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3章 挑衅的邀请

    原本薛宝钗被一个男子揽着腰搂在怀中,心中就羞窘异常,不过对方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不好说什么。

    再加上宋青书一直和西夏女子在说话,她也找不到机会让他将自己放下来,谁知道反被西夏人抢先叫破。

     不过宋青书脸皮倒比她厚得多,闻言毫不在意:“谁让公主的悲酥清风太厉害了,我这位朋友中了毒没法站稳,我只能扶着她了。”

     这番合情合理的解释让薛宝钗好受了许多,可是打量着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她不得不神情古怪,如今两人这模样,说抱在一起更恰当一些吧。

     她毕竟是出身皇城司的顶尖密探,尽管如今有些尴尬,却不像一般女子那般大喊大叫影响宋青书,只是默默地一个人忍受着这种羞窘。

     “宋公子果然如同传言一般风流啊,连皇城司的女人也是你的朋友,”西夏公主笑了笑,“不过也对,这位姑娘这般美貌,我要是男人也会想当她的朋友的。”

     薛宝钗这会儿功夫已经缓了过来,闻言反唇相讥道:“看公主这模样身段,虽然蒙着面,但肯定是个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儿,一定也能成为齐王的好朋友的。”

     西夏公主没料到她会反击,一时间不由愣在那里,宋青书暗暗发笑,薛宝钗果然是个极为通透的人物,外柔内刚又岂会被对方三言两语乱了心神?

     “公主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宋青书趁机说道。

     西夏公主淡淡一笑:“江湖传闻宋公子乃人间谪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传得神乎其神,又岂会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公主不说,其实我也能猜到一二。”宋青书看了看她那又长又媚的眸子,胸有成竹地说道,“想必你就是那个让各国年轻俊杰纷纷欲娶之而后快的银川公主吧。”

     听到他的话,西夏一品堂的人纷纷骇然地望向了那少女,那少女见他们的反应已经暴露了自己身份,没必要再刻意隐藏:“不错,公子果然好眼力。”

     宋青书啧啧称奇道:“当初西夏招亲,天下各国的王孙公子都摩肩擦掌要抱得美人归,若是他们知道自己想娶的是一个危险的女间谍,不知他们是什么表情?”

     银川公主自然就是原著中让虚竹朝思暮想,同样也让无数读者观众YY的梦姑,宋青书不得不感叹李秋水的基因真是逆天,女儿李青萝,外孙女王语嫣就不说了,孙女则是眼前这个身姿婀娜,眼波盈盈的少女。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加入产生的蝴蝶效应还是这个混乱世界的影响,原著中梦姑就因为在冰窖中与一个陌生男子做了几次,就死心塌地爱上了那个坏自己贞洁的男人,甚至还费尽心机弄一个招亲来寻找对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斯哥德尔摩候症群患者,还是重度的那种。

     这个世界里被男人床上功夫征服的梦姑摇身一变成了一品堂里的高层人物,不管是武功还是性格,与印象中的那个女子已经截然不同。

     听到宋青书的话,银川公主丝毫没有动怒,反而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些想娶我的王孙公子里面,包不包括鼎鼎大名的金蛇王呢?”

     薛宝钗暗啐了一口,心想草原女子当真是……当真是大胆直接。

     宋青书摇了摇头:“可惜在下家中已有妻子,当然若是公主不介意做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将你收入房中。”

     “大胆!”

    “混账!”

    剩下的那些一品堂的高手纷纷破口大骂,不过这其中不包括四大恶人,他们可是在宋青书手下吃过苦头的,一听到同伴的骂声,不由得暗暗叫糟,可是这个时候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嗯?”宋青书神色一冷,只是随意哼了一声,那些骂得正起劲的西夏人纷纷耳鼻出血,一个个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远处一直暗中观察的薛衣人心中一凛,平平无奇的一声冷哼居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证明宋青书特意控制了内力施展的对象,因此那些叫骂的西夏人受到重创,旁边这些人却一点影响也没有。

    银川公主看了生死不知的手下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任何表示。

    “公主不会怪我吧。”宋青书淡淡地笑道。

    银川公主声音很冷:“没有眼力劲,不该插嘴的时候插嘴,死了也活该。”

     “公主果然通情达理,”宋青书笑了笑,“好了,和你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快把解药给我吧。”说完把手往她面前一摊,仿佛是一件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情一般。

     银川公主却并没有将解药拿出来,而是浅笑道:“如果是救公子的朋友,我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这些皇城司的密探,难道也是公子的朋友么?”

