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14章 秽乱后宫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袁承志还有点苦逼啊。”宋青书暗暗感叹,先是“死于”东方暮雪之手,接着妻子又被自己接收了,如今找到一个新的爱人,结果又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各种宠信。
     不过他转念一想,在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萧中慧依然能对其保持真情,甚至甘冒被凌迟的风险与他幽会,这份情谊恐怕这世上也没几个男人有这份幸运拥有。
     “袁大哥~”萧中慧抬起头,眼中忽然露出一丝坚定之色,直接解开了腰带,外面的衣服渐渐滑落,露出了圆润白皙的肩头。
     夏青青看得脸色一红,急忙伸手来捂宋青书的眼睛,弄得宋青书又好气又好笑:“就露个肩而已,你要是看到我们那儿穿比基尼的女生还不得把我眼珠挖出来啊。”
     夏青青啐了一口,小声说道:“我不管,反正你不能看。”
     宋青书一脸玩味地看着她:“说起来不该看的应该是你吧,你丈夫正在下面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呢?”
     夏青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显然对他故意提到“丈夫”二字有些不满:“我们走吧。”
     “走?”宋青书一怔,“你不是要见袁承志么?”
     夏青青释然一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既然袁大哥现在已经找到他的真爱,我又何必再去打扰他们?平添大家的烦恼?”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你现在思想觉悟还挺高的啊?”
     “走了,”夏青青拉了他一把没拉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听-墙角么?”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想听-墙角,不过你那位袁大哥是个榆木疙瘩,未必会那么解风情啊。”
    夏青青一愣,低头往下面看去,果然见到袁承志又开始各种推脱,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当真是个榆木疙瘩!”人家姑娘都主动都这种程度了他还推三阻四,当真是让看的人都着急。
    “走吧,他们小情侣之间的事,我们急也没用。”宋青书拉着夏青青的手,柔声说道。
    “嗯~”夏青青点了点头,最后看了袁承志一眼,如今既然他已经找到了他的幸福,自己也该彻底放下了。
    两人就这样一路往皇宫外走去,此时的夏青青觉得一直以来压在心上的大石被移走,浑身上下轻松无比,一路上与宋青书有说有笑,时不时还在他怀中撒会儿娇,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期。
    宋青书忽然神色一变,拉着夏青青躲到了一旁假山阴影之中,夏青青心头一跳,只当他要在这地方做什么,脸瞬间就红了,心想宋大哥越来越荒唐了,不过与此同时她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很快一片嘈杂的声音响起,夏青青一愣这才发现有一大队侍卫一路往内宫方向小跑而去,她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不禁暗暗吐了吐舌-头,暗中庆幸宋青书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真是丢死人了。此时宋青书沉声说道:“从他们跑去的方向来看,多半是往文妃那里去的。”
    “啊?”夏青青还沉浸在羞窘的余韵之中,一时间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宋青书解释道:“之前萧半和被指认参与了谋反一事,恐怕如今已经牵扯到了女儿萧中慧了。”
    “啊,那他们岂不是危险了。”想到如今萧中慧和袁承志正在房中幽会,这些侍卫过去岂不是撞个正着?她有心回去示警,可是又想到自己刚说放下,结果一听到以前丈夫有危险,又急忙跑回去,把宋青书置于何地?
    一时间患得患失,不由得呆在了原地。宋青书仿佛知道了她的想法,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看看。”
    “谢谢你,宋大哥。”夏青青有些哽咽地说道,她知道宋青书与袁承志素无交情,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双方还是敌人,当初在金陵袁承志伙还设局围杀过他,泰山大会更是召集了各派高手相攻,如今宋青书救他,完全是看在召集的份上。
    宋青书擦了擦她脸颊上的泪痕:“好了,我可不想你为了别的男人哭。”
    夏青青抿了抿嘴唇:“人家是为了你哭的。”
    宋青书哈哈一笑:“为了你这句话也值了。”说完搂着她柔软的纤腰,一路往文妃所在地赶了过去。
    不过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发现还是晚了一步,原来是另外几个方向提前来了几队侍卫,抢先将文妃的寝宫团团包围,如今袁承志将萧中慧护在身后,正与一干侍卫对峙。
    宋青书不无恶趣味地想到:“也不知道两人刚才在房间里发展到哪一步了,会不会正在神魂颠倒之际被这些大内侍卫打断?那可真是要了命了,当年赵构就是正在宠幸后妃时被忽然到来的金兵给吓得一生不举……”
    不过他仔细看去,发现两人衣裳整齐,倒也不像仓促之间穿衣服的样子,心中对袁承志倒是升起了几分佩服,虽然失忆了但依然是个品性高洁的君子。
    “袁冠南,你竟敢私入后妃寝宫,可知道这是杀头的大罪!”几名侍卫头领面面相觑,他们这次是奉命来抓文妃的,哪知道居然撞见这档子事,要知道皇宫里是知道得越少越安全,如今发生疑似秽乱宫廷的丑闻,他们如何不惊?
