓉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自顾问道:“看来是西夏一品堂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些围困他们的红衣人又是什么人。”

    “这里离临安不远,想必是南宋朝廷的人,看他们的服饰,有些像传说中的皇城司。”宋青书沉声答道,清朝有粘杆处,明有锦衣卫,辽有惕隐司,金有浣衣院……南宋同样也有自己的谍报机关——皇城司。

    皇城司分两类人,一种叫亲从官,负责皇宫禁卫,比如说皇宫各宫门就是皇城司的人在管,皇宫里的警卫防线有五条,往往由皇城司、殿前诸班直交叉分布,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为了让皇城司与殿前司互相制衡,防止异动;

    另一类人叫亲事官,又被人称之为察子,这就是皇城司的第二个功能:秘密谍报机关,前身是太祖时设立的武德司,宋太宗时改名皇城司,这些察子下至花街柳巷、上至政府大臣,探听大小消息,人数也从最初时的几十人发展到最多时的七千余人。

    他们的主要作用在四方面:一、监视军队。通常在京的驻防军甚至殿前诸班中都有皇城司的探子,记录每天的活动情况详细上报,必要时采取紧急措施。比如仁宗时,军人桑达等人喝醉了酒,说了一些大不敬的话,立即被皇城司逮送开封府,不久处死。

    二、侦察民间议论。宋神宗变法,朝廷动荡,谤议朝政者大有人在。皇城司逻卒四出,凡听到谁议论朝政者立即逮捕,前后为此下狱者有数万人之多。

    三、侦察官员的活动。这部分官员很多,从王亲国戚以至诸司仓库,都有固定的人负责监视。有时,皇帝还会派给一些临时任务。比如,太宗时,怀疑京郊粮仓官吏作弊,就派皇城司人化装潜入侦察,果然有贪污情事。

    四、防备敌国。宋朝积弱,北宋时与西夏、辽国、南宋时与金国都有邦交,互相渗透刺探的情况很多。皇城司就负责这方面的安全工作。宋制,官员出使辽国或金国,都有皇城司的官员陪同;辽国或金国的使臣来到宋朝,也由皇城司参与接待。见于记载的,就有真宗时皇城司曾经发现一个商人是辽国间谍,遂逮捕并法办。

    宋青书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还多亏了清国与金国的情报网络。

    正在回忆皇城司的情报,黄蓉忽然惊奇地说道:“皇城司领头的居然是个女人!”

    宋青书刚才注意力被四大恶人所吸引,再加上皇城司的人纷纷戴着面具,一时间倒没注意到,闻言仔细望去,果然看到皇城司为首那人身段曼妙婀娜,背后长发飘飘,尽管被密探的服饰紧紧包裹,也丝毫不掩盖她本身的魅力。

    “咦,这人背影怎么有些眼熟?”宋青书心中大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