     宋青书看了看薛衣人,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仅不算朋友,某种程度上甚至算是敌人。”且不说当初薛衣人非要和他比剑,就说薛家是贾似道的忠实盟友,就注定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替公子代劳帮你处理掉这些敌人吧。”银川公主笑嘻嘻地说道,内容却是残酷无比。

     宋青书依然摇头:“薛衣人虽然不是我的朋友,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剑客,他要是死在战场上或者公平决斗中,我不会多说半个字,不过被人暗算中毒后死于小人之手,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应该有的结局。”

     薛衣人眉毛一动,他其实并没有奢望宋青书会救自己,毕竟两人没有任何交情,还有一段恩怨,可是此时听到这番话,瞬间起了一种知己之感。

     宋青书接着看了搂着的薛宝钗一眼:“更何况我对薛家小姐神交已久,又岂会让她落入异族人手中受尽屈辱?”

     薛宝钗是皇城司中培养的最顶尖密探,平日里以大家闺秀的形象示人,不仅温婉得体,举止娴雅,还博学多才,不知道是多少王孙公子的梦中情人,就因为这层关系,她才能探知各大家族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秘辛。

     她有时候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自己,那个知书达礼的薛家大小姐,还是冷若冰霜的皇城密探?

     正因为装得太久,所以私底下一旦恢复密探身份,就会变得冷酷无情。

     可此时听到宋青书说对她神交已久,不知道为何,她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大家闺秀薛小姐,一颗芳心砰砰乱跳:我和他总共才见过两次面,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为什么他会……

     这也由不得她这般反应,如今关于宋青书各种事迹传说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甚至有时候听起来像神话故事一般,人不仅生得英俊潇洒,还武功高强,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齐王……对于一般女子来说,他身上有太多梦幻一般的光环,就如同男神一般,也亏得薛宝钗出身豪门,再加上心志坚定,换成一般女子早就主动投怀送抱了。

     不远处的薛衣人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出身薛家再加上在皇城司中,他自然能知道更多的消息,且不说临安城的任大小姐,还有皇上很可能赐婚的两位公主,宋青书在金蛇营那边还有不知道多少女人!这样的人他又岂能放心让妹妹沾染?

     “等我功力恢复过后,一定要和他好好打一场,警告他离我妹妹远点!”薛衣人眼神之中仿佛燃起了浓浓的火焰。

     银川公主听到宋青书的话也很吃惊,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不过很快掩饰过去:“呵呵,公子果然是风流倜傥。”

     宋青书一怔,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话让他们误会了,自己所谓的神交已久只是因为《红楼梦》中的形象,并不是他们理解的爱慕已久的意思。

     可惜这件事没法解释,难道和这些人讲一遍《红楼梦》?既然没法解释,那就不解释了,宋青书直接望着对方说道:“公主这是不准备给解药了么?”

     银川公主摇了摇头:“公子如果单单替同伴要解药,我自然双手奉上,若是替这些皇城司的人要解药,我若是给了,等他们解了毒,我们还能有命在么?”

     “你把解药给我,我可以担保你们可以安全离去。”宋青书并未说谎,不管看在李青萝的面子上,还是为了将来做打算,没必要替南宋作嫁衣将她留在这里。

     只可惜银川公主在一品堂呆的时间太久了,习惯了尔虞我诈,下意识就拒绝了他的提议:“比起相信别人,我们这种人还是习惯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宋青书淡淡说道:“既然公主不给,那我就自己取了。”说完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不远处云中鹤面前。

     云中鹤虽然在江湖中只算个二三流高手,但他的轻功却绝对是江湖中第一流的,可惜在宋青书的动作面前,他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便被制住了。

     宋青书抓着他回到原地,此时薛宝钗正摇摇欲坠,一把重新搂住她的腰肢。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西夏一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云中鹤已经半跪在了宋青书身前。

     “解药拿来!”对云中鹤这样的淫贼宋青书自然不用客气,手上一用力,他疼得豆大的汗珠都渗了出来。

     “没……没有,前段时间公主整顿一品堂,将悲酥清风和解药都收归她一人管理。”云中鹤吃痛不住,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银川公主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若不是看在段延庆等人的份上,这家伙早就被她处死了。看到宋青书征询的目光,她娇媚一笑:“解药在我身上,公子有本事就自己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