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5章 捆绑佳人

     银川公主脸色古怪,心想他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什么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会,难道私底下他就会了么?

     “希望公子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相信他。

     不过因为腰带被扯掉,虽然不至于衣裙滑落下来,但银川公主总不是很放心,双手紧紧抓住衣裙捂在胸前,心想反正论武功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连凌波微步都甩不掉他,防不防守区别都不大,还不如双手全力守护胸前,对方武功再厉害,想不碰她就将解药拿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公主准备好没有,那我又要来了哦。”宋青书一脸狭促地笑道。

     银川公主脸一红,忍不住啐了一口:“不要脸~”不过她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刚才就是被分了神结果瞬间腰带就被解了,这次若是还分神,她都有些担心自己的衣服会被扯掉。

     宋青书果然快如一道闪电来到她身边,她连看都没看清楚,手腕便是一疼,待反应过来双手已经被对方绑到了身后,用的正是她的腰带。

     “你犯规!”银川公主自幼得到太妃的指点,素来对自己的武功非常自信,可是这次没想到在宋青书面前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宋青书站在不远处,轻轻地笑了起来:“我哪里犯规了,从头到尾我都没碰过你的身体啊,不信你问问你的手下。”

     段延庆等人老脸一热,纷纷低下了头,总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刚才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吧。

     其实银川公主自己也清楚对方没有碰到自己,刚才只是下意识那样喊了一句,如今回过神来,不禁有些恼怒地说道:“绑住我的手又怎么样,有本事在不碰我的情况下将解药拿出来啊。”一边说着还一边挑衅地挺了挺胸,她刚刚特意将解药藏到最隐私的部位,还用……给卡着,就算手去摸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掏得出来,她倒有什么本事拿得出来。

     宋青书摸了摸下巴,看着她泼辣的模样的确有点棘手,不过他早已想好了办法。只见他走到了薛宝钗面前,柔声说道:“薛姑娘,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近距离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薛宝钗脸色微红:“当然可以,不过我如今中了毒,浑身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恐怕帮不了你什么。”

     银川公主见状急忙大叫:“哎,也不许找其他人来拿啊,女人也不行,只要碰到我的身体就是你输。”

     “放心,不会找人来帮我拿的,”宋青书对她笑了笑,然后又对薛宝钗说道,“薛姑娘,我想找你借一样东西,不知道你肯不肯。”

     “只要我有的,自然无不应允。”薛宝钗倒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妖女气焰实在太嚣张了,若是看她吃瘪想必会非常快意。

     宋青书忽然表情有些古怪:“不过借的东西姑娘可能有些为难。”

     薛宝钗抿嘴笑道:“齐王不必客气,我如今中毒在身也帮不上什么忙,若是能帮到你,莫说借一件东西,借十件东西也不在话下。”

     “那好吧,”宋青书顿了顿,对她行了一礼,“我想借姑娘腰带一用。”

     “啊?”薛宝钗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她没料到对方会借这样的东西,这种女儿家私密的东西,怎么能给男人?可是她刚才话又说得太满,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一张俏脸涨的通红。

     “姓宋的!”见他对宝贝妹妹无礼,一旁的薛衣人不由得一脸寒霜,眼神中尽是怒火,如果不是中了毒,他已经提着剑杀过去了。

     银川公主也是一怔,继而笑了起来:“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宋公子当真是风流得紧啊,这会儿功夫都还要调戏人家姑娘。”

     宋青书也知道这种要求容易让人误会,忙对薛宝钗解释道:“宋某不是有意冒犯,只是需要姑娘的腰带……”接着附身过去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了几个字。

     薛宝钗虽然是密探,但终归是少女,从来没和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羞得晶莹的耳垂都有些发红了,不过总算听明白了对方的话,倒是被分散了几分注意。

     “好……好吧,不过我如今没有力气取……取下来给你。”薛宝钗红着脸说道。

     “姑娘介不介意我来?”宋青书笑着问道。

     “呃~”薛宝钗心想我当然介意了,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男人解下腰带,想想都丢死人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你……你自己拿吧。”

     此言一出,不管是皇城司还是一品堂的都为之绝倒,皇城司的人心想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冷若冰霜的头领么,一品堂的人特别是云中鹤心想为什么人家是风流倜傥,轮到我就叫下流淫贼?

