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436章 顺水推舟

     段延庆等人尽管慑于宋青书的武功值,但毕竟以后还要在一品堂混饭吃,若是继续袖手旁观,回西夏过后恐怕没自己好果子吃了。

     无奈之下只好招呼同伴一起围了过去,同时愁眉苦脸地说道:“宋公子,还望不要为难我们。”

     宋青书淡淡地哼了一声:“我现在只是和你们公主玩玩,谁要是敢不识相地过来,别怪我对你们公主不客气。”

     段延庆等人原本就不想过来,如今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顺势便停了下来:“有话好商量,千万不要为难我们公主。”

     宋青书淡淡地笑道:“我又没有为难她,只是和她打一个赌约而已。”

     银川公主紧闭嘴唇,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毕竟赌约是自己提出来的,如今这么狼狈实在是尴尬万分。

     “还不拿解药出来么?”宋青书一脸戏谑地笑道。

     银川公主索性别过脸去,她骨子里倔强得很,实在拉不下脸来认输。

     “既然不说那我又摇了?”宋青书说完衣袖便是一拂,银川公主不由自主又在半空中荡起秋千来。

     “我就不给!”尽管银川公主已经被晃得头昏眼花,她依然凭借着心中一股倔强咬牙坚持着。

     忽然她感觉到脸上一凉,原来因为倒挂着的缘故,她脸上的面纱再也坚持不住,忽然落了下来。

     宋青书一呆,银川公主长得很美,若单是如此还不至于让他发呆,毕竟他这些年见过的人间绝色实在不少,之所以这么吃惊,是因为看得出来她明明是少女,可是五官合在一起却自带一丝天然的媚意,比秦淮河上不知道多少花魁都要撩人得多。

     这股媚意也不知道是她那又长又媚的眸子,还是自带笑意的水润双唇带来的,宋青书心中寻思,由段誉那么痴迷神仙姐姐可知,李青萝和王语嫣样貌和李秋水相似,不过她们母女俩少了传说中李秋水身上的妖冶之气;银川公主外貌与李青萝、王语嫣并不怎么相似,可见她并没有继承李秋水的外貌,可是却全盘继承了她身上那股媚意。

     银川公主此时的吃惊犹在他之上,要知道这些年来西夏人都传她生得倾国倾城,天下无双,但真正看过她样貌的寥寥无几,看过她样貌的男子更是没有,如今居然被宋青书看了个一清二楚,她又如何不吃惊,如何不愤怒?

     幸好此时她的角度背对着众人,方才不至于被其他人看见。可是少了面纱,她总觉得整个人瞬间没了安全感,顿时急道:“还不快给我蒙上!”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你长得又不丑,干嘛怕别人看见?”

     “你不懂,我的样貌不能被别人看见。”见他无动于衷,银川公主急得快哭了。

     宋青书眉毛一扬,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怎么,难道你也立下了一个誓言,第一个看过你容貌的男子,要么就杀了他,要么就嫁给他?”

     银川公主脸色一红,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宋青书继续调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勉为其难收你做我的一百零八房小妾吧。”

     银川公主再也忍不住了:“姓宋的,卑鄙!下流!无耻!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西夏一品堂的人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位公主如此失态过,这些年银川公主执掌一品堂,手段高明,成熟老练得让人完全意识不到她还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好了好了,给你蒙上就是,你要再骂我就把你嘴塞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姑娘这般娇声娇气地骂着,宋青书简直是一头黑线。

     他的威胁果然起到了作用,银川公主心想自己此时已经足够狼狈了,若是再被堵住嘴巴……一想到那场景她就有些不寒而栗。

     见她终于安静下来,宋青书这才舒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纱巾走了过去:“别动,我给你遮好。”

     银川公主一改常态,变成了一位安静的少女,当对方替她重新系面纱的时候,睫毛轻颤不已,显然心中紧张无比。

     “快点感谢我吧,不仅不念旧恶,还以德报怨。”宋青书替她扎好面纱,有些得意地笑道。

     “谢……”银川公主话说到一半,丹凤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小蛮腰一扭,整个人往他手上撞去。

     当看到她眼神中异样的光芒,宋青书就意识到不妙,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的正在给她系面纱,手离她的脸太近了,想躲都躲不开。

     尽管只有一刹那的接触,但双方都明白刚才那一瞬间碰到一起了。

     “你输了!”银川公主眼眸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尽是奸计得逞的笑意。

     宋青书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对方脸蛋儿上幼滑的触感,良久过后没说出话来。

    皇城司众人纷纷骂其无耻,连一向温柔的薛宝钗也忍不住怒道:“你这妖女好没良心,齐王好心好意帮你,你反而恩将仇报,这和中山狼有什么区别?”