    若非在场的人足够多,他们甚至都会担心事后被皇帝灭口呢。
    萧中慧脸色苍白无比,此时纤弱的身子在寒风中微微有些发颤,反倒是袁承志比较镇定,朗声答道:“回禀萧统领,属下只是之前不小心看到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往文妃娘娘寝宫这么潜入,我担心娘娘有什么危险,所以就急忙赶了过来。”
    躲在不远处的宋青书对夏青青竖起了大拇指,轻笑道:“姓袁的在感情方面虽然是个榆木疙瘩,但反应倒是真不慢,这份应变能力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了。”
    “那当然,好歹说袁大哥以前也带着一帮乌合之众和满清周旋多年,”夏青青脸色隐隐有骄傲神色,不过很快便沮丧起来,“不过如今这局面,恐怕不是他一两句话解释得清的。”
    几个侍卫首领交换了一下眼神,冷声道:“还有没有其他人看到了那黑衣人?”
    袁承志呼吸一窒,最终缓缓地摇了摇头:“当时情况紧急,我来不及通知同伴。”
    远处的宋青书轻咦了一声:“从他们之间的对话看来袁承志明面上的身份是皇宫里的侍卫啊,也对,只有这样才能长期呆在皇宫之中,与文妃双宿双栖。”
    一旁的夏青青焦急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宋大哥,现在该怎么办?”
    宋青书拍了拍她的手:“不要慌,先看看接下来事态如何发展。”
    “来不及通知同伴,”其中一个侍卫首领冷哼一声,“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现在我们没看到黑衣人,只看到你在娘娘的寝宫!”
    袁承志面露难色,今天实在大意了,没想到忽然会有这么多侍卫忽然冲了过来,导致他根本没法离去,被堵了个正着,看如今的情形,多半只能杀出去了,只是这样一来就害了小慧,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走。
    “无话可说了吧!”那侍卫首领冷哼一声,正要下令捉拿他时,忽然不远处黑影一闪,一个黑衣人赫然出现往另一个方向逃去。
    “真有黑衣人?”莫说是在场的侍卫,就连袁承志和萧中慧也有些傻眼了。
    “分一小队人去追那黑衣人!”那侍卫首领急忙下令道,很快一队侍卫急忙往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不过原地依然留着百十个侍卫。
    袁承志眉头一皱:“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不去追刺客,还有这么多人呆在这里。”
    那侍卫首领狞笑一声:“因为我们这次是奉命捉拿文妃娘娘的!”
    此言一出,袁承志和萧中慧纷纷色变,萧中慧上前一步说道:“不知本宫到底犯了什么事要劳动各位将军前来?”
    她当上贵妃已有一年有余,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震得不少侍卫纷纷低了头。
    “我们奉了左夷离毕大人的命令,有一个案件需要请娘娘前去调查。”另一个侍卫小头领答道。
    袁承志哼了一声,挡在了萧中慧身前:“岂有此理,文妃娘娘金枝玉叶身份何等尊贵?区区一个左夷离毕,有什么资格管到娘娘?退一万步说,就算娘娘真的犯了什么事,也自有大惕隐司,哪轮到区区夷离毕院插手?”
    夷离毕院就是辽国的刑部,大惕隐司则是管理皇族、后族事务,是以袁承志当然觉得古怪异常,哪能让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把萧中慧带走。
    那侍卫头领扬了扬手中一块金牌:“这是皇上亲自下令,由夷离毕院全权处理这次的事情,任何人若敢阻拦,格杀勿论!另外袁冠南出入后妃寝宫,形迹可疑,一起抓了送到夷离毕院去!”
    
    ----
    祝各位读者国庆节快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