     “宝钗!”薛衣人又气又急。

    一旁的银川公主嘴里啧啧做声,唯恐天下不乱:“果然不愧是风流倜傥的宋公子,这么快就俘获了一个美丽姑娘的芳心。”

    薛宝钗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幸好这时候宋青书替她解了围:“公主何必着急,说不定马上也能俘获你的芳心。”

    银川公主笑容果然僵在了脸上,冷哼一声:“痴人说梦!”

    “试过才知道。”宋青书笑了笑,手伸到了薛宝钗腰带上,“薛姑娘,得罪了。”

    薛宝钗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得罪,不得罪?不知道如何回答,索性转过脸去当一切没有看见。

    宋青书的手倒是极为温柔,轻轻解开她的腰带上的蝴蝶结,然后在一点一点扯出去……薛宝钗毕竟也是个少女,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一些爱情场景,甚至不是没想象过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由夫君解下她的腰带……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被男人解下腰带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注意到薛宝钗如若鸡蛋白一般晶莹剔透的脸颊染上一层红晕,睫毛也轻轻颤动,宋青书暗暗感叹,果然是个腼腆纯洁的姑娘。

    取下腰带,上面还有温热的体温,似乎还隐隐带着一丝香气,宋青书急忙收敛心神,站起来对银川公主笑道:“公主,我要过来了,你可千万别爱上我哦。”

    银川公主撇撇嘴,神情非常不屑:“迷之自信。”

    宋青书不再说什么,缓缓往她走了过去,他走的非常慢,脚落在地上仿佛有一种独特的韵律,银川公主原本不当一回事,却也渐渐有些发慌起来:“你一碰到我可就算输了!”

    “不用你提醒我,不会碰到你的。”宋青书话音刚落,手中的腰带仿佛化作一条银蛇,瞬间缠住了她的双腿。

    银川公主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宋青书已经牵着腰带飞跃过了一根大树树枝,她整个人顿觉天旋地转。

    “啊~”银川公主终于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被倒挂在了半空中,整个人还不由自主在那里微微摇晃,“宋青书你个混蛋!”

    宋青书笑道:“打是亲骂是爱,公主是不是已经有点沦陷了?”

    “沦陷你个大头鬼啊。”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倒吊在空中,银川公主感觉真是脸都丢尽了,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谁让你又不准我碰你,又要我把解药取出来,无奈之下我只能出此下策了,说起来也是公主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啊。”宋青书笑着站到了她面前。

    “你个混蛋,快放我下来!”事到如今银川公主哪还不明白对方打的什么主意,顿时又气又急。

    宋青书忽然叹了一口气:“公主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明明应该感谢我的,没想到你恩将仇报反而骂我,看来好人真是当不得。”

    银川公主气急反笑:“你这样对我,居然是我该感谢你?”

    “当然!”宋青书指了指她被束在一起的裙摆,“你当然应该感谢我,若非我贴心地将腰带绑在你的裙摆位置,此刻恐怕在场的男人们都能一饱眼福,欣赏一下西夏公主裙底的风光了。”虽然以后世的眼光评价,就算她裙摆翻过来,里面还穿着贴身衣物,实际上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中,这样已经是很严重的伤风败俗的事情了。

    银川公主心中一惊,这时才反应过来,此时的姿势……想到裙摆倒翻下来的场景,她就有些不寒而栗。

    有那么一刻她真有点感激对方,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感激的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咦,解药怎么还不落出来?”宋青书一怔,显然与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银川公主这才回过神来,得意地笑道:“哼,本公主藏得很严实,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你这个姿势再严实又能严实到哪里去?”宋青书笑了笑,衣袖随便一拂,银川公主便觉得身上传来一股柔和的推力,整个人不由自主在空中晃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银川公主顿时有些慌了,本来被倒吊着就已经很难受了,再被这样晃来晃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既然你藏得那么严实,当然是把解药摇出来啊。”宋青书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银川公主又气又急,急忙对一旁的段延庆等人怒骂道:“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救我!”

    ----

    感谢肉鸽之王、白海浪等热心书友的捧场以及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