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2章 西夏公主

     黄蓉身子一软便往旁边倒去,她怀有身孕,若是不小心摔倒后果不堪设想,幸好旁边的宋青书反应足够快,千钧一发之际将其扶住,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黄蓉想摇头,谁知道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感觉浑身没有力气。”

     此时叮叮咚咚的声音也从身边传来,原来是随行的护卫们纷纷倒在了地上。宋青书眉头一皱往远处望去,只见皇城司的密探也倒了一地,只有薛衣人独自一人还在那里强撑。

     “悲酥清风!”宋青书马上反应了过来,这就是西夏一品堂最厉害的毒药,无色无味,当你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中毒了,中毒后浑身无力,只能任人宰割。

     宋青书暗暗咂舌,这毒药还真是厉害,随风飘荡,连这么远的黄蓉他们都中毒了。

    “悲酥清风!”薛衣人咬牙切齿地挤出了几个字,显然他也想到一品堂传说中的那个毒药。

    “不得不说你们皇城司还真是堕落得厉害,这个时候才想起我们一品堂的悲酥清风。”那少女终于从马车中走了出来,微风中长裙飘飘,显得身形婀娜多姿,只可惜脸上依然蒙着面纱,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不过那秋水般的双瞳足以显示面纱之下是何等的花容月貌。

    薛衣人忽然出剑往她身上刺去,只不过因为中毒的影响,剑法已无之前那般锋锐难当,只见那少女衣袖一拂,便打落了他手中的长剑。

    “寒袖拂穴,好,很好……”薛衣人好不容易聚起的一口气终于散了,颓然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大哥!”看到他倒下,薛宝钗惊叫出声,从她有记忆开始,这个大哥一直是个无敌的存在,没想到如今却倒下了,她又是伤心又是担心。

    西夏少女背着双手来回踱步,眉宇间止不住的得意之色:“知道刚才为什么要和你透露那么多一品堂的信息么,一来是要等悲酥清风药力见效,二来么是知道你们都无法活着离开,说给你们听也无所谓,反正死人是会保守秘密的。”

    “我薛衣人纵横天下,没想到最后居然栽在一个小女娃娃手里。”薛衣人知道今天难以幸免,声音中充满了愤懑与无奈。

    远处的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别说薛衣人了,当初自己和冰雪儿在开封城外的小茅屋中也着了悲酥清风的道,这毒药实在是防不胜防。

    当时他从四大恶人那里得到了悲酥清风的解药,不过经过后来一系列的事情,解药早已没有带在身上,幸好他上次中了金波旬花之毒,以《太玄经》解掉那无药可救之毒后,猛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真的百毒不侵,不知道真是靠《太玄经》还是当初小龙女喂他吃了欧阳锋的通犀地龙丸的缘故。

    “有志不在年高,鼎鼎大名的血衣人为何连这都不懂?”少女冷笑一声,然后对手下吩咐道,“把薛衣人和他妹妹带走,其余的人全杀了。”

    远处的宋青书听着心中一凛,这小姑娘声音娇嫩甜美,没想到有一颗这么狠辣的心,杀这么多人眉头都不待皱一下的。

    “好叻好叻,这个小姑娘我早就看上了,谁也不许跟我抢。”尽管云中鹤身上伤口还在冒血,但依然不改其好色的本性。

    那西夏少女娇笑一声:“现在还不能给你,等带回一品堂审问了再给你不迟。”

    “好叻好叻。”看着薛宝钗丰润如玉的肌肤,云中鹤搓着手都快流口水了。

    “你敢动她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薛衣人声音寒冷如冰,整个人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若是平时我也许还怕你三分,现在你中了悲酥清风,就如同一个没了牙的老虎,吓唬谁啊。”云中鹤不屑地说道。

    薛衣人冷哼一声,忽然气势又开始暴涨,幸好一旁的西夏少女早有防备,瞬间过去封住了他的穴道:“阁下这又是何必呢,燃烧一身功力就算救了你妹妹,你也从一个顶级高手变成一个废人了。”

    “不需要你假仁假义!”薛衣人眼神愈发寒冷,可惜刚才慢了一步,不然催动浑身功力也要击毙云中鹤这淫贼。

    “大哥你不用管我。”想到被抓到西夏自己面临的凄惨命运,薛宝钗瞬间下定决心就要咬舌自尽,可惜那少女手指轻轻一拂,她嘴巴一麻连咬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刻她是彻底绝望了,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地,身为密探她早已做好了死的觉悟,甚至也预料到会面临清白受损的局面,可这一刻真的到来之际,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忽然她眼前一亮,从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了远处的马车,因为见过一次,她瞬间认出了齐王府的标志,急忙呼唤道:“还望齐王出手相救!”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纷纷回过头去,因为刚才双方对峙千钧一发,谁也没有功夫分神注意到数十丈外的宋青书一行人。

