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4章 刁难的赌约

     宋青书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姑娘倒是自信。”

     银川公主淡淡答道:“不自信又怎么执掌一品堂呢?”

     宋青书疑惑道:“可是你显然不是我的对手。”

     银川公主抿嘴一笑:“所以我们要换个比试的方法。你是名动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总不好欺负我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姑娘吧。”

     “籍籍无名的小姑娘,”宋青书指了指到了一地的皇城司密探,“他们恐怕不会这样认为吧。”

     “他们是他们,公子是公子,他们加起来也比不上公子一个指头,在他们面前也许我还是个女魔头,可是在公子面前,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而已,这并不矛盾。”银川公主浅浅说道。

     宋青书点点头:“虽然知道你故意在给我戴高帽,不过谁让我这人素来怜香惜玉呢,说吧,怎么比,只要不是很过分,我可以考虑一下。”

     如今南宋准备北伐,金国首当其冲,万一到时候南宋从四川再出一支军队夹攻金国,那可真有些疲于奔命了,所以放放水让西夏公主离开,到时候帮忙牵制一下四川一地也好。

     “素闻公子是天下第一高手,正儿八经比试我肯定不是公子对手,所以……”银川公主从腰间摸出一个小瓷瓶,“这就是悲酥清风的解药,现在我将它放在这里……”

     一边说着一边将小瓷瓶从衣襟中放入了胸前的口袋,接着抿嘴一笑:“公子若是能在不触碰我身体的情况下,将解药拿到手我就愿赌服输;如果拿不到,或者碰到了我的身体,就算公子输,就得放我们安全离去,如何?”

     看着她高耸的酥胸,薛宝钗忍不住骂了一声:“不要脸!你放在那种……那种地方,不碰你又怎么可能拿得到瓷瓶。”

     银川公主回过头来,眼睛笑得仿佛月牙一般:“薛姑娘可是吃醋了?”

     薛宝钗脸上一热,啐了一口:“我能吃什么醋,只是看不惯你故意拿一些无法完成的事情为难人。”

     “既然不是吃醋,那显然是心疼宋公子了,”银川公主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这件事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无法完成,可是对于宋公子这样不断创造奇迹的男人,想必也算不得什么。”

     宋青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公主不必给我带高帽,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之类的话,完全就是把我放在火上烤,若是传扬出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找我麻烦。”

     银川公主欠了欠身:“是小女子考虑不周了,不过在我心中,公子就是天下第一啊。”

     宋青书暗暗冷笑,这女人口蜜腹剑,嘴里说出来的话恐怕十句有八句都是假的。

     “公主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出众的美人儿,又将解药放在胸前,万一不小心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我就算输了也是赚了,公主就算赢了也是亏了。”宋青书淡淡说道。

     银川公主好不以为意:“公子应该知道西夏招亲的事情,虽然因为蒙古西征一事暂时延迟了,不过迟早会再次举行,而蒙古的五皇子已经放言出来对我志在必得,还有其余诸国的王孙公子也想娶我,若是他们得知你……轻薄了我,到时候公子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公子如此聪明想必不会犯这种错误吧。”

     宋青书一怔,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公主果然深谋远虑,将这些都考虑进去了,难怪敢肆无忌惮和我打赌。”

     银川公主幽幽叹了一口气:“素闻齐王宋青书纵横天下,何等英雄豪杰,可惜今日一见,却各种推三阻四,实在有失英雄气概。”

     宋青书笑道:“虽然明知道公主在激我,但这个赌这么有趣,我又岂能不参加?”

     薛宝钗听到他的话顿时急了:“齐王切莫被这妖女所激。”

     宋青书微微一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说完扶着她在一旁树底下坐下。

     看到他胸有成竹的笑容,薛宝钗一怔,忽然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连登天求雨都能做到,区区一个西夏公主的难题又算得了什么,这样一想,她也就放弃了再劝的心思。

     宋青书站直了身子,静静地看着银川公主:“公主准备好了么?”