    银川公主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意,不过嘴上却冷哼一声:“战场上哪和你讲这么多原因,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

    薛宝钗还要再说什么,宋青书阻止了她:“多谢薛姑娘为我说话,不过银川公主说得有道理,输了就是输了,不该找理由。”

    说完好整以暇地看着银川公主:“公主聪明机智,宋某佩服不已。”其实以他的修为,刚才虽然事起仓促,但若真要躲开还是躲得开的,不过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需要西夏帮忙牵制住四川,所以银川公主一行人不能被皇城司留住,那样南宋有人质在手,西夏投鼠忌器,说不定真不敢对四川做什么了。

    可是他如今名义上终究是南宋的齐王,此时明摆着已能控制住一品堂这些人,若是直接将他们放走,到时候不好向临安各方交待。

    因此他一直在寻思怎么既能放西夏人离开,又不会被皇城司的人怀疑的办法,只可惜一直没什么头绪,这么巧发现了银川公主的小计谋,他便顺水推舟让她得逞了。

    银川公主并不知道这一切,听到宋青书的夸奖,不禁下巴一扬,得意地哼了一声:“那是当然,还不快放我下来!”

     不知道是刚才摇晃的缘故,还是她太过得意,这会儿身子一扭动,忽然一个小瓷瓶从她胸口掉落出来,宋青书眼疾手快一把抓了过来。

     宋青书拿在手中,上面还残留着少女的体温,只可惜他没这个闲暇功夫欣赏,直接取下瓶塞闻了闻:“多谢公主赐解药!”

     他以前见过悲酥清风的解药,自然分得出真假。

     银川公主却十分懊恼,注意到他刚才闻瓶子时那皱眉的表情,更是不满了:“本公主的怀里掉出来的瓶子,有这么臭么?”

     宋青书一怔:“悲酥清风的解药,不就是恶臭难当么?”

     银川公主这才明白自己想岔了,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还不快放我下来。”

     宋青书点了点头,拉着薛宝钗的腰带一抖,一股巧劲解开了她脚上的束缚,银川公主整个人瞬间往地上掉去。

     “啊~”银川公主虽然是一品堂的女特务,但毕竟还是个少女,眼见自己的脸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吓得忍不住叫了起来。

     幸好宋青书在她腰上轻轻一托,她整个人重新头上脚下转了过来。

     甫一站稳,银川公主便狠狠地往宋青书怀里撞了一把:“你肯定是故意的。”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薛姑娘果然没有说错,你这人还真是恩将仇报啊。”

     银川公主脸上一热,背过身去:“替我解开。”她刚刚被宋青书反缚住了双手,不知道为何,她又不想丢脸地让下属帮忙解开,当然更不可能求助于皇城司的人,最终还是决定求助宋青书。

     宋青书笑了笑替她解开束缚:“要不这腰带给我当做纪念了。”

     银川公主一把夺了过去:“想得美!”重新整理好衣裙过后,她转身回到了马车之中。

     “既然刚才的赌约本公主赢了,现在离开应该没意见吧?”回到马车过后,银川公主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冷静的特务头子。

     “当然,公主请便!”宋青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齐王不可放虎归山!”皇城司的人纷纷惊呼出声。

     宋青书淡淡一笑:“宋某素来是一个一言九鼎之人,既然说过她赢得比赛放她们离去,那就会放他们离去。”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皇城司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马车里忽然传来了银川公主的声音:“我忽然发现你这人还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人,以后到西夏了可以来找我。”

     宋青书微微颔首:“必然有再见的机会。”

     “我等着~”一品堂的人很快簇拥着马车离去,只剩下空气中传来的阵阵娇笑。

     宋青书这才回过头来对薛宝钗兄妹说道:“我先去给我的同伴解了毒,再回来救你们。”说完身形一闪,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之中。

     将解药凑到黄蓉鼻尖,因为解药太臭,再加上她本就因为怀孕犯恶心,这两相叠加她终于忍不住在马车边上干呕了起来。

     宋青书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边将水壶送了过来:“让夫人久等了。”

     黄蓉渐渐恢复了力气,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丝戏谑之色:“你调戏人家小姑娘正在兴头上,自然记不住我这种沉了亲的老女人了。”

    ---

    实在抱歉,今天重庆妖风阵阵,那个风实在太恐怖了,搞得像末日降临一样。我家里四扇落地窗全被吹破了,整个客厅全是玻璃,儿子手上也被划到了,幸好不严重,也没有落下去砸到人,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今天在收拾家里,没办法多更了,还望各位见谅