    因为黄蓉晕倒的关系,宋青书已经带着她回到了马车之中,倒也没被众人看到,此时既然已经被发现,那自然没有藏着的必要了,扶着黄蓉坐在马车之中:“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找解药。”

    “你自己小心。”黄蓉忍不住提醒道,毕竟如今随行的护卫都中招了,西夏那边人多势众。

    “放心吧。”宋青书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然后便下了马车往场中走了过去。

    不管是西夏一品堂的人还是南宋皇城司的人,刚刚明明看到他还在数十丈开外,结果眼睛一眨他便出现在了面前,纷纷心中一凛。

    看着眼前身姿窈窕动人的少女,宋青书缓缓说道:“我的同伴和手下被姑娘的悲酥清风殃及池鱼,还望姑娘赐予解药。”

    四大恶人此时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貌,当发现是宋青书时,四人不约而同地退后数步,一脸惊骇之色,由不得他们这样反应,他们没少和宋青书打过交道,知道此时的他远非自己能惹得起的。

    西夏少女注意到段延庆等人的反应,不由暗暗吃惊,要知道四大恶人素来蛮横,在一品堂众高手中也是以心高气傲出名,没想到此时居然这么惧怕对方,看得出这种惧怕是深入骨髓的。

    尽管心情沉重,西夏少女脸上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问道:“原来阁下就是这几年名动天下的宋青书啊。”

    “名动天下不敢当,正是在下。”宋青书伸手一吸,她身旁的薛宝钗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往他飞去。

    西夏少女大吃一惊,急忙腾空飞起抓住薛宝钗一只脚,本想将她拖回去,谁知道手上传来一股巨力,她整个人一个踉跄,不由自主也被一同扯了过去。

    宋青书一手轻轻托住薛宝钗的纤腰将她护到了身后,一只手伸出去抓失去重心跌过来的西夏少女。

    在场众人不乏高手,可很多人根本没看清宋青书是如何出手的,只见他一抬起手,下一刻便搭上了西夏少女的肩头。

    “公主!”西夏一品堂众人纷纷大惊失色,若是这少女有了什么闪失,他们回到国内只有死路一条。

    那西夏少女也有些吃惊,没料到自己这么快肩头被制,不过她反应也快,脚尖一点,施展出一套非常巧妙的步伐硬生生逃到了一丈开外。

    “凌波微步,公主?”宋青书并没有追过去,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

    此时那西夏少女忽然觉得手臂发良,回头一看发现因为刚才硬生生从对方手底逃脱,导致肩膀上半截袖子都被扯掉了,珠圆玉润的香肩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哪怕她脸上蒙着面纱,依然可以看到她脸上的晕红。

    叶二娘急忙拿过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那少女裹着衣裳,恶狠狠地瞪着宋青书:“登徒子!”若换作其他人,她早已冲过去取了对方性命,可是宋青书威名在外,再加上刚才那一手实在是震到了她,她心中忌惮也不敢再冒冒失失冲过去。

    宋青书看着手中还残留着少女体香的半截衣袖,没好气地说道:“谁让你们西夏衣服质量这么差,轻轻一拉就破了,你要是不高兴大不了我再给你买十件八件就是。”

    “你!”西夏少女差点没有被气死,不过她很快恢复了镇定,冷冷地说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宋青书,居然是一个言语轻挑的轻浮之徒。”

    宋青书也不在意:“姑娘恐怕是来中原来得少,我这人有一半的名声恐怕就是贪花好色,如今这样岂不是很正常么?更何况据我所知西夏女人要比大宋女子开放得多,不就露露胳膊,至于么?”

    这也是宋青书来到这个世界后最不爽的,女人往往露个胳膊,或者露露睡衣,明明啥也没看到,却搞得像失贞一样,真该让她们去后世见见那些比基尼泳装什么的。

    西夏少女差点没有被他这句话给噎死:“居然将本宫与一般民间女子相提并论!”

    宋青书这才回过神来:“对了,还没来得及请教姑娘芳名呢?听他们喊你公主,不知道你是西夏哪位公主?”尽管心中有了猜测,但西夏皇室有十来位公主,还并不能确定身份。

    西夏少女冷哼一声:“你怀中还抱着一个女人却问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不觉得缺乏诚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