     银川公主心中一凛,下意识后撤一步,全神贯注地戒备起来,虽然她认为凭借着凌波微步,再加上这巧妙的赌局,自己输得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宋青书名声在外,她也丝毫不敢大意。

     宋青书则静静打量着她,仿佛在寻找着她身上的破绽。其实不碰她而拿到解药,有个很简单的法子,那就是利用移魂大.法让她乖乖地自己将解药拿出来,不过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双方又是两个国家的情报机关,他若是施展出来恐怕很快就会被无数人知晓,杀手锏也就不再是杀手锏,他自然不会为了与一时意气之争而暴露自己的底牌。

     就算不用移魂大.法,也不见得赢不了这个赌局!看着不远处这个身子绰约的少女,宋青书心中已有定计。

     “公子为何不动?”防备了良久,见对方依旧没有丝毫动静,银川公主忍不住相激道,她知道一个人动了怒,就容易犯错误,一旦他犯错误,自己赢的概率也就最大。

     宋青书淡淡一笑:“公主等不及了,我怕一动公主就会受不的。”

     银川公主轻笑一声:“你不动又怎么知道我受不受得了呢?”

     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噗嗤一笑,银川公主循声望去,只见不管是皇城司的人还是一品堂的人,表情都极为古怪,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显然是忍得极为辛苦。

     银川公主本就是聪明人,稍稍一回味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饶是她心志坚定,此刻也不禁臊得双脸通红。

     就这一瞬间,宋青书动了,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他已经出现在了银川公主前面,伸手往她胸前探去。

     尽管明知道让对方碰到就算他输了,可是女人的本能还是让她下意识抬手将胸前防地严严实实,同时施展凌波微步想拉开双方的距离。

     一旁的薛衣人眼神一凝,宋青书的速度并未超出他的预料,反倒是这位西夏公主的步法十分神奇,都不知道她怎么动的,一瞬间就离开了近乎半丈的距离。

     薛宝钗也眉头紧锁,她刚才受制于对方本来还有几分不服气,只当是对方突施偷袭的缘故,可此时看来,如果对方实战出这神奇的步法,自己就算全神贯注防备也会中招。

     “公主好样的,你这凌波微步比我师父走得好。”四大恶人忌惮宋青书的武功,只有南海鳄神没心没肺地在一旁加油,他口中的师父自然指的是段誉了。

     不过他刚喊了一句,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宋青书只是简简单单往前踏了一步,又重新回到了银川公主身边,随便公主怎么施展凌波微步,对方仿佛她的影子一般,甩都甩不掉。

     “怎么可能!”银川公主心中震惊尤甚,自从她学会凌波微步过后,可谓是无往不利,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神奇的轻功,可今天居然根本甩不掉这个男人。

     她又哪里知道宋青书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凌波微步打交道了,更何况如今他也会凌波微步,对其优缺点了若指掌。

    宋青书瞅准机会,伸手一探便夹住了她的腰带,顺势一扯便扯到了手中。

    因为银川公主所有防范的注意力都在胸前,哪料到对方声东击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腰带已经被对方扯了过去。

    银川公主惊呼一声,急忙抓住身上的衣裙,生怕身上的衣裳滑落下来,瞪着不远处的宋青书,又羞又怒:“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宋青书,居然是一个招数下流的登徒子。”

    宋青书耸了耸肩,丝毫没有动怒:“公主不许我碰你的身子,可没有不许我碰你衣裳,要拿到解药,只能出此下策。”

    此言一出,连四大恶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心想这厮行事颇有我们的风格,可为什么我们叫四大恶人,他却是闻名天下的大英雄?难道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么!

    特别是云中鹤虽然重伤在身,此时却是瞪大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银川公主,他对这个美貌神秘的公主早就有了觊觎之心,只可惜慑于她的武功和权势一直不敢乱来,这次借机看看她的身体岂不美哉。

    “云中鹤,你要再敢看我一眼,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银川公主仿佛背后长眼睛了一般,冷冷地说道。

    “不敢不敢~”剩余的那些西夏武士纷纷怒视着他,云中鹤哪还敢造次,急忙转过身去闭上了眼睛,美色虽然重要,可是小命更加重要啊。

    银川公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死死盯着宋青书:“好,我不信你敢将我衣服全脱了!”

    听到她的话,连薛衣人都有些眉头微皱,这妖女虽然可恨,但是宋青书这行为未免也太过孟浪,实在有失高手风范。

    薛宝钗也是小脸红扑扑地望着他的背影,心想果然和情报上说的一样风流不羁,不过这招儿也忒损了。

    瞬间成了全场目光的焦点,宋青书却一点也没有受影响,笑着答道:“宋某素来是一个惜花之人,又岂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有损